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六百七十七章 兵不血刃
    巡抚衙门。

    曹国彰的一名手下连滚带爬地跑了进来。

    声音颤抖、撕心裂肺地喊道,“报、报告大人!外城南门已被吴玉田部突破,现在他们正朝内城杀来!”

    “哐当!”周延儒手一抖,打翻了茶盏。

    茶水从茶几上流下来,淅淅沥沥地滴在他的官靴上。

    周延儒面如死灰,浑身战栗。

    而曹国彰亦是一脸惊色,脸色煞白。

    “这么快?!”他喃喃地说着,然后颓丧地瘫坐在椅子上。

    他打死也想不到,曹国彰连一刻钟都守不住。

    周淮安冲了进来。

    他是从内城墙上撤下来的。

    “周相,曹巡抚,你们赶紧走吧!晚了就来不及了!”

    周延儒慌忙起身说道,“对对,咱们赶紧走,赶紧走吧!内城是守不住的,断然守不住的!”

    说完,他噌地一下窜了出去,显然是回自己屋子收拾东西去了。

    别看他头发都白了,这会儿腿脚一点都不慢。

    屋子里,可有大把银票呢!

    只要有这些,足够他下半辈子过上富家翁的生活当然前提是他能活着。

    曹国彰仍在屋中,依依不舍地看了眼这处精致的宅子。

    多好的梨花木太师椅啊,三百年以上的料子啊。多漂亮的古董瓷器啊,那都是北宋汝窑的啊!

    自己花了多少银子,多少精力,甚至用了多少手段才弄来的这些宝贝啊,可惜了!

    一朝化为乌有!

    “周淮安,内城确是守不住么?”他挣扎地说道,“青衣军可很快就来了,魔教那边也说会派高手来帮咱们呢。这……秦书淮,下手可真快哪!”

    他处事向来果断决绝,但到了现在,却犹豫起来了。

    不仅是犹豫,甚至有那么一瞬间,他放弃要跑的打算了。

    他能跑哪去呢?如今东林的名声臭天下,他也坐定了犯上作乱的罪名,谁还会收留他?

    就算侥幸跑出去,还不是只能隐姓埋名,战战兢兢地过完下半生?

    这样的日子,又有什么意思?

    他堂堂四川巡抚,又总督川、贵、两广兵马,曾是何等的风光,何等的富贵。今后让他做一个连真名真姓都不敢暴露的乡野村夫,他如何能甘心?

    想想还不如与这一屋子的宝贝,一起死了好!

    周淮安急道,“曹巡抚,内城是定然守不住的!内城的兵马都是吴玉田的嫡系,咱们控制他们的参将、把总、千总,说到底最多只能保他们在见不到吴玉田时不反!现在吴玉田已攻破外城,很快就兵临内城之下,到时候那些兵即便不反,也绝不会卖力抵抗的!这些别人不清楚,难道您还不清楚吗?”

    曹国彰一声长叹。

    “走吧,那就走吧!”

    曹国彰回到后屋,草草打包了些东西,主要是些银票。

    后宅的夫人和几房姨太太,以及一些孩子都哭翻天了。

    曹国彰只是给他们安排了几辆马车,再给些银票,就告诉他们,能不能出去、出去后还能不能在一块,得看老天爷怎么安排了。

    很快,马车都来了。

    周延儒和曹国彰分别上来前两匹马,直奔东门而去。而曹国彰的家眷则紧随其后。

    他们之所以不走密道,也是怕秦书淮早在密道沿途及出口处布防了,而事实也的确如此在明知道有密道的情况下,秦书淮怎么可能不做安排?

    内城西门,吴玉田带着大军直达城下。

    见城门还是紧闭,吴玉田不由大怒,拍马上前吼道,“你们这群王八羔子,见了老子还不开门?”

    士兵们都蠢蠢欲动,但是那些千总、参将们却都呆若木鸡,一个都不敢下令。

    因为他们每个人身边,至少有两个暗云宗的好手。这些好手都拿匕首顶着他们的腰腹部。

    暗云宗的好手此时还不走,就是想为周延儒、曹国彰逃跑赢得时间。

    虽然他们明知内城墙必然保不住,但是本着能拖一刻就拖一刻的心态,依然监视着防守内城的参将和千总。

    田伯年细细地看了眼城上,马上对吴玉田说道,“怕是众将已被劫持了。将军还是下令攻城吧,城头的弟兄不会抵抗的。”

    吴玉田听罢,毫不犹豫地喊道,“攻城!”

    却在此时,只听城头一将骤然大喊,“弟兄们,杀东林逆党啊!”

    大呼者并非吴玉田的部下,竟然是之前被曹国彰派去暂统这三万人马的成都卫指挥使赵睿。

    赵睿此举可谓对得起他的名字了。

    绝对的睿智之举。

    这小子原先是在南门的,后来听说外城即将被攻破,就带了些亲卫匆匆忙忙地跑西门来了。

    为啥?

