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六百七十九章 倚天剑先替你保管了
    唐景瞬间惊醒。

    手飞快地按向床边,却惊见倚天剑已然不见。

    背后一凉。

    再看,见床边坐着一人。

    面容枯瘦,双目深陷,披着一头棕色的长发,下巴上一抹山羊胡,有巴掌长。窗外阳光正甚,他背着阳光,一脸阴影,看上去殊为可怖。

    秦书淮越发心惊,自己虽然重伤,但易阳真气至少已经恢复一半,便是在睡眠中普通高手也休想近身。

    此外,小院内外也至少有二三十好手护卫。

    然而此人竟能神不知鬼不觉进自己房来,修为是何等的恐怖!

    不由问道,“你是何人?”

    那人并未回答,却是专心致志地把玩着已经落入他手的倚天剑。

    轻轻地抚摸剑鞘,手又微微一动,长剑瞬间出鞘半截。

    他伸出枯瘦的手指,轻轻地在剑身上弹了一下,长剑骤然抖动,发出一阵悦耳的蜂鸣。

    微微一笑,“好剑,难怪可以斩杀那么多豪杰。”

    秦书淮坐直了身子,再问,“阁下究竟是谁?”

    “呵呵”,那人又是一笑,“秦盟主怕了?”

    秦书淮镇定了下心神,平静地说道,“前辈能悄悄进得在下房中来,若要杀在下怕是早动手了。既然没动手,在下又有何可怕?”

    心中却道,倚天剑都在你手里了,你说老子怕不怕?

    却听那人道,“那倒也不尽然。我叫醒你,兴许只是想在你临死之前跟你说几句话呢?”

    秦书淮喉结上下一动。

    膀胱抖生一股尿意。

    现在有两种可能,一是这人是女帝的人,那么他必杀自己无疑。

    另一种可能,他是魔教的人,那自己还有回旋余地。

    他强自镇定了下,尽量不动声色地说道,“那么,前辈想跟在下说什么呢?”

    那人面无表情地说道,“一年前,有个人曾在秦帮主新婚之夜,问过秦帮主一个问题,不知道秦帮主还曾记得否?”

    秦书淮怔了怔,当日和自己说话的,不就是沈溪么?他知道这事,那想必就是魔教中人了。

    功夫好成这样,又从来没见过,那么这人是谁?

    难不成就是魔教教主燕无月?

    心中越发惊诧。

    沉吟了下,说道,“那人应该是沈溪前辈吧?当晚他问在下的问题,如果没记错,应该是问在下是否愿意问鼎天下。”

    “没错,那么你现在有答案了么?我很想听听。”

    秦书淮心道,这话多半是道送命题啊。

    燕无月不杀自己,是不是想确定自己愿不愿意取代崇祯,重新立国?魔教向来以助贤者得天下为使命,如果自己说想当皇帝,他们是不是就会帮自己?

    这个很有可能,因为吴烈也曾经表达过类似的想法。

    也就是说,如果想保命,那就得说自己想当皇帝,然后再说一堆愿天下太平、百姓安宁之类冠冕堂皇的话,这样燕无月可能不会杀自己,而且还可能会帮自己毕竟魔教那边有大把人在说自己好话,都认为自己能当一个好皇帝。

    但问题是,一旦跟燕无月说了这话,就如同跟魔教签了契约,他日如有反悔,魔教必然不肯罢休,就连燕悔之、沈溪他们也不会罢休,这会让局势更糟。

    愚弄他们的教主,这是何等的大罪?

    那么不说呢?想必燕无月会一剑杀了自己吧?非友即敌,绝不会留一个劲敌在世上。

    想到这里,他忽然又觉得哪里不对。

    燕无月会亲自跑来,向自己打听这么点事情?他有这么闲?

    再说了,嘴长在自己身上,自己想怎么说就怎么说,燕无月难道为了一句未必是真的话,专程跑一趟?

    而且,据燕悔之说,燕无月练了什么天地功之后,性情大变,极为乖戾暴躁,但这人却看上去一片淡定冷漠,绝非暴躁之人。

    他不是燕无月,那会是谁?

    秦书淮瞬间想到一人。

    魔教右护法梅印之?

    从修为上来说,确实也只有他能神不知鬼不觉地进这屋。但问题是,他不是被关在昆仑山么,难道已经放出来了?

    如果他是梅印之就好办了。如果魔教教主想杀自己,必然会派赵无痕来。既然派梅印之来,就是摆明了不想杀自己。

    如果他不是受燕无月指派来的,那就是燕悔之派来的,那就更不用怕了。

    秦书淮稍稍定了定神。

    “怎么,你到现在还没答案?”

    “不是,在下是在想,这个答案路人皆知,前辈何以专程跑来问一遍?”

    “我想知道。”

    秦书淮微微一笑,“前辈可是日月神教梅护法?”

    心道,以梅印之的身份必然不会说谎,就算他不想承认,也只会默认。

    那人没有温度地一笑,“秦帮主果然聪明。”

    秦书淮心里大定。

    “那梅护法以为,在下要不要当这个皇帝呢?”

    梅印之轻哼一声,“说来说去,还是不想说呐。你就不怕我杀了你?”

    秦书淮平静地说道,“剑在梅护法手上,梅护法若想杀我,我说什么也没用,不是吗?”

    “哼,倒是条汉子。有这胆量,就当开天辟地,另造出个乾坤来。”梅印之自言自语了一句,又道,“行了,我来是与你说一声,如今你的对手就只剩下我教了。我教教主想见见你这大明之妖,你明日就出发吧。”

    秦书淮眉头一皱,“梅护法……”

    梅印之却拂袖起身,顺便拿了倚天剑。

    “这把倚天剑本护法先替你保管了,等你来了兰州,如果还能活着回去,一并还你。”

    说罢骤然一闪,跃出窗外。

    悄无声息。

    秦书淮起床开门,只见门口两个亲卫睁着眼睛,就像没事一般站着。

    轻轻推了下他们,他们就直挺挺地倒下了。

    已经死了。

    再看院子里的另外四五人,也是这般死法。

    好利落的身手,好强悍的手法!

    这人虽是右护法,但修为可能比左护法赵无痕还强。

    这时,汪大童进来了。

    看到院内侍卫都在地上横七竖八地躺着,忙问,“秦老弟,这是怎么了?”

    秦书淮叹了口气,“让人把他们埋了吧。”

    汪大童大惊,“哪路高手干的?你没事吧?”

    “我没事。”顿了顿,秦书淮道,“对了,汪帮主,抓到周延儒了吗?”

    “正要跟你说这事呢,周延儒抓到了!不过可惜,咱们抓那个暗云宗好手的时候,忽然跳出来一个独臂的高手,把他救走了。”

    “独臂?”

    “对,独臂人,蒙着面,看不出面容。我和他对了一掌,他的内力不在我之下。”

    秦书淮皱了皱眉,说道,“那先不管他了。把周延儒和曹国彰关到可靠的地方,严加看管。”

    “放心吧。对了,你的伤如何了?”

    “应该还需四五日才能复原吧。”

    汪大童又道,“对了,你真的没事?那高手是什么人?”

    “先不说这个,咱们还是把蜀中的事情先定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