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六百七十章 要活着!(两章合一)
    上千卫军围着秦书淮,此时仍不敢上前。

    方才一剑,对他们的心理阴影实在是太大了。

    但是那三名高手,却是呈品字形站位围住了秦书淮。

    两个斗笠人的头微微扬起,隐藏在斗笠底下一对略显蓝色的眼睛,细细地打量着眼前的这个少年。

    这个年轻人,就是传说中的大明之妖秦书淮了。

    入川之前,女帝特意提过的那个少年。

    而那个黑衣人,也细细地看了眼秦书淮。

    两个斗笠人低声说了几句,应该是在商量战术,不过全都是西域话,秦书淮听不太懂。

    但是瞧他们的气息,应该小成境二等左右了。

    而那个黑衣人的修为也不弱,至少小成境三等,他倒是中原人长相,极为粗壮,一脸横肉,眉眼间凶光毕露,一看就不是善茬,估计是在中原作恶太多混不下去,投靠女帝的。

    黑衣人问道,“你就是秦书淮?”

    秦书淮心想,坏人难道真死于话多?不知道我只要稍稍站一会儿,真气就能回满了?

    是了,普通高手回复真气,就算打坐也至少需要半个时辰,哪有自己的易阳真气这么变态的?

    于是说道,“你猜呢?不对,我先猜猜你吧。阁下凶神恶煞,一脸横肉,想来应该是个十恶不赦之徒。看你手上拿着一对峨眉刺,难不成就是传说中的那谁?”

    他一边说话,一边暗暗调息。

    只是希望能多拖延些时间。

    什么传说中的那谁?哪个谁?他哪知道!

    黑衣人呵呵笑道,“哼哼,想不到鼎鼎大名的国公爷也知道老子?没错,老子就是夜煞鬼贺老四!”

    秦书淮继续不紧不慢地说道,“哦,是贺老四啊,听过。你不就是……”

    却还未等他话音落下,其中一个斗笠人的弯刀就劈了过来。

    弯刀化影,如电如风,便是眼前的空气也似乎一凉。

    秦书淮一惊,由于此时真气不济,想提剑去挡已是来不及,就只好骤然向后一跃,躲开这刀。

    心道,尼玛这俩西域人都不能唠会儿再动手?

    又一想,是了,丫根本听不懂自己在说什么,就这么干唠当然听不进去了。

    可见学好一门外语有多重要!

    高高跃起后,他纵身到假山的背后,然后用倚天剑劈向那座假山。

    叮,一剑竖劈,倚天剑落到假山顶部,随着秦书淮身体的飞速下坠,在假山上划出一道火花。

    若是平时,别说倚天剑已经碰到假山,就算只是剑气透过,这七八米高、三四米宽的假山都得裂成两半。

    而现在只是裂开了一条缝隙。

    此时,两个斗笠人和黑衣人杀到,秦书淮不得不先行躲避。

    话说那些士兵,原本也是被秦书淮所震慑,但是一看这三名高手能打得秦书淮毫无还手之力,多少是壮了些胆!

    一个参将喊道,“快,进密道去追!”

    呼啦一下,有几个悍勇的小头目就带着手下冲入了密道。

    秦书淮暗道不妙,在避开了连续数次的进攻后,找了个不错的时机,脚尖一点,奋力用出踏雪无痕,又闪到了假山的另一侧,随后用剑横劈假山底部,在它的底部也划出了一道裂缝,只不过是横着的。

    横竖两条缝隙产生后,在重力的作用下,不断扩大。

    那三人又至。

    秦书淮横剑一划,逼退了身前两人,见身后又一刀砍来,只得就地一滚,避将开来。

    却尚未等他站起,其中一个斗笠人的弯刀又骤然而至,横劈他的胸口。

    秦书淮脚后跟一跺,身体迅速后撤。

    却发现身体好像重了不少,再没以前那种轻灵之感。

    噗呲!

    弯刀划过,在他胸口留下了深及寸许的伤口,鲜血直流!

    方才劈在假山上的那两剑,几乎耗尽了他剩余的所有真气,导致他的踏雪无痕也慢了下来。

    否则区区三个小成境的武者,何足惧之?

    就在此时,假山发出了“咯咯”的声响,并且越来越大。

    几秒后,伴随着轰地一声,假山终于倒了下来!

    正好盖在密道入口处!

    好几个正试图进去的兵被压住了,惨叫连连。

    秦书淮一边躲避对手的进攻,一边暗自庆幸,好在那只是假山!

