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六百六十八章 截住秦书淮!(二章合一章)
    双方二话不说,各自提起兵刃,在房顶大战起来。

    来的这六人,三名斗笠人用的都是西域常见的弯刀,用的也是同一种刀法,精妙之处在于三人的刀法可以互补长短,施展起来严丝合缝,显然是一种专门练过的刀阵。

    这三人很聪明,见智仁修为极高却没有兵器,便先呈品字形围住智仁,随后向他展开猛攻。三把弯刀寒影绰绰,刀势如风如电,如同一张密不透风的刀网罩将下来,以智仁的身手竟然招架不住,很快后背就挨了一刀,鲜血直流。

    汪大童见状立即冲了过去,与智仁背靠背互相协防,这才勉强拉平了局势。

    两人心中也是骇然。

    智仁的修为可是到了中成境八等的,一般江湖上的强手,别说三个,就是六个、八个围住他也别想伤他半根毫毛。

    也就是说,这三个斗笠人的修为,放在中原江湖之中,每一个都足以堪称一流的高手,从他们的气息和出招强度上看,他们至少都在小成境圆满了!加上他们独特的刀阵,就更是强横无比了!

    毫无疑问,这三个西域来的高手,就是女帝的手下!

    传言女帝为了重返中原,在若羌苦心经营了一个王国,王国内高手如云,这些汪大童和智仁都听说过。

    但是他们怎么也没想到的是,女帝的手下竟然强到如此地步!这三个斗笠人,战力竟不低于魔教的七使徒中的任意一个!

    而这样的高手,女帝还有多少?没人知道!

    但可以知道的是,女帝的很多手下都出去剿灭川内各大门派了,这里的高手必然不是全部!

    汪大童和智仁联手抗敌,却只与那三人打成了平手。

    而剩下的三个黑衣人,虽然修为不及斗笠人那么高,但也属不折不扣的高手。十几个白莲教好手围攻他们,不能伤他们分毫,反而没过多久就被他们杀了两个。

    这么一来,现在的形势对他们就非常不利了。要知道内城曹国清手下可还有近两万大军呢,要是他的大军赶来防守蜀王府,那所有的计划就彻底落空了!

    蜀王府内。

    原先被堵在门外的三百川军,其中两百已经从后院和西院翻了进去,与白莲教人大战起来。

    王府的侍卫这个时候也行动了。

    赵克清先带着他们冲出去,假意与翻墙进来的曹国清所部兵马一起,去杀白莲教。结果一遇白莲教王府的卫队就反戈了,直接砍向对方。那两百人马,很多人就是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挨了王府侍卫的黑刀,一下子都倒下了八九十!

    这么一来,这些人马上就崩溃了!

    赵克清的一百六十多卫队,外带齐晟的一百多白莲教,就开始反杀,很快就清理了翻墙进来的这批兵。

    而在花园内的假山下,几十个白莲教人已经钻进了密道,在密道里跑了两里多地以后,开始按计划向上挖出口。

    秦书淮见王府大势已定,一早就离开王府去帮智仁他们了。

    没了秦书淮,虽然还有侍卫和白莲教人保护,但蜀王还是觉得没着没落的。

    那种不安全感无时不刻不在侵袭他的全身。

    他紧张地脸色惨白,在寒风中浑身微颤。

    如果这次行动失败,曹国清很可能杀了他!

    从行动到现在,已经过去半刻多钟了。

    他们的行动,不可谓不快!

    但吴玉田的家眷,现在离蜀王府还有700米!

    时间!他们需要的是时间!

    一定要赶在曹国清的大军赶来之前,冲入蜀王府!

    屋顶上,秦书淮飘然而至。

    看了眼形势,他二话不说,先提剑杀向那三个黑衣人。

    三个黑衣人的修为,大概都是小成境五等到六等之间,对付以玄通境为主的十几个白莲教高手是够了,但是对付秦书淮就远远不够了!

