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六百七十三章 即刻发兵!
    田伯年说道,“将军莫急,先让属下去看看虚实。”

    吴昭也忙道,“对对对,没准那两人也是曹巡抚派来的。军师眼珠子毒,定然能看出真假。”

    吴玉田点了点头,“那就有劳军师了。对了,带几个好手去,一定要注意安全。”

    田伯年微微一笑,“无妨,只要将军安全,属下就是安全的。”

    营寨外头,周淮安阴冷地看着智仁和汪大童,胸中一口怒气在上下窜动。

    曹国清和暗云宗的人马正在四处找他们,没想到这两人竟敢堂而皇之地出现在这里!

    而且还毫不掩饰地声称自己是秦书淮的人!

    目中无人至斯!

    他恨不得现在就杀了这两人。

    可惜这是在吴玉田大营。

    汪大童和智仁也嘲讽地看着周淮安。

    一副“知道你想杀我可你就是杀不了我有种你来杀我啊来呀来呀”的样子。

    田伯年出来了。

    周淮安立即迎上去说道,“想必阁下就是田参军吧?”

    田伯年看了眼周淮安,“何事?”

    “在下巡抚衙门帮办周安,奉大人之命特来与吴将军传个口信,军务紧急还请参军行个方便。对了,这是在下的令牌。”

    周淮安正要掏令牌,却被田伯年制止了。

    “好,本参军知道了,一会就去通报将军。”

    周淮安怒,却无可奈何。

    随后,田伯年对智仁和汪大童说道,“两位就是国公爷的人?”

    智仁呵呵一笑,“正是。”

    田伯年亦笑道,“胆子不小啊,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么?”

    汪大童道,“呵呵,这是吴将军的大营啊。咱们是国公爷麾下,又奉皇上之命入川平叛,找吴将军应该错不了吧?”

    说完,又挑衅地看了周淮安一眼。

    周淮安冷声道,“吴参军,此二人已经承认是逆贼秦书淮麾下,你还不速速将他们二人拿下么?”

    田伯年玩味地一笑,然后说道,“不急,总得辨明正身后再说吧?两位,你们既然是国公爷的人,可有凭证?”

    智仁马上从袖中掏出圣旨递给田伯年,说道,“有皇上圣旨一封,还请参军过目。”

    田伯年接过圣旨,仔细地查验起来。

    而智仁和汪大童则一左一右地站在周淮安身边,随时提防他抢圣旨。

    周淮安倒是想抢,但问题是抢得到么?

    田伯年看完圣旨,确定是真的无疑。

    心里一喜,国公爷终于派人来了。

    不过,他脸上仍是不动声色。

    说道,“这圣旨真假难辨,待我给将军过目。”

    随即转身又入了大营。

    周淮安冲田伯年喊道,“田参军,秦逆手下就在你大营外,你就这么置之不理?莫非你们想附逆?”

    却听里头传来田伯年的一声大吼,“拿下此人!”

    田伯年很鸡贼,进了大营,觉得自己安全了以后才下令拿人。

    他要拿周淮安,自是要向秦书淮纳投名状,展现他们与东林逆党势不两立的决心!

    既然决定归顺朝廷,那就需当机立断!

    做得越彻底,未来他们就越有利!要是现在还首鼠两端,到时只能哪边都不讨好,天下就再没他们的容身之地!

    一大群士兵瞬间冲了出来。

    周淮安早有准备,脚尖一点瞬间离地,纵身而去。

    智仁和汪大童本想搭把手,一块擒了他,不过见他跑得这么快也就没追。

    毕竟他们是带着要事前来,主次还是得分清。

    不过如果他们知道那人就是暗云宗的宗主,恐怕说什么也得试上一试的。

    见周淮安跑远了,田伯年很是希望地哼了一声。

    随后马上出营,对智仁和汪大童拱手道,“在下吴将军麾下参军田伯年,久等两位多时了。请!”

    智仁和汪大童见状,心里大定。

    看来,吴玉田果真是个识时务之人。

    那么接下来就无需他们多费口舌了,想必吴玉田已经知道该怎么做了。

    田伯年客客气气地把两人引进大营,又带他们来到了吴玉田的帅帐。

    吴玉田见田伯年直接把人带进来了,就知道这两人一定是秦书淮麾下无疑。

    他立马起身,冲两人抱拳道:“想必两位就是丐帮汪帮主和少林的智仁圣僧了吧?在下吴玉田,久等二位了。”

    汪大童呵呵一笑,还了个礼说道,“吴将军客气啦!国公爷托我们给吴将军带话,说他知道吴将军是个大忠大义之人,绝不会跟着东林党祸国殃民。他还说正因为吴将军忠义,所以东林党那些宵小没准会对将军不利,故而派我二人前来贴身保护将军。”

    吴玉田闻言,不由说道,“国公爷对在下关怀备至,实万死难报其一。”

    顿了顿,又道,“实不相瞒,在下自听闻周延儒、曹国彰意欲谋反之后,愤怒交加,恨不得立即带兵手刃了此二贼。然则其一川内尚有章立真、李忠明等附逆之师,在下深怕鲁莽行事反而会适得其反。其二在下家眷又被扣在曹国彰手中,难免投鼠忌器,故而只得虚与委蛇,等待机会。幸赖国公爷神威,将在下家眷从那曹贼魔爪救出,此大恩在下万死难报。两位,从此刻起在下及营中数万将士唯国公爷马首是瞻,只要国公爷一声令下,便是刀山火海我等亦往矣!”

    吴玉田面对智仁和汪大童,左一句“在下”右一句“在下”,谦虚得很。

    而吴昭和田伯年随即异口同声道,“属下等愿为国公爷、为大明效死!”

    智仁和汪大童一看吴玉田这么客气,倒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本来他俩还想提提吴玉田他老子要砸他乌龟壳的事情,现在看起来也没必要了。

    智仁说道,“三位将军快快请起。说起来,打仗的事儿呢还是由吴将军做主,咱们两个就是来保护吴将军的。”

    吴玉田表够了忠心,这才问道,“对了,国公爷有没有说要在下做什么?”

    智仁皱了皱眉,说道,“这倒没说。国公爷只说,吴将军知道该怎么做。”

    吴玉田愣了下,马上笑道,“呵呵,在下真是糊涂了。眼下这般情况,自是立即发兵控制成都了,这点小事却还需要国公爷指点么?”

    智仁和汪大童也不知道这么做对是不对,不过他们很清楚自己的职责,那就是保护吴玉田。至于其他的,他们管不着。

    于是汪大童说道,“吴将军说发兵那就发兵,总之咱们跟着你就是了。”

    田伯年和吴昭也赞同立即发兵的意见,毕竟曹国彰很快就会知道他们已经归顺了朝廷,与其呆在原地被动接招,当然是主动发兵更好

    最重要的是,他们大营里现在就两万兵马,还有三万兵马驻扎在成都城的外城墙之内。拖延的时间一长,曹国彰肯定会先对那三万兵下手。要是那些兵被曹国彰控制了,那后果不堪设想。

    于是,吴玉田立即下令,全军集合,不要辎重,轻装直奔成都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