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六百七十五章 骂战
    树林中。

    李定国心情矛盾地看着昏迷不醒的秦书淮。

    从感性上讲,他自不愿意在此时叫醒秦书淮,因为他多睡一会,就能多恢复几分。

    国公爷伤势太重,太需要好好地休息一下了。

    但秦书淮之前跟他说过,要他一刻钟后叫醒他。

    现在已经过去一个时辰了。

    要不要叫醒他?

    按照李定国的猜想,此时吴玉田必然已反,并且派大军去攻成都城了。在这个时候,根本不需要国公爷亲自出马,所以他就拖了一刻钟。

    但现在他又觉得,国公爷既然这么说,必然是有要事要做,如果不叫醒他会不会耽误大事?

    纠结了许久,他终于决定还是叫醒他再说。

    “国公爷?国公爷?”李定国轻轻地推了推秦书淮。

    秦书淮在深度昏睡之中,并无反应。

    齐晟见状立马走过来,微怒道,“李参军,你这是作甚?教主伤重,正需要休息!”

    李定国没回他,反而用手掐了掐秦书淮的人中。

    齐晟忙上来阻拦。

    但秦书淮还是醒了。

    头疼的像炸裂,左边的锁骨只要稍稍一动,更是疼得钻心。

    咧了咧嘴,秦书淮问道,“我睡了多久?”

    李定国道,“差不多一个时辰。”

    “不是让你一刻钟后叫醒我么?”秦书淮皱眉道。

    “属下失职。”李定国立即说道。

    这是他第一次自称属下之前他最多只称在下。

    只是一个字的改变。

    但代表了从此大明又多了一个可定国安邦的大才。

    毫无疑问,李定国归降秦书淮,必将成为大明乃是后世史官要浓墨重彩描绘的故事。

    因为,李定国注定将是一个让史官不得不单独列传的人物。

    秦书淮微微一笑,拍了拍李定国的肩。

    两人的目光相遇,都坚定而纯粹,此时无声胜有声。

    秦书淮拿起倚天剑,起身。

    感觉身子依然漂浮无力,不过总归比之前好一些了。

    体内的易阳真气,也恢复了三分之一左右身体是真气的载体,在身体虚弱的情况下,易阳真气恢复地自然慢。

    “走,咱们去看看成都城如何了。”

    李定国、齐晟、赵克清等人都微微一怔。

    “国公爷!”不少人异口同声地喊道。

    却被秦书淮大手一挥打断。

    “无妨,本公站得住!”

    朱至澍跑了过来,手里还拿着那颗人参。

    “国公爷,人参,这是六百年野山参。”

    这颗人参可谓“怀才不遇”,由于没有锅子,又不能随意走动,朱至澍一直没找到让秦书淮服用的方法,因而颇不甘心。

    秦书淮接过人参,狠狠地咬了一口!

    干吃!

    辛辣无比。

    但是入口之后,身腹皆暖。

    若是常人,在身体如此虚弱的情况下,这么吃六百年的野山参,非出事不可。

    但秦书淮有易阳真气打底,不仅无事,还能迅速吸收其固元之效。

    传言这种人参有起死回生之效,虽是夸张,但一入腹秦书淮就知道,其固元之效比系统的初级固元丹要强太多了。

    调息了几下后,他对李定国说道,“定国,咱们走。”

    齐晟等人立马说道,“教主,我等一起前去!”

    秦书淮喝道,“你们留下来保护王爷和吴府家眷,不得有失!”

    众人无言,只得看着秦书淮和李定国消失在黑暗之中。

    成都城西门外。

    经过一个时辰的准备,吴玉田部已经制作了五十个简易的云梯,并且大营中的重甲、大盾以及六七辆甲车也运到了城下。

    吴玉田要准备攻城了。

    不过田伯年还是建议,此时对方军心不稳,攻城前还是要攻心一番,势必可减敌军斗志。

    于是吴玉田披上重甲,在智仁、汪大童以及军中诸多好手的护卫下,走到离城下不足三百米远的地方。

    高声喝道,“曹国清,你这不忠不义的老贼!东林党欺君罔上、结党营私、滥杀忠良、荼毒百姓,天下谁人不知?如今我等兴义师前来讨伐,你却枉顾手下将士之生死,冥顽不灵,执意要当东林党走狗,是何居心?”

    他身为武将,自有真气,高喝之声可让城头守军听得格外清楚。

    曹国清听言,立刻回骂,“我呸!吴玉田,我r你娘!你这不知廉耻、卖主求荣的狗东西,也配提忠义二字?秦逆居功自傲、劫持皇上,欲行曹魏之事,试问谁人不知?我等身为大明臣子,岂可助纣为虐,坐视大明江山落入那逆臣贼子之手?吴玉田,你要是聪明的,快快自缚入城,兴许周相和巡抚大人看在往日的情分,可以饶你一条狗命!”

    吴玉田提高了声调,回骂,“曹国清,我r你姥姥、r你三舅妈!城头上的弟兄们听着,如今国公爷的大军已然入川,一路势如破竹,很快就要拿下剑门关了!国公爷威名想必你们也有所耳闻,便是魔教和鞑子都不能相抗,区区蜀中几万兵马,你们认为能扛得住国公爷雷霆一击否?附逆乱上,不仅死路一条,而且把总以上都会诛九族,你们难道要让自己和自己的家人,为这些东林走狗陪葬吗?”

    “弟兄们,你们听清楚了,一会本将攻城,你们只需投降,本将一个不杀,而且必将告诉国公爷,你们是剿逆的有功之人,到时必有重赏!”

    “而至于冥顽不灵者,本将必杀无赦!把总以上顽抗者,待成都城平定后,本将必上奏朝廷,灭他九族!”

    此话一出,城头的将士果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明显有所骚动。

    如果是纯粹吓唬,那也引不起如此大的反响。

    但偏偏吴玉田说的有理有据,让他们不得不承认这种可能是存在的。

    国公爷的兵马,确实强悍,他们早有所闻。

    而吴玉田一反,蜀中不但少了数万精兵,而且还多出了数万敌人,到时候与外头的朝廷大军里应外合,蜀中还能保住吗?

    每个人都心存疑问,军心当然浮动!

    论打嘴炮,曹国清显然输了一筹。

    不过曹国清还有一个筹码!

    他又大骂道,“吴玉田,我r你姐、r你妹、r你个先人板板!那秦逆早已被城中高手杀了,你又拿来吓唬甚?秦逆一死,那什么狗屁武林联军自当散了,皇上必将重掌大权,到时候附逆之贼必死无疑!要说诛九族,也是要诛你个王八蛋九族!”

    “我呸!国公爷武功盖世,魔教、鞑子多少高手,可曾伤得了他?就凭尔等跳梁小丑也想杀他,简直笑话!”

    “既然他没死,你倒是让他出来啊!”曹国清嗤笑道。

    吴玉田一下子没话了,心里也奇怪,对啊,国公爷怎么不来?

    难不成真的……

    应该不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