    秦书淮赶时间,所以上来就用尽了全力,他先冲向其中一个黑衣人,使出破防十三式。破防十三式讲究以梨花暴雨般的进攻破掉对方的防御,而这招在赤连剑诀的加持下,就如同漫天火流星坠落,又夹杂着剑气的巨大咆哮,极为壮观。

    只用到第三式,那黑衣人就身首异处了!

    秦书淮并不停顿,身影一晃,立即将第四式用到了下一个黑衣人身上。这个黑衣人本来就要应付白莲教好手的围攻,又哪来那么大本事躲开秦书淮的进攻?

    噗呲!斩成两断!

    剩下一个黑衣人一看不对,脚尖一点拔腿就跑,但是秦书淮的轻功胜他十倍,只是用了招“移步换影”就追上了他,随后将他斩杀

    解决了那三个黑衣人后,秦书淮就杀向了那三个斗笠人。

    三个斗笠人不慌不忙,迅速变幻走位,瞬息之间他们三人就聚拢到了一起,互相背靠着背,却是一个防守的阵型。

    三个斗笠人叽里咕噜地不知道说着什么,但听得出他们的斗志高昂。他们手上的弯刀闪着银色的寒光,等待着对手的进攻!

    这个阵型和魔教七使徒的阵型差不多,一看就是可以互相配合、三合一体、易守难攻的阵型。

    不过,汪大童和智仁却都同时微微一笑!

    汪大童对跃跃欲试想冲上去的白莲教人喊道,“都让开吧!”

    众人一愣。

    却只听此时一阵巨大的咆哮声骤然响起,紧接着夜空中忽然窜出一条青红相间、冒着烈焰的“巨龙”,“巨龙”磅礴而出,以俾睨万物、摧枯拉朽之势冲那三个斗笠人呼啸而去!

    似曾相见的情景,却还是让汪大童和智仁微微一怔。

    因为这道剑气,比秦书淮当初对阵魔教使徒时挥出的剑气,明显又强横了不少!

    轰隆隆!

    三个斗笠人怎么也没想到,这世间竟然有如此堪称气吞山河的剑气!

    剑气如龙,剑声如雷,这是何等的骇人听闻?便是中成境圆满的超级宗师,也决计打不出这样的剑气吧?

    而在这道让人难以置信,甚至不可理喻的剑气下,他们三人组成的号称牢不可破的刀阵,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但当他们意识到这点时,已经太晚了!

    剑气从正中间穿过了一名斗笠人的身体,那名斗笠人随即爆散成数块!而两旁的斗笠人虽然快快闪避,但由于剑气速度太快,两人各一条胳膊都被灼伤,烧得黄黑一片,惨不忍睹。

    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焦味和血腥味。

    剩下的两个斗笠人二话不说,立刻闪身逃走,消失在黑夜里。

    秦书淮等人赶时间,自不再追!

    智仁又惊又奇地笑道,“秦老弟,你的修为又大涨了啊!莫非是进入中成境了?”

    秦书淮淡淡一笑,“顶多跟老哥持平。走吧,抓紧时间!”

    智仁背起吴家老爷子,边跑边说道,“老哥可不是你对手了。嘿嘿,你是妖嘛!”

    众人继续在屋顶前行,而底下约有两三百巡防营的人都在下边战战兢兢地跟着。

    为什么战战兢兢的?

    因为上头那几人中,其中一个就是国公爷!

    大明之妖!

    方才他施放的剑气看到没?那是人能施展出来的剑气?

    没错,他就是妖!

    西域来的高手,一个个够吓人了吧?可碰到国公爷,还不是过不上几招?

    娘的,曹国彰这个傻鸟,好好的日子不过,非得造反。你也不看看,国公是什么人?国公爷的手下又都是些什么人!

    现在他们相信了,当初这个国公爷在罗文峪是如何以四敌千的,又是如何带着大军击败鞑子兵和魔教的!

    这样的杀神,跟着就是了,难不成还跟他拼命?

