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六百五十六章 残酷的选择
    进入中成境后,武者体内的真气与之前不可同日而语。

    这世界有大把小成境圆满的高手,孟威、孟虎等人都是,有的已经过了三五年,有的则过了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却都无缘进入中成境。

    可见中成境与小成境隔着多大的差距。

    同样,秦书淮现在的易阳真气,其磅礴之势又远非方才可比。

    约过了小半个时辰,顾平峰脸色渐渐红润了些,而右手手掌处确是黑得发紫。

    那是因为秦书淮将他的毒素全都逼到那里了。

    “智仁老哥,给他放血!”秦书淮对智仁说道。

    智仁心领神会,马上掏出刀子,在顾平峰右手五个手指上各划了一刀。

    黑色的脓血不断地流出来,散发着一股淡淡的腥臭味。

    此时唐三娘因为内力不支,已经由汪大童替换下来了。

    她虚弱地坐在地上,看到这一幕后,无比欣喜地说道,“盟主,你把平儿的毒逼出来了?”

    秦书淮收了气息,说道,“基本逼出来了。不过他五脏六腑都已受剧毒侵袭,眼下功能十分微弱,能不能再恢复过来,就要看他的命够不够硬了。”

    唐三娘抿着嘴点了点头,然后默默地扶顾平峰躺下,又给他吃了一颗固元的药。

    秦书淮又走到唐灵儿身后,对汪大童说道,“汪掌门,我来吧。”

    汪大童此刻也是满头大汗,但是他只是用醇厚的真气帮助唐灵儿守住了几处关键穴道,并没能逼出毒素。

    “盟主老弟,你不用歇会气吗?”汪大童奇怪地问道。

    秦书淮摇了摇头,“无妨,救人要紧。”

    坐到唐灵儿身后,秦书淮如法炮制,用易阳真气为她逼毒疗伤。

    又过了大概半个时辰,唐灵儿的右手也同样发黑了。

    隔指,放血。

    秦书淮收气,此时他的易阳真气已经见底了,后背也湿了一大片。

    两人的毒算是逼出来了,但因为逼出来太晚,他们的五脏六腑都已经被剧毒所侵,能不能活过来要看命了。

    唐三娘含着眼泪对秦书淮说道,“盟主神功,三娘佩服。若是他们二人能醒来,三娘……”

    “三娘切勿说这些”,秦书淮打断道,“唐门遭此大难,我身为盟主又岂能袖手旁观。三娘放心,只要找到凶手,不管是谁,本座定会为唐门讨个公道!”

    唐三娘沉默地点了点头。

    过了会儿,问道,“盟主,三娘问盟主句实话,灵儿和平儿,还能醒过来否?”

    秦书淮的嘴角动了动,不知道该怎么说。

    其实他很清楚,两人活过来的概率其实很低。

    他们中的毒,毒性的烈度和万毒丸接近,但是发散速度远快于万毒丸。

    从刚才给他们运功的情况看,现在他们的器脏基本都停止了工作,按照现代医学的话来说,叫器官衰竭,这个很难恢复。

    沉吟了下,他缓缓说道,“看天命吧。”

    其实唐三娘心里也知道,问秦书淮,只不过想确定一下而已。

    到这会儿,她倒反而平静了下来,静静地看着这两人。

    唐灵儿和顾平峰,都是她一手带大的徒弟,就如同她的儿女一般,感情极深。

    唐三娘面上没有表情,心里却翻江倒海。灵儿和平儿生死未卜,唐门那边究竟发生了什么也还不知道,她怎能不心急如焚。

    过了半个时辰,唐灵儿和顾平峰的脸色越来越苍白。

    汪大童给两人把了把脉,长叹一口气。

    说道,“要是有昆仑派的雪域蟾香丸就好了,或许还能一救。”

    秦书淮皱了皱眉,觉得这名字好像在哪听过。

    忽然想起来,在自己大婚的时候,昆仑派好像送过一份贺礼,就叫雪域蟾香丸。当时邱大力转交给自己的时候,还特意说这东西极为贵重,能重塑经脉,再造六腑,很多武林好手千金去求一颗都未必能得到。

    想了想,这东西应该带在身上。

    在这个世界,武林人士行走江湖,怀中必然会藏一些救命的药,比如金疮药、固元单之类的,以备不时之需。每个武林人士的长衫里,都有很多暗袋,就是用来藏这些东西的。

    久而久之,秦书淮也有了这个习惯,虽然他一般用不着。

    他从怀中掏了一个小瓷瓶,打开一看,里头果然有一颗白色的蜡制药丸。

    掏出那颗药丸,给汪大童看了下,问道,“汪帮主说的可是这个?”

    汪大童奇道,“咦,盟主怎会有这东西的?”

    话音刚落,唐三娘就冲了过来,难掩激动地问道,“这、这真是雪域蟾香丸吗?”

    汪大童皱了皱眉,“老叫花倒是没亲眼见过,不过听说那药丸洁白如玉,倒是和盟主手上的一样。”

    秦书淮道,“那就错不了了。这是当初我大婚之时,昆仑派何掌门亲自送来的,当不会有假。”

    唐三娘忙道,“盟主,可否,可否……”

    秦书淮点了点头,“自然可以。只不过,我手里也只有一颗,到底救谁……还是三娘自己决定吧。”

    说着,把雪域蟾香丸放到了唐三娘手里。

    唐三娘接过药丸,手是颤抖的。

    整个身子也在颤抖。

    毫无疑问,这是个残酷的选择。

    无论救哪一个,都会产生剩下的那个是她所杀的错觉。

    秦书淮、智仁、汪大童、李定国都有意无意地背过了身去,谁都不想看到这残酷的一幕。

    唐三娘没办法选择,只好从身上掏出了一枚铜钱。

    正面落地,救灵儿,反面落地,救平儿。

    所谓听天由命。

    铜钱出手,落地。

    正面

    唐三娘看了眼平儿,心有不忍。

    但身为一派掌门,她知道当断则断的道理。

    灵儿服下了雪域蟾香丸。

    半个时辰后,呼吸渐渐有力了起来。

    而顾平峰,则完全停止了呼吸。

    唐三娘咬了咬嘴唇,对汪大童等人说道,“汪帮主、智仁大师,烦请帮我找个好地儿,好生埋了平儿。我要照顾灵儿,就不送他了。”

    汪大童默默地点了点头。

    智仁则双手合十,“阿弥陀佛。”

    李定国让酒肆掌柜去弄了辆板车来,打算趁夜把顾平峰连同那几个西域人在内的尸体,都拉出去埋了。

    快要出门的时候,李定国问秦书淮,剩下的那个西域人怎么办。

    这个西域人确实颇为鸡肋,本来留着他这个活口就是问他来历的,不过他说的是西域话,大家都听不懂。

    秦书淮反问,“你看呢?”

    李定国二话不说,直接拿起刀一刀捅穿了那人。

    随后将尸体都搬上板车,拉了出去。

    汪大童和智仁也跟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