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四百五十三章 李定国的平川之策
    李定国停下来喝了口茶。

    没人插话,都看着他喝茶,等着他继续说。

    喝完茶,李定国又不紧不慢地说道,“三将之中,还剩下一个吴玉田。吴玉田我虽未曾与他交过手,但他四川副总兵的位子,是曹国彰以及周延儒等人费尽心机一步步帮他争取来的,可以说东林对他恩重如山。而且,因为他是后提拔的副总兵,因而家眷目前不在京师。那么反过来,他的家眷应该在曹国彰手里了。所以,至少从表面来看,吴玉田是忠于曹国彰的。”

    听到这里,秦书淮问道,“那么,李参军的意思是?”

    李定国说道,“夫战者,知己知彼则百战不殆。要确定取川之策,首先得确定曹国彰将会如何使用这三人。首先,广元城的守将,现在必然不是李忠明。”

    贺人龙马上说道,“半月多以前,我军探得驻守广元城的正是李忠明部。而之后,我们并未收到李忠明部调走的消息。”

    李定国道,“贺将军的意思,是你们在广元城有个把内应吧?”

    贺人龙想了想,觉得说了也无妨,就道,“没错,内应是可靠之人。”

    “这只能说明贺将军的内应要么被杀了,要么就随李忠明撤走了,而撤走之前他没有机会传出消息来。”

    贺人龙微怒,道,“李参军何以如此肯定?”

    李定国平静地反问道,“入川之道,自古只有两条。其一由汉中至广元而入,伐剑门、趋绵竹,进而直逼成都,曰北道,也称陆道、山道。其二,溯长江、乌江两道而上,过夔门,越广汉,直赴资阳、内江等地,称西道或水道。曹国彰要自立,必遣精兵悍将把守此二道。他手下最能打的三大猛将之中,唯李忠明是绝对效忠于他的,他怎会不把他放到更为紧要的地方?广元城是入川门户没错,但官军要攻下广元易如反掌,把李忠明放在广元,不是让他和他手下的兵白白送死?曹国彰应当不会舍得吧?”

    众将听后,都无不微微点头。

    秦书淮更是咧嘴一笑,越听越是欢喜。

    这番话说得贺人龙哑口无言。

    李定国就继续说道,“如今曹国彰想必已经知道国公爷率大军抵达陕西的消息了,那么他也可以确定官军会走北道。而北道之中,以剑门关最为险要,只要卡住剑门关,北道就固若金汤了。故而曹国彰一定会把最保险、最重要的棋子放在那里,那颗棋子当然是李忠明了。”

    “如果李忠明驻守在剑门关,那么在剑门关之后,同样重要的绵竹关就必然是章立真把守。至于原因,如我刚刚所说,曹国彰虽器重章立真,章立真看上去也对曹国彰忠心耿耿,但说白了章立真毕竟是朝廷派去的四川总兵,而且家眷都在京城,曹国彰不可能不对章立真有所提防,让章立真留守成都的话,恐怕曹国彰要睡不着觉,所以会派他去离成都更远的绵竹关。”

    “那么,最后一个吴玉田,自然要留守成都了。曹国彰对吴玉田的器重不输于李忠明,不止曹国彰,周延儒也很器重他,否则也不会一定要让他做四川副总兵了。”

    李定国说完,孟威马上问道,“李参军就这么有把握吗?”

    李定国道,“李某曾带兵在川内盘踞多时,因而对各路川军颇为熟悉。现在川内能用、能打的就这三员大将,以及他们手下的十五万精兵,其余将领与川外大多数卫军将领一样,根本不堪一击,想必曹国彰自己也很清楚。如朝廷不发兵从西道进川,此布置应当不会调整。”

    说到这里,贺人龙不禁问道,“李参军曾带兵在川内盘踞多时?这是何意?”

    他还不知道李定国的来历。

    秦书淮轻笑道,“呵呵,贺将军,这事回头本公与你慢慢说。”

    他这么说,自是为了不让李定国尴尬。

    说完,他又对李定国说道,“那么,说到这里,李参军的上策,是不是也有了?”

    李定国胸有成竹道,“李某所说之策,未必上策,但诸位将军可参考一二。其一,我军现在即便以雷霆之势攻下广元,也无法震慑川内诸军,因为剑门关的李忠明一定会封锁消息。其二,我军攻下广元后,若想继续攻下剑门关,至少要包括国公爷手上武林联军在内的七万以上的兵力,而且损失可能颇为惨重。如今魔教就在甘肃,若是我军久攻剑门关不下,或者国公爷手下这四万联军损失惨重的消息,难保沉寂已久的魔教卷土重来。据在下所知,魔教盘踞甘肃之后一直在厉兵秣马,恐怕就在等待时机。”

    秦书淮基本认同李定国的说法,剑门关天险确实易守难攻,要知道“一夫当关万夫莫开”说的就是剑门关。

    想到这里,他说道,“也就是说,李参军认为,取川不宜强攻了?”

    李定国直接“纠正”道,“是不宜用兵。国公爷的兵,还是留在陕西防备魔教的好。”

    贺人龙听到这里,立马说道,“胡说八道!不用兵,难道用嘴皮子劝曹国彰投降吗?”

    秦书淮冲贺人龙摆了摆手,说道,“贺将军稍安勿躁,且听李参军怎么说。”

    李定国并未受到影响,说道,“曹国彰的安排虽然看上去无懈可击,但事实上他犯了一个大错,那就是把吴玉田放在了成都。吴玉田这颗棋子,很可能是我们能兵不血刃平叛四川的关键!”

