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六百五十九章 先抢人
    缓过来后,张玉连忙让大儿子去关了铺子,再迎秦书淮一行人到了后堂。

    很快,张玉的老伴、三个儿子都过来了,五人着急忙慌地给秦书淮磕头行礼。

    一打听,张玉有三个儿子,两个女儿,加上他老伴,正好一家七口人。合着盘龙镇的七个白莲教,就他们一家七口。

    张家两个女儿倒是嫁出去了,可三个儿子都三十左右了,因为家贫,到现在都没娶上媳妇,也就没再发展出几个小白莲教来。

    秦书淮来找他们,就是让他们带路绕过剑门关的。毕竟张家是本地人,地儿熟,而且不会往外处说。

    张玉自然是一口答应,还信誓旦旦要亲自带秦书淮过关。

    不过秦书淮看他头发花白,心脏也不怎么好,就婉拒了。

    这个任务最后落到了他大儿子张达的身上。

    说走就走。

    秦书淮先让张达去镇上雇了两辆马车,然后连夜出了镇子。

    到了离剑门关还有十里路的光景,几人下了马车。秦书淮要付车钱,不过张达憨厚一笑,说车钱已经付好了。

    这年头雇马车的费用可不低,而且还是晚上,怕是张家出了大半月的伙食费了。

    剑门关现在是入川要隘,自是处处有川军把守,再往前必然有川军前哨,官道走不得了。

    张达指着左右边的群山说道,“教主,从这里上去,翻过七八个山头,再游过一条大溪水,就能过剑门关了。不过这道不是太好走,需费些功夫。”

    “大概多久?”

    张达想了想,“大概到明儿晚上吧。”

    秦书淮点了点头,“那咱们赶紧吧。”

    于是五个人立即上了山。

    张达说的山道,其实严格来说根本不是道路,进去以后里头全是草丛树木,里头又瘴气密布,别说是夜里,就是大白天都得迷路。

    也对,要是真有什么“山道”,那大军岂不是能轻易绕过去,剑门关又怎么能号称天下第一险关呢?

    五人走到天亮,终于爬过了五个山头。其中遇到了好几只猛兽,张达还被毒蛇毒蚁咬了三次,好在秦书淮用了内力帮他祛了毒,否则非倒在山里不可。

    张家人为了帮秦书淮,也是拼了命的。

    再往前就是一条大溪了,宽约十五六米,水流湍急。

    张达表示要游过去。

    但是有秦书淮、智仁、汪大童这等高手在,游过去岂不是很没面子?

    于是秦书淮砍了段木头,扔入溪水中,然后一手抓起张达骤然跃起。由于带着一人,他没办法点水而过,这时木头就派上用场了,脚尖落到木头上,再跃起,就抵达对岸了。

    张达啧啧称奇,忍不住赞教主神功盖世。

    李定国虽然到了小成境八等,但是要点水过江还是难,所以智仁和汪大童一人抓住他的一个胳膊,点水而过。

    继续往前走,到了子夜时分,终于下了山,此时已过剑门关了。

    短短三十里路,足足走了一天一夜还多。

    五人都已经衣衫褴褛,张达累得站都站不直了。

    秦书淮不由感慨,难怪剑门关如此险要。若是大军从山上绕,不但要扔光辎重,而且不知道要累死累倒多少人才能过。更重要的是,大军不像几个人那么隐蔽,很容易被发现,要是被堵在某个地方,那绝对有死无生了。

    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剑门关,果然名不虚传啊。

    五人往前又走了几里路,来到一个不知名的小村庄。

    实在又累又饿,天又冷,就敲开了一户农户的门。秦书淮掏出几两银子给这家人,要求借宿一晚,并且要些吃的。

    这家家主是个憨厚的汉子,没要银两,不过还是热情地让他们进去了,并烧了些饭食给他们。

    民风淳朴。

    五人睡到第二天中午才起来。

    起来后,张达表示要回去了。

    此时朝廷大军未至,剑门关没有完全封闭。张达又是本地人,所以直接过关回去不难。

    临走前,秦书淮给了张达一百五十两银票。

    张达坚决推辞不要,说要是拿了,回去父亲非打断他的腿不可。

    秦书淮想了想,就说道,“这是让你们三个娶媳妇儿用的。娶了媳妇儿,我教在盘龙镇才能开枝散叶,你们就算为我教立功了。本座教令,你焉敢不从?”

    张达感动的眼泪扑簌簌往下流,连磕了三个响头,这才接过银票。

    张达回去后,四人继续赶路。

    到了绵竹关附近,如法炮制,秦书淮又叫了当地白莲教来带路,绕过了绵竹关。

    一路艰辛,在五日后,终于抵达了成都城外三十里的一处小镇。

    歇了会儿之后,秦书淮问李定国道,“李参军,马上到成都了,接下去咱们怎么做啊?”

    李定国看起来早已想好,说道,“咱们应当先入城去抢吴玉田的家眷。只要他的家眷在我们手里,吴玉田八成是会同意投诚朝廷的。”

    秦书淮问道,“为什么不先去找吴玉田?你不是说吴玉田是个能审时度势之人吗?他既然知道曹国彰打不过朝廷,那咱们就先去说服他效忠朝廷,然后有他做咱们内应,咱们无论是救他的家眷还是剿了女帝的人,不是都简单多了?”

    李定国答道,“如今女帝派了大量高手前来,对川内无疑是一大助力。而且不能排除的是,魔教也可能派人在暗中联络曹国彰,要是真发生这种事,恐怕朝廷一时半会别想撼动四川,吴玉田也未必会轻易决定投降朝廷,国公爷你说呢?”

    秦书淮想了想,深以为然。

    现在魔教那边的情况自己一无所知,万一燕悔之又失去了对魔教的控制,那么魔教很可能会派人接触四川,彼此联合。

    如果魔教也想保曹国彰,那么朝廷要攻下四川难上加难,吴玉田叛变对他恩重如山的曹国彰的可能性也就大大降低。

    另外,如今女帝的手下应该有不少在成都。现在去找吴玉田,吴玉田很可能担心自己不但救不出他的家眷反而会给他带来祸事,没准他权衡之后就直接去找曹国彰报告了,那什么计划都泡汤了。

    而先抢出吴玉田的家眷,自己手里就有了筹码,再去找吴玉田时,就算吴玉田不肯投诚,也至少要投鼠忌器,不会轻举妄动。

    李定国确实想得周到。

    想到这里,秦书淮又问,“你说的对。但是咱们目前对成都城内的情况一无所知,甚至连吴玉田的家眷在哪都不知道,当如何去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