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六百六十一章 计划
    秦书淮等人在顺源客栈呆了一晚上。

    第二天临近中午时分,秦书淮正在房中炼气,以熟悉中成境的真气运转。

    有人敲门。

    “老板,你家来亲戚了。”

    一听就是褚大海的声音。

    秦书淮开了门,门口进来三人。

    “属下成都分舵舵主齐晟参见教主!”

    “属下成都分舵副舵主汪淼参见教主。”

    “属下褚大海参见教主!”

    秦书淮关上门,对他们说道,“起来吧,坐。”

    齐晟、汪淼、褚大海三人便坐了下来。

    秦书淮敲了敲墙壁,示意隔壁的李定国来他的房间。

    李定国很快就到了,还把智仁和汪大童也叫了来。

    见人都到齐了,秦书淮就对齐晟等人说道,“本座叫你们来,是想打听下成都府内的情况。就先说说城内外的兵力布置情况吧。”

    齐晟起身道,“启禀教主,据我教混在军中的弟兄来报,目前成都城内外总计驻兵八万有余。其中外围,包括外城墙与周边要地的驻兵,只要是吴玉田统领的五万精兵,以及成都卫的一万人马。内城,包括巡抚衙门、各将军府、蜀王府及内城城墙等,则是由曹国彰的弟弟曹国清率领的两万卫军把守。”

    “吴玉田的副总兵府是不是也在内城?”秦书淮问道。

    “没错,吴府离巡抚衙门不远。”

    秦书淮沉吟了下,又问,“守备吴府的兵力大概有多少?”

    齐晟想了想,说道,“吴府之内倒没有我教中人。不过,李忠明府内有我教中人,可以作为参考。李忠明府内原有护院兵丁约百人左右,另外前几日曹国彰以保护将军家属为名,又增派了两百左右的人马,驻扎在李府周边。据说,其中还有不少不低于小成境的好手,甚至还有一两个西域人。属下猜测,和李忠明同等级别的吴玉田,应当也是这个配置。”

    秦书淮微微点了点头,表示认可这个猜测。

    说起来,这个曹国彰虽然已经决意拒不奉诏,不过心里还是很惶恐的,手下的几个将领他一个都放不放心,连李忠明的家眷也想控制住。

    沉吟了下,秦书淮问道,“对了,齐舵主,目前咱们成都城里的弟兄大概有多少?”

    “回禀教主,目前我们在成都城内有三千七百多教众,其中在军中有两百多,另有五百多精壮教徒平日里也多有操练,可以战斗。不过,弟兄们的修为不太高,除了属下和汪副舵主是小成境九等外,还有三十来个玄通境的,其他的……就大多和普通士兵没什么区别了。”

    秦书淮若有所思道,“也就是说总计能有七百兵力。”

    这时,汪淼说道,“教主,弟兄们虽少,但都有一颗为我教效死之心,只要教主一声令下,我等必抵死以赴,绝不退缩!”

    秦书淮呵呵一笑,“汪副舵主,弟兄们用命本座知道,不过本座可舍不得让你们随随便便就抵死,这事咱们从长计议。”

    大家都是呵呵一笑,齐晟等人见教主如此随和,心里也就放松了些。

    秦书淮又道,“如此说来,咱们从吴府抢出家眷是不难了,难的是怎么出城。现在成都城内估计到处是兵,要想从内城杀到外城,再从外城杀到城外,恐怕难于登天。李参军,你有何高策?”

    李定国眉头深锁地想了想,又问齐晟,“齐舵主,成都是个大城,朝廷在这里经营已久,照例应当挖了出城密道吧?”

    几乎所有大城都会有出城的密道,这是在城池被敌军围困时用来应急的。

    齐晟明白李定国的意思,不过他面有难色地说道,“出城密道有是有,不过密道的入口据说在巡抚衙门,而要攻入巡抚衙门可就难上加难了。而且就算攻门攻入巡抚衙门,一时半会也难以找到入口,到时候内城的驻军赶过来,咱们再可就插翅难飞了。”

    李定国微微一笑,说道,“出城密道巡抚衙门有,另外一个地方也有。”

    “哪呢,哪还有?”智仁忍不住问道。

    秦书淮也好奇地看向李定国,心想这小子又没来过成都,怎么知道地那么多?

    李定国淡定地吐出三个字:“蜀王府”。

    众人恍然大悟。

    蜀王,就是朝廷封在四川的藩王。目前的蜀王,就是明太祖朱元璋的十世孙,蜀恭王朱奉铨嫡长子朱至澍。

    虽然燕王朱棣造反成功后,为了防止其他藩王效仿他,剥夺了各地藩王的兵权和参政权,让他们只虚有其名,但是各地藩王还是名义上的一地之主。如果说巡抚衙门有出城的密道,那么蜀王府也肯定有毕竟正常情况下,如果蜀王出事,四川巡抚肯定是要掉脑袋的,所以哪个巡抚敢在挖密道时,给自己留了后路,而不敢给蜀王留的?

    这时,智仁说道,“李参军,你的意思是,咱们先从吴玉田府上抢人,抢了之后再去攻蜀王府,然后再找密道?这恐怕也是费劲。”

    秦书淮笑道,“智仁老哥,你再好好想想,蜀王府还需要咱们去攻吗?”

    顿了顿,又对李定国说道,“算了,李参军,还是你来说说清楚吧,省的大家浪费心思。”

    李定国就说道,“蜀王虽并无实权,但是各地藩王向来守土有责,若是四川拒不奉诏而蜀王听之任之毫无作为,待四川平定后,蜀王势必遭到朝廷追责。轻则削位抄家,贬为平民,重则押解京师关入天牢。而且,蜀王身份尴尬,若是四川真的自立,便是曹国彰不杀他,他也必然过不了什么好日子。所以现在的蜀王,想必是成都城内最为惶恐之人了。此时咱们与他去谈谈心,他应该能听得进去的。”

    智仁哈哈一笑,“言之有理!原来如此,方才一时之间倒是没想到。”

    这时,汪大童说道,“那么蜀王府会不会也有曹国彰的人把守呢?”

    齐晟道,“据我们所知,蜀王府那边曹国彰确实也増兵了,具体多少兵力,倒是没有专门统计。”

    李定国道,“曹国彰肯定会在蜀王府増兵,以防止蜀王逃跑,毕竟拉蜀王一块拒不奉诏,对他好处多多。不过,曹国彰现在是以皇上受胁迫为名而拒不奉诏,并不是造反,所以还不敢直接囚禁蜀王。因此,蜀王府内应还有不少蜀王的亲卫,这样咱们只要说动蜀王帮忙,必然可以打开蜀王府的大门。”

    秦书淮点了点头,“那么,现在就剩下一个问题了,那就是从吴府到蜀王府多远,路上可能出现多少兵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