    表忠心啊!

    曹国彰让他统领这三万兵马,他又不傻,难道还真认为这些兵会听自己的?

    既然如此,那还不赶紧跟国公爷表明其实自己是身在曹营心在汉,为了配合国公爷平叛才假装助纣为虐,答应曹国彰统领这三万兵的?

    那国公爷不是从西门杀过来吗?那就得跑西门去吼他几嗓子!

    他这么一吼,果然起了作用。

    这下不用那些参将、千总下令了,士兵们纷纷举起兵刃,朝那些暗云宗的好手砍了过去!

    就像一潭死水,只要扔进一颗石子,立刻涟漪处处。

    有一个人反抗,就有第二个。有第二个,就有第二十、第二百个!

    城头守军沸腾了!

    “杀!杀东林逆狗!”

    “迎吴将军进城!”

    士兵们一反抗,暗云宗的好手就立即撤了。

    这根本无需商量!

    难道凭他们区区近百人,想跟成千上万人打?

    而那些被劫持的参将和千总们也基本都毫发无伤。一是杀他们没意义,暗云宗好手跑都来不及干嘛非得杀他们?二是这些好手的功夫也没那么吓人,几个士兵一起砍过来,他们不得躲避么?一躲避那些参将和千总还不闪开?

    兵不血刃,大门很快打开。

    赵睿在门口亲迎吴玉田,“吴将军!吴将军!在下可把你盼来了!”

    吴玉田不屑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冷哼一声。

    这小子装疯卖傻想捞个功劳,他吴玉田还能不知道?

    赵睿并不介意吴玉田的冷眼,又问道,“吴将军,敢问国公爷何在啊?”

    吴玉田冷声道,“打听国公爷作甚,难不成他还要来跟你报到不成?还不速速带人去捉拿东林逆党?”

    赵睿忙道,“对对对,在下这就去,这就去!”

    此时,内城东门。

    一大群士兵团团包围了曹国彰和周延儒的马车。

    原来,东门的几个参将一看一队马车疾驰而来,马上都推测出这是周延儒和曹国彰要跑了。

    他们马上就急红眼了。

    要是让这两人从东门跑了那还得了?

    他们是镇守东门的参将,到时候吴玉田还不找他们算账?

    你敢说你是因为被劫持所以无法下令阻挡?

    那你就死得更快!

    身为将领,本就应身先士卒、奋勇杀敌,被劫持了你就不敢动了?这话你能说得出口,就说明你死得一点都不冤!

    左右都是死,他们当然要拼一拼了。

    于是这些人都悄悄跟不远处的兵使了使眼色,这些兵马上心领神会。

    其中一个参将大吼一声后,这些兵就动手了。

    很快驻守东门的兵全部反水。

    这些兵的行动也快,一部分对付暗云宗的好手,一部分则立即冲上去围住了曹国彰和周延儒的马车。

    暗云宗好手在东门也就五六十人,而东门的吴玉田旧部多达五千多人,他们哪里敌得过?只好纷纷撤退,聚拢到曹国彰和周延儒的马车边。

    不过这些人的确悍勇,没有一个逃跑,仍围成一个圆圈,誓死守卫东林党首。

    东门守军这边,除了一个参将运气不好被杀、一个千总重伤之外,其他参将千总基本安然无恙!

    见马车被密密麻麻的士兵围住,曹国彰仍不死心,掀开马车轿帘,大声呵斥道,“放肆,本抚在此谁敢阻拦?”

    却听一个参将笑道,“曹巡抚,天这么凉,大晚上的跑外头去做什么?呆在家里多好,一会没准国公爷会找你喝茶呢。”

    说归说,他们也没动手。

    因为他们不确定国公爷是要死的还是要活的。相对来说,给国公爷两个大活人功劳要更大些吧?

    所以他们围而不攻,打算等国公爷来了以后再做定夺。

    另一辆马车里,周延儒抖如筛糠,脸白的已经不成人样了。

    他绝望地大喊,“周淮安,周淮安!救我,救我!”

    那撕心裂肺的叫声,让暗云宗人都直皱眉头。

    堂堂东林,竟然以这种人为首,败给那秦书淮也是不冤了。

    此时,保护周延儒和曹国彰的暗云宗人,包括刚刚从西门退下来的,大约有一百多人。

    周淮安小声地冲身边一人说了几句。

    那人脸色凝重地点了点头。

    未几,他寒刀一挥,冲暗云宗人喝道,“杀!”

    暗云宗好手毫不犹豫,纷纷提起兵刃,朝汪洋大海一般的对手杀去!

    这些兵显然没想到这些人如此悍勇,一开始稍显慌乱。

    周淮安趁机一掌拍飞了马车顶部,然后拉起周延儒就踏空而去!

    而与此同时,另外两个暗云宗好手,也一人一边带着曹国彰纵身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