    这座假山是由无数大小不一的石头,通过黄土黏起来的,自没有真山来得牢靠。所以他仗着倚天剑之利,横竖划了两剑之后就让它崩塌了。

    而崩塌之后的假山,则成为一堆废墟,彻底挡住了密道入口。

    秦书淮放心了些,现在进去的兵还不多,智仁他们应该能轻松解决。等这边的兵重新挖开入口,智仁他们也该出去了。

    现在就剩下一个问题了,那就是他自己怎么跑。

    他奋力一跃,先越上了屋顶。

    但那三人几乎如影随形,还没等他站稳脚跟就又杀了过来。

    对他而言,底下的那些卫军不可怕,因为他们中没有多少轻功好的,就算他真气不济,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绝不是他们能追上的。

    但这三人却是不好甩掉。

    不过,不好甩归不好甩,办法总归是有的。

    要不然他会一个人留下来送死么?

    用生命装逼,这种事他可干不出来。

    “哈哈,秦书淮你跑不掉啦!”黑衣人见秦书淮越来越处劣势,不由狂笑,“记住老子,老子叫贺老四,江湖人称夜煞鬼!你是死在老子手上的!”

    他似乎看到了自己杀了秦书淮后,女帝对他大加封赏的情景,也看到了江湖上的人知道是他杀了秦书淮后,那恐惧和震惊的表情。

    这一战之后,荣华富贵、扬名立万都将不在话下!

    秦书淮不屑冷笑,趁这机会左手微微一抬,准备伸入怀中。

    却不想,一名斗笠人直接朝他左手砍去。

    他只得骤然侧身,暂且放弃。

    怀里,有足以决定他生死的东西。

    但斗笠人似乎知道他要掏什么要紧的东西,以排山倒海的进攻让他无暇去掏。

    急于立下不世之功的贺老四加快了进攻的速度。

    而两个斗笠人的刀法,也更加凌厉。

    三人决心要速战速决。

    秦书淮狼狈躲避,只能耐心地寻找机会。

    体内,易阳真气飞速运转,不断地产生新的真气来支持他。

    虽然生成的速度十分骇人,但面对三个小成境高手进攻,秦书淮想要一一避开,也势必需要消耗大量的真气。

    如此一来,真气生成的速度,赶不上消耗的速度。

    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他越来越慢。

    而更糟糕的是,另外十几个军中好手也越上屋顶,冲了过来!

    秦书淮怎么也没想到,局势会落到这么凶险的地步。

    他没时间再等了,再等就真的要挂了!

    他决定冒险一次。

    脚尖猛踩瓦片,他瞬间跌落了下去!

    伴随着碎瓦片,在坠落的过程中,他迅速将手深入怀中,终于在其中一个内袋掏到了一个瓷瓶!

    就是它了!

    十香软筋散!

    却在此时,一道寒光袭来。

    秦书淮还没落地,想跃开是不可能的,只能迅速侧身,同时提剑去挡!

    可是,侧身太慢!

    出剑亦太慢!

    “噗!”

    弯刀入肩,直接砍断了他的左侧锁骨,才被他的倚天剑挡了一下,脆然断裂。

    若是倚天剑不挡,恐怕他的整条胳膊,连同左侧身体的一部分,就会被断然劈开!

    弯刀断,连着刀柄的那一部分仍在一名斗笠人手里,而另一半则留在秦书淮肩上。

    剧痛!

    鲜血流淌如溪!

    “啊!啊啊!”

    秦书淮一声咆哮,如狂雷怒吼!

    随后,“嘭”地一声,他将手中瓷瓶骤然捏碎!

    屏住呼吸,猛地一扬,无色粉末飘散到空中。

    手尚未落下,却见又一把弯刀袭来。

    奋力一滚,冲到屋中的黑暗处。

    屋中寂静无声,想必屋内之人在听到屋顶打斗之时,就已躲到别间了。

    贺老四和两个斗笠人见屋中黑暗一片,便小心谨慎地放慢了脚步。

    缓缓逼近。

    秦书淮的妖名太甚,他们怕他搞什么幺蛾子,因而十分谨慎。

    这种谨慎,却给了秦书淮时间。

    他斜靠在墙边,忍着剧痛,又掏出两瓶十香软筋散,洒在空气中。

    随后,屏息凝神,静观其变。

    屋子不大,充斥着十香软筋散的粉末。

    两个斗笠人缓缓往前走了两步,侧耳倾听。

    然后彼此嘟哝了一声。

    随即,其中一个骤然弹起,持断刀朝秦书淮刺去!

    不偏不斜,就刺向他的胸口。

    小成境二等左右修为的高手,感官是何等灵敏!