    往前走了一阵,没有连排的屋子了,秦书淮等人不得不拽着吴玉田的家眷跳将下来。

    呼啦,巡防营的兵围了他们一圈。

    却一个个装腔作势地不敢过来。

    秦书淮见状,立即从怀里拿出圣旨,大声喝道,“本公乃安国公秦书淮,奉皇上之命捉拿反贼周延儒、曹国彰,如有阻拦者以造反论,杀无赦,并诛九族!”

    大喝之声如冬雷滚滚,响彻天际。

    巡防营的兵马就更不敢过来了,从百户到什长都全体禁声,半个屁都不敢放。

    秦书淮等人继续往前跑,而巡防营的只是围住他们跟着跑,竟没有一个人敢上来!

    在这诡异的过程,他们迅速赶到了蜀王府大门。

    此时,在蜀王府大门守候的一百多曹国清部下还没撤走,但也没攻进去。原因很简单,因为他们知道先期进去的那两百人马已经基本被剿灭了,他们现在进去岂不是送死?

    但是他们又不敢撤,要是撤了曹国清非砍了他们不可。

    所以他们在等巡防营或者曹国清的大军到来。

    巡防营的兵倒是被他们等来了。

    可是他们总觉得哪里不对?

    为毛巡防营的弟兄,一个个都舞枪弄刀的装着一副好把式,却没有一个上去围剿他们包围圈中的那几人?

    干啥,这是唱戏呢?

    秦书淮见门口又有一批兵,就拿着圣旨再喊,“我乃安国公秦书淮,奉皇上之命捉拿反贼周延儒、曹国彰,如有阻拦者以造反论,杀无赦,并诛九族!”

    这回他们终于明白了。

    原来是安国公来了!

    于是原本守在蜀王府门口的这一百人,也纷纷让开两边。

    人,都是有从众心里的。

    那三四百巡防营的弟兄都不上,他们凭什么上?

    不过,总有几个不信邪的。

    比如这一百人的统领,却是曹国清的心腹。

    他拔出腰刀,大吼一声,“给老子上!曹巡抚有令,谁杀了秦逆,赏金百两!”

    话音刚落,一道剑气就穿过了他的身体。

    立仆!

    秦书淮震剑怒吼,“还有谁?”

    没有谁了!

    这时,大门打开了,原来里头的白莲教出来接应了!

    众人进了蜀王府,又从容地关上了门!

    直奔密道。

    蜀王府内,一片狼藉,到处都是残肢断骸,到处都是尸体鲜血。

    巡抚衙门。

    “报!蜀王府的高手,确定是、是秦书淮无疑!”一个亲兵连滚带爬地跑进来喊道。

    周延儒噌地一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而另一宽肥体胖者,却只是冷哼了一声。

    他就是四川巡抚曹国彰!

    他毫不迟疑地说道,“传令曹国清,即刻带五千,哦不,八千!带八千兵马去密道沿途布防,他们必然是想借王府密道逃走!”

    “是!”

    那亲卫听后,马上又冲了出去。

    曹国彰想了想,又对周延儒说道,“老师,事态紧急,不如把暗云宗的高手也调过去吧,既然那姓秦的敢来,就别想走!”

    周延儒迟疑道,“这个……暗云宗的好手都去了,那巡抚衙门怎么办?那姓秦的武功卓绝,若是来这里行刺杀……”

    “老师!巡抚衙门有上千兵马守卫,而且,而且还有十几个西边来的高手,咱怕什么?”

    “西边的高手……”周延儒沉吟了下,“对了,他们不是还有好多出去了么?说起来也该回来了……”

    “老师!”曹国彰再次打断了尽说些废话的周延儒,“一个秦书淮,您又何必惧他如此这般模样!他现在是想劫走吴玉田的家人,跑都来不及怎么会杀到咱们这里来?只要他成功,那吴玉田今后帮谁就尤未可知了!成都城的生死存亡,可都在吴玉田手里啊,老师!”

    周延儒这时才如梦方醒,忙不迭地点头道,“对!你说的对!快,快去找周淮安,让他带暗云宗高手全部杀过去,全部!”

    “一定要截住秦书淮!”他撕心裂肺地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