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六百七十八章 手书一幅价值连城
    越过城墙,听起来对于周淮安这样的高手来说并不难。

    但要知道,这道城墙可是有正规军防守的。

    而且是满额配置、完全处于临战状态的正规军。

    这种情况下,连秦书淮都不敢托大,更何况周淮安一手还带着周延儒。

    但周淮安是真的没办法了,他只能当机立断,就此一搏。

    否则等秦书淮手下的高手一到,他们断无出去的希望。

    当他们跃起后,严阵以待的弓兵、弩兵和鸟铳兵立即展开了还击。

    “嗖嗖嗖!”

    “砰砰砰!”

    箭矢和弹丸像蝗虫一样朝他们飞去。

    也顾不得他们是死是活了,射下来再说。

    一百五十弓手,一百火铳手、八十连弩手,射得那叫一个痛快。

    周淮安袖中一闪,飞出一把半尺长的铁扇,唰地一下打开,随后飞速舞动,竟隔开了大部分的箭矢和弹丸。

    身手确是了得。

    不过再强的高手,在如此密集的火力下也决计无法全身而退。

    他护住了自己和周延儒的要害,但小腿上还是中了一枪,而周延儒的脚上则中了一箭,疼得嗷嗷大叫。

    跟周延儒相比,曹国彰的运气就要差很多了。

    带他的那两个暗云宗好手只有两柄刀,虽然他们奋力格挡,但依然难敌这么多的箭矢和弹丸。

    两个暗云宗的好手被射成了筛子,但他们用自己的身体替曹国彰挡住了大多数的伤害。

    他们从空中跌落下来,落在了官兵丛中。

    那两个暗云宗好手落下时已经有出气没进气了,不过那些兵可不管这些,上去依然一阵乱捅,直到他们死透为止。

    曹国彰身中两三箭,倒不致命,不过很快被一群如狼似虎的兵按倒在地,活捉了起来。

    且说周淮安腿部受伤后,凭着醇厚的真气,依然落到了城垛之上。接着,他又大喝一声,越下了城墙。

    弓手、火铳手再想射第二下已经来不及,而连弩手虽然可以三连发,不过在曹国彰越上来时大都已经打完,纵然还有十几二十个聪明的弩手没打完手上的弩,再朝周淮安、周延儒射去,也因为数量太少而被周淮安一一隔开了!

    越下城墙之后,周淮安背着周延儒,一瘸一拐但速度仍是飞快地往黑暗处奔去。

    城头参将一看,连忙命军中仅有的两三个小成境好手越下城墙追去。同时又命令打开城门,让骑兵也跟上去追!

    吴玉田一方面派了几百人,去各处城墙接收自己的旧部。

    另一方面,他亲自带兵冲入了巡抚衙门,此刻巡抚衙门里剩余的衙役和兵丁都齐齐跪在门口,哪有一个还敢反抗。

    吴玉田怕这些人里有东林的死忠者会对国公爷不利,于是立即命人将他们解除武装,绑了押到牢里先关起来。

    他办事干净利落,很快就把衙门的前前后后处理干净了,手下兵马也控制了各处重要街道,这才派人去请国公爷进来。

    秦书淮的马车缓缓而至,待他下车的那一刻,周围官兵无不单膝下跪,高呼,“恭迎国公爷!”

    秦书淮的身体依然很虚弱,下马的时候,需要李定国上去扶他。

    站在巡抚衙门门口,抬头看了眼门楣上的那块匾额,只见“四川巡抚督察院署”那几个字遒劲有力,威严无比。

    秦书淮不由心中感慨。

    东林党,至今天起,该永远成为历史了吧?

    跗骨之蛆已除,大明该万象更新了吧?

    魔教……只要再除去魔教,大明就有时间缓口气了。

    等过几年,再爆一波兵……

    呵呵!好极!

    这时,吴玉田急匆匆地跑了过来,脸色很不好。

    “启禀国公爷,周延儒、曹国彰二人欲从东门潜逃,被我军阻拦。曹国彰被活捉,周延儒在一名高手的护送下侥幸突围。属下失职,请国公爷治罪!”

    “派人去追了么?”秦书淮问道。

    “已派好手和骑兵去追了,据东门将士说,那个高手和周延儒都受伤了,应当跑不远。”

    秦书淮立即对汪大童说道,“汪帮主,你骑快马带些人去追一下,最好能追到他。”

    周延儒虽然已经翻不起什么浪花了,但他是东林党首,如果活着没准还能鼓动不少读书人,所以自然是杀了为好。

    而那个高手,想必就是暗云宗宗主了,这个人当然也留不得。

    考虑到此人的修为不低,普通好手兴许拿他不得,故而秦书淮叫汪大童一起去。

    汪大童立即应允,然后挑了几个人,纵马而去。

    秦书淮进了巡抚衙门,直接去了曹国彰的卧室休息。

    吴玉田已经命人换了一床被子,不过卧室里头大多数东西都没动。

    偌大的卧室里头,到处都是名贵的木料,和珍贵的古董瓷器、书画等,秦书淮还是第一次看到如此奢华的卧室。

    不由好奇心起,翻起了抽屉。

    随便打开一个抽屉,他就看到了一堆奇石,五颜六色的,看上去很值钱的样子。

    再打开一个抽屉,他看到了两卷字画。

    打开一看,只见一个落款是颜真卿,一个居然是大名鼎鼎的王献之。

    曹国彰可是堂堂从一品的封疆大吏,收藏的字画应当不会有假。

    秦书淮不由驻足。

    他不懂字画,但一想起这些字画可能在他那个时空早已失传,即便最有权势之人也未必能看到,就一定得好好附庸风雅一番了。

    他一边欣赏,一边像模像样地不住点头。

    好字,不愧是两大书法名家。

    这笔力,这形意……那个,怎么说来着?

    好吧,看不懂。

    看不懂无妨,重要的是老子看过。

    他玩心大起,拿出自己的安国公印,在两幅字的空白处都盖上。

    收起印章之时,他忽然又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来到书房,找来笔墨纸砚。

    此时此刻,他也想赋诗一首。

    嗯,赋诗貌似有点难,那就题字一副吧。

    话说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以后,他堂堂国公爷还没写过一个毛笔字呢。

    写什么呢?

    他想了想,要写就得写价值连城的。

    直接秒杀颜真卿、王献之真迹的。

    铺平宣纸,磨好墨,他认真地写了起来。

    不久,大功告成!

    虽然歪歪扭扭,惨不忍睹,但是绝对价值连城如果这幅字能传到后世的话。

    “零七年之前一定要买房,如果买不起就买比特币,看到这行字不买你是傻x。崇祯三年,秦书淮于四川巡抚衙门手书。”

    他满意地放下笔,然后像模像样地盖上自己的私印。

    自言自语道,“本公言尽于此。”

    写完字,乏累至极,毕竟重伤在身。

    天也快亮了。

    他就上床睡觉。

    也不知睡了多久,迷迷糊糊中听到有人喊他。

    “国公爷,杀了这么多人,你还睡得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