    秦书淮奋力,堪堪躲过。

    却见那人身后,还跟着一人。

    原来第一个是佯攻,第二个才是真攻!

    第二个斗笠人自上而下,一刀劈向秦书淮头部。

    秦书淮赶紧低头侧身,刀光划过,又带走他右肩的一块肉!

    现在他已如血人一般。

    只要再拖下去,怕是不用等那三人动手,他就会流血过多而死!

    而此时,屋顶上又跳下来不少军中好手,他们也想来抢个功劳。

    两个斗笠人见未能杀死对方,就起来打算再来一次。

    他们有预感,只要再来一次,这个大明之妖就一定会死!

    此时,却听贺老四惊恐地喊了起来,“有毒!这里有毒!”

    随即,他手脚一软,瘫倒在地上。

    刚跳下来的军中好手都脸色一变,因为他们的修为都不算太高,碰上强横的毒药或许有性命之忧。而秦书淮的妖名在外,这些人自然认为他放的毒肯定不是一般的毒,于是纷纷又窜回了屋顶。

    两个斗笠人不禁一阵鄙夷。

    中原的好手就这么没用么?

    两人正要提刀再杀,却忽觉全身忽然一阵酸软,四肢骤然无力。

    大惊!

    恐慌!

    叽里呱啦,他们惊惧地说着什么。

    十香软筋散发作的时间,比秦书淮想象的要快。

    大概是屋里的空间比较密闭,而且他用了三瓶的关系。

    十香软筋散对于赵无痕这种中成境的高手来说,只能削弱他三层功力。但是对于小成境二等左右的人来说,几乎可以发挥全效。

    现在,贺老四和两个斗笠人几乎是手无缚鸡之力了。

    秦书淮拿起倚天剑,先给了那两个斗笠人一人一剑。

    随后走到贺老四跟前。

    贺老四凄切一笑,“呵呵,果然是……大明之妖啊!这都,杀不死了!”

    秦书淮还禀着气,自不会跟他废话,一剑划过了他的脖子。

    随后,他用出刚刚回过来的一点真气,轰然跃起窜到屋顶。

    屋顶观望的一众好手,猛然看到一个血人冲了上来,无不心头一震。

    此时,方才下去过的几个好手已经毒发,瘫软无力地躺在屋顶。

    这让其他好手更不敢接近秦书淮,深怕自己也中了毒。

    秦书淮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之后,轻蔑地看了这些人一眼,再脚尖一点,纵身而去。

    风呼呼地在耳边刮过,秦书淮只觉身体越来越冷。

    他封住了几处大穴,使失血速度减慢下来。

    体内似乎闯入了一股毒素,逼得本就不多的易阳真气不断与它相抗。

    秦书淮想起来,可能是有些十香软筋散飘落到伤口上,所以自己也中毒了。

    不过,他倒不是特别担心。

    当初张教主在后期,曾用九阳神功抵抗过实现软筋散之毒,花了七天逼出三成。自己中的十香软筋散不多,而且身怀比九阳神功更强的易阳真气,应当能抗住此毒。

    不过,因为要抵抗十香软筋散,他的真气恢复速度就更慢了。

    现在也就勉强能支撑他用出轻功,而无法打斗。

    一路滴血。

    骤然翻过内城墙。

    内城墙上的士兵一阵惊呼,却拦他不得。

    等他翻越外城墙时,身体已经有些失控了。

    失血过多!

    但是他知道自己不能停!

    也不顾城墙上有好几个弓兵,他一踩城墙,骤然越了过去。

    嗖!

    一枚弓箭射到了他后背。

    好在那弓手十分仓促,弓没有拉满,而他多少还有些易阳真气护体,所以箭头虽入体,却并没有伤及器脏。

    出了城,黑暗之中已辨不清方向,只知道那些星星点点举着火把的地方不能去,那是正在寻找智仁等人的曹国清部。

    智仁他们,逃出去了么?

    他提着一口气,在黑暗中飞奔。

    如果不失血,他可以先找僻静处先回复真气,再从容离开。

    但是如果他想运气回复真气,恐怕血就流光了。

    要知道封住大穴,并不能完全止血。

    黑夜茫茫,他有些辨不清方向了。

    他口中喃喃,有火光的地方不能去,那里不能去……

    要活着,晴儿在等我回去。

    他们,都在等我回去!

    视线越来越模糊。

    正在此时,前方冲来一人。

    秦书淮咬牙,用出最后一丝力气,提起剑!

    微弱而坚冷地说道,“来战!”

    却听那人哽咽道,“国公爷!是在下,李定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