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六百六十二章 你装逼的样子很讨厌
    齐晟说道,“回禀教主,吴府和蜀王府因为都在内城,所以相距倒是不远,约莫两里地吧。附近大约有两个巡防营,都是大营,每个营约八百人。不过到时候他们能赶过来多少,就看咱们的速度了。”

    在城中心的巡防营,一般都不会太多兵,谁见过城中心到处都是丘八在乱晃的?曹国彰在吴府和蜀王府附近安排了两个大巡防营,足足一千六百人,说明他确实很担心吴家人或者蜀王逃走。

    秦书淮点了点头,然后看向李定国,问道,“李参军,知道了这么多,你可有计划了?”

    李定国胸有成竹道,“只要咱们能把吴玉田家眷带入密道,那曹国彰就别想再找到咱们了。”

    这时,褚大海忽然问道,“要是曹国彰派人在密道出口守着呢?”

    秦书淮呵呵一笑,“有李参军在,这等问题自不是问题了。李参军,接下来你还需要本公做什么呢?”

    李定国淡然道,“自是要国公爷和在下走一遭蜀王府了。”

    秦书淮大手一挥,“那就听李参军的。”

    然后又对齐晟等人说道,“齐舵主、汪副舵主,你们回城之后就去秘密联络我教教众,让他们做好准备,随时等本座教令。”

    齐晟和汪淼立即齐声道,“属下遵命!”

    褚大海急了,忙道,“教主,那属下呢?属下该做什么?”

    秦书淮轻笑道,“齐舵主让你怎么办你就怎么办了。”

    褚大海抓了抓头皮,嘿嘿笑道,“也是噻。”

    齐晟也不以为意,笑着拍了拍褚大海的肩。

    随后,齐晟给了秦书淮一张他们绘制的成都城防图,就告辞回去了。

    入夜,秦书淮和李定国出了镇子,赶到了成都城下。

    翻城墙这种小事依旧难不倒秦书淮,只是李定国稍显吃力,秦书淮就拉了他一把。

    翻过外城墙后,小心翼翼地绕开巡逻的士兵,又来到了内城墙下,照例悄无声息地翻过。

    按照齐晟给的城防图,他们顺利地找到了蜀王府。

    蜀王府果然戒备森严,从附近的一个屋顶向下望去,不但院子里有大批兵巡逻,就是在附近的街道上也有源源不断的巡逻兵。

    而且蜀王府又占地极大,吃不准蜀王朱至澍到底住在哪间。考虑到李定国不过小成境九等,要是贸然过去难免会被发现,于是秦书淮决定自己先过去探探情况。

    当夜月色不佳,这就是最好的掩护了。

    以秦书淮的踏雪无痕轻功和中成境的易阳真气内力,在空中跃起后,速度自然快如一道黑影,又悄无声息,便是有人见了也只会认为自己眼花了,况且他是何等警觉,也不太可能被人看到。

    不过找人可真是体力活了。

    他没见过蜀王,也没听过蜀王的声音,要想找到蜀王,也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抓个人来问。

    不过抓人是个技术活。一般巡逻的都是几个人一起出来的,要想抓住一个而不被发现,难度不是一般地大。

    在脑残电视剧里,一个高手可以走到一队人后边,一拳敲晕最后一个士兵把他拖走,在寂静的夜里前面一个士兵竟然发现不了。

    拜托,敲那一下就没有声音?那人倒下去就没有声音?而且现实中,别说是在巡逻的人,就算普通人在走,眼睛也不可能一直只盯正前方的,但凡他视线稍稍侧一点就能发现后面有人倒下了。

    所以秦书淮趴在某个屋顶观察了半天,都没找到合适的机会。

    他不甘心地换了个屋顶,正要向下看,忽然看到远处的另一个屋顶上,隐约坐着一个人。

    秦书淮就改变了目标,从他背后悄悄接近。

    那人身穿一袭白色长袍,身边放着一把铁杆银枪,手上则拿着一坛子酒,一人独饮。

    冬夜阴冷的北风,并没有影响他的兴致,很明显这人内力修为不低了。

    他潇洒地坐在屋顶,一口西北风,一口酒,很有高手风范。

    可惜连秦书淮走到他背后都没听出来。

    秦书淮一个掌刀敲在他的后脖子,那厮立马就倒下了。

    手中的酒坛子骤然落下去,好在秦书淮伸手极快接住了,否则非被下面的兵发现不可。

    秦书淮再点了他的穴道,然后用酒把他唤醒。

    那人醒后,一脸惊慌地看着秦书淮,身体却不能动,而且也说不出话来。

    秦书淮笑道,“装逼装地不错,可惜功夫差了点。才小成境五等左右吧?”

    方才秦书淮摸过他的脉门,一测就测出他的真气强度了。

    那人越发吃惊地看着秦书淮。

    他可是当年江湖上谈之色变的“铁杆枪魔”赵铁柱,自从两年前投了女帝之后,在女帝的点拨下如今已经到了小成境四等,放眼江湖那也是排的上号的好手,怎么在这小子口里说出来,要加个“才”字?

    才小成境五等左右?

    不过他很快明白了。

    能一掌打晕自己,而且鄙视自己小成境四等的功夫,同时又这么年轻的人,世上只有一人。

    那就是秦书淮。

    碰上妖了。

    大明之妖。

    他自认倒霉。

    秦书淮问道,“来,我问你答,答的好放你条生路,答不好把你身上的肉一块块割下来下酒喝,明白了吗?明白眨眼。”

    赵铁柱拼命眨眼。

    他当然想活。

    谁说恶人都有骨气的?恶人更加惜命好吗?

    “你是不是女帝的人?”秦书淮问道。

    赵铁柱犹豫了下,选择不眨眼。

    他觉得要是承认是女帝的人,自己肯定活不了。因为女帝最近剿了峨眉和唐门,秦书淮身为武林盟主,肯定不会放过女帝的人。

    而他不承认,秦书淮一时半会也无法查证。

    秦书淮不屑一笑,又问,“那你知道蜀王住在哪间?这题先说明啊,它是道送命题,你要敢说不知道,我就做了你。”

    赵铁柱疯狂眨眼。

    秦书淮又道,“那你看我手的方向,要是方向对了,你就眨眼。”

    说着,秦书淮手先指向东边,见赵铁柱没有眨眼,然后缓缓往南边转过去。

    转到东南方向时,赵铁柱又快速地眨眼了。

    那个方向有三间屋子,秦书淮便问,“是最前面那间屋子?”

    赵铁柱不眨眼。

    “中间?”

    赵铁柱狂眨眼。

    赵铁柱卒。

    秦书淮一下拧断了赵铁柱的脑袋,又对着尸体轻声道,“虽然不知道你是不是女帝的人,但是你刚才装逼的样子我很讨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