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六百八十章 抵达剑门关
    这时,负责守卫秦书淮的一个参将才急急跑来,见状立马跪下,战战兢兢道,“属下失职,属下该死!”

    秦书淮道,“去领二十军棍吧。另外,把吴玉田给我找来。”

    那名参将马上道,“属下遵命。”

    然后如释重负地跑了出去。

    心里庆幸,幸好国公爷仁慈!

    只打二十军棍,确实轻之又轻了。

    要是秦书淮不打他,恐怕吴玉田会把他打个半死。

    不多会,吴玉田来到了秦书淮房中。

    一进门先告罪,说自己护卫不力,罪当万死。

    然后小心翼翼地看秦书淮脸色。

    秦书淮挥了挥手,“罢了,且记下吧。”

    然后又道,“章立真那边派人过去联络了吗?”

    吴玉田擦了擦汗,说道,“回国公爷,昨晚控制成都城之后,在下就修书一封,派人快马去通知他了。章总兵是个识大局的人,应当知道该怎么做。”

    “很好。那么,李忠明那边怎么办?”秦书淮又问。

    吴玉田道,“国公爷放心,那李忠明弃暗投明便罢,若是继续冥顽不灵,属下一定带大军将他碎尸万段!”

    秦书淮想了想,说道,“本公没时间等。通知弟兄们,明早点卯后随本公出发,讨伐叛将李忠明。就带……两万人马吧。”

    吴玉田一愣,心道怎么这么急?

    不过也不敢多问,忙道,“属下遵命!”

    吴玉田退下后,汪大童忙问,“怎么这么急?”

    秦书淮苦笑一声,“魔教让我明早出发,去兰州见见他们的教主。”

    汪大童大惊,“那个高手是魔教中人?他们让你去兰州?秦老弟,你可得想好了,兰州城可不是成都城,魔教在那高手如云,他们要是不想让你回来,你是决计回不来的!”

    “我知道。不过看起来,魔教未必想杀我。如果想杀我,那个高手就可以杀我。”

    汪大童道,“那可未必。他们现在不杀你,等到了兰州城,一旦他们教主变卦,那随时都可以杀你。”

    秦书淮又岂能不明白这个道理。

    燕无月让他去兰州,肯定是想跟他说些什么。只要中途有一句话惹他不高兴,他随时都可能杀人。

    别忘了,燕无月现在喜怒无常,性情极为暴躁。

    但他又不得不去。

    他隐隐感觉到,连之前反对起兵的梅印之都被放出来了,魔教那边很可能会有转机。

    让魔教退兵的转机。

    如果能和平解决魔教问题,那就赚大发了。

    要知道以魔教的能力,如果守城,官军不知道要付出多大代价才能攻下那些城池。

    况且,魔教之前有很多高手都不在,故而被他捡了便宜。

    现在如果官军再攻魔教,就真到了魔教生死存亡的时候,那些原本反对起兵的魔教高手,还能不拼死护教?

    加上魔教最近又征了不少兵员,到时候一旦开打,必然是场持久战,损失难以估量。

    这个险值得一冒。

    再说倚天剑还在他们手里呢。没有倚天剑,他的战力至少减损一半要不然他之前哪那么容易和赵无痕等中成境高手打,又哪那么容易能两三剑就杀了那些小成境圆满的高手?

    必须去!

    第二日,秦书淮带着智仁、汪大童、李定国及两万大军出发。吴玉田则继续坐镇成都,以稳定局势。

    随军带去的还有周延儒、曹国彰、曹国清三人,秦书淮打算把他们送到京师,让崇祯好好出口恶气。尤其是这周延儒,欺负崇祯这么久,想必崇祯是很想以胜利者的姿态,好好与这老头“聊聊”的。

    蜀道难走,不光达官贵人,一般条件好的人家,过山时都会坐轿而行,蜀中有专门的过山轿夫,干的就是这种营生。

    吴玉田考虑秦书淮重伤在身不宜骑马颠簸,就也给秦书淮安排了一个八抬大轿。

    别说,坐着确实比马舒服。

    到了第三日上午,半途迎面遇到了一队兵马。

    前锋营一将立即催马上前问道,“停!前方何人?”

    却听对面喊道,“我等是章将军的兵马,敢问,这可是安国公的大军?”

    原来,章立真在接到吴玉田的书信后,二话不说直接带了五千兵马,先行赶去成都城拜见国公爷。

    他们也看到了对面的大军,见大旗上招展着“世袭安国公”、“龙虎大将军”、“钦差总督东厂官校办事大臣东厂提督本来是办事太监,但是秦书淮不是太监,就变成了大臣”等官牌,一下子就猜出那是国公爷的队伍了。

    说话间,章立真急匆匆地下马,然后跑到队伍前方恭恭敬敬地跪下,大声喊道,“末将章立真拜见国公爷!”

    李定国一看是章立真,就马上把他带到秦书淮轿前。

    章立真再拜。

    秦书淮问,“章立真,你可知罪?”

    语调不高,但却是让章立真头皮发麻。

    哪敢强辩什么,立马说道,“末将知罪。”

    “罪从何来?”

    “东林谋逆,末将未能断然杀贼,请国公爷治罪。”

    秦书淮冷声道,“章总兵啊,本公听说东林对你恩重如山,还听说你的妻子就是曹国彰的侄女?”

    “回国公爷,末将之前未能看透东林众逆之真面目,实在罪该万死!至于贱内,确是曹国彰侄女!不过在家国大义面前,末将不敢徇私,所以……”

    “你弃暗投明,还算及时,本公且可饶你。不过曹国彰犯的是诛九族的大罪,你的内人算不算九族之内?”

    章立真冷汗涔涔,咬了咬牙,说道,“算!贱内确实罪该万死!末将、末将求国公爷看在末将……”

    说到这里却说不出口了。

    他不过弃暗投明罢了,也不算立了多大的功,凭什么求情?

    秦书淮见章立真在这个时候还想为自己老婆求情,反倒高看他一眼。

    男人大丈夫,要是连自己老婆都不想保,还算什么男人?

    这个章立真,倒还真如李定国所说,是个重家之人。

    说道,“回去,带齐你的兵马,跟本公一起去剑门关吧。”

    章立真闻言大喜。

    国公爷这是想让自己立功,想给自己一个保全妻子的理由!

    不由重重地磕了一个头,激昂高呼,“末将遵命!末将,多谢国公爷!”

    回到自己的队伍中,他又大吼一声,“将士们,调头,随国公爷讨伐逆贼李忠明!”

    大军继续前行。

    行了一日,又来到绵竹关。

    章立真点齐了绵竹关内的兵马,总共四万五千人,几乎倾巢而出,继续前往剑门关!

    五日后,大军抵达剑门关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