    众将一听纷纷睁开了眼睛。

    兵不血刃平叛四川?

    “何以见得呢?”秦书淮问。

    “吴玉田确实颇有机智,不过他太聪明了!”李定国说道,“当初吴玉田带八千精兵出川,帮洪承畴一起剿高迎祥。高迎祥让李自成率三万人去迎击吴玉田,结果吴玉田不敢硬接,就绕道去偷袭了满天星的部队。这一仗,因为吴玉田没有去攻李自成,洪承畴围剿高迎祥的计划失败,洪承畴不愿意得罪川内诸军,所以只好忍了此事,还上书称赞吴玉田作战勇猛。于是吴玉田因为击溃了满天星的一万三千余人,不但没有受罚,还得到了朝廷的嘉赏。此事,还是李自成告诉我的。”

    秦书淮听完李定国的话,明白了他的意思。

    说道,“这个吴玉田,看来确实是聪明人啊。他会审时度势,知道他可能打不过李自成,但一定能打得过满天星。并且算到洪承畴以后还要找川军帮忙,所以就算他不守约定也不会受罚,反而还能因击溃满天星得嘉奖。心思这么活络的人,必然不会死忠于曹国彰的,呵呵。”

    李定国点了点头,说道,“国公爷说对了。吴玉田会审时度势,他一定能看出曹国彰是肯定打不过朝廷、打不过联军的,所以他不会死忠于曹国彰。”

    秦书淮又道,“李参军的意思本公明白了。也就是说,咱们只要确保吴玉田的家眷安全,就大有可能策反吴玉田。而吴玉田手握重兵把守成都,只要他归顺了朝廷,那么曹国彰就想跑也跑不了了。”

    李定国补充道,“如此一来,家眷尚在京城的章立真也必然归降。剩下一个李忠明,他要降便降,不降咱们就把他困在剑门关,只需一些时日,也必叫他那五万精兵土崩瓦解!”

    秦书淮高兴的大笑,“哈哈,李参军高策,本公佩服!”

    他确实心服口服!这个计策,比他冒险去刺杀曹国彰不知道要高明多少倍!

    而李定国通过一些琐事,对人和事的分析之精辟到位,更让他叹服!

    完全是捡到宝了啊!

    得此大才,何愁天下不平?

    打辽东、打蒙古、平西域,看来以后这种事就不用他亲力亲为了!

    李定国啊李定国,你小子上了老子的贼船,就别想下去了。历史上你虽才华横溢,却生不逢时,只能屈居南明一隅,又遇上孙可望这种王八蛋,最终落得个壮志未酬、客死异乡的结局。

    但这一世,我给你足够的舞台,来实现你的雄心壮志!

    孟威、孟虎、祖大寿等人听到这里,纷纷站了起来,无不啧啧称赞。

    而贺人龙在短暂的沉默后,则直接起身对李定国抱拳道,“李参军高策,在下自愧不如!呵呵,国公爷找了个好军师啊,佩服,佩服!”

    李定国并没有因为贺人龙刚才数次打断他而有所忌恨,冲贺人龙还了一礼,宠辱不惊地说道,“将军言重了。说起来,贺将军与我还有一面之缘。”

    贺人龙奇道,“哦?在下以前见过先生?这个……恕贺某实在想不起来了,还望先生明示。”

    李定国道,“一年前,贺将军曾入陕西协助杜文焕进剿义军,我领兵三千曾与将军大战一场,终是不敌。那天在下突围之时,曾远远地见过将军。”

    贺人龙瞪着眼珠子,愣了半天。

    忽然一拍大腿,说道,“原来那个悍勇无比的白袍将是你!你、你?”

    “正是在下,李定国。”

    贺人龙吃惊了半天,终于回过神来,然后狠狠地拍了拍李定国的肩,说道,“好你个李定国!以区区三千人马,生生从我一万五千大军之中突围而出,拦都拦你不住!现在倒好,自己送上门来了啊!哈哈!”

    他说的自然是玩笑话。

    秦书淮笑道,“哦?原来贺将军和李参军还是旧相识呢,那当真是好,也省了本公给你们互相介绍的麻烦。”

    贺人龙又拍了拍李定国的肩,激动道,“好!好哇!当时看到李将军英姿,我就在想若此将能与我并肩作战!没想到一转眼现在你归顺了国公爷,真是快哉!快哉!李定国,人不怕走弯路,既然国公爷能收你,那就代表他不介意你的过去!你能打又能谋,在国公爷麾下必然能大展拳脚!切莫辜负了国公爷的一番苦心!男人大丈夫,既有如此本事,自当好好做出一番事业来,也不枉在人世活一遭!”

    贺人龙是个真性情的人,说的都是心里话,李定国自能感受他的惜才之心。

    李定国不由自主地看向了秦书淮,却见秦书淮也正笑吟吟地看着他。

    他心念微微一动。

    秦书淮笑呵呵地总结道,“那么,平川之事,接下来就由李参军来主持了。李参军,你需要什么尽管来跟本公开口,从现在起本公只给你打下手,大主意可归你拿。不过,军中这些将领可没本公这么好说话,你要多跟他们熟悉熟悉。当然了,实在气急了也可以跟他们打架,本公一定向着你拉偏架。”

    一番逗趣话说得在场人都大笑起来。

    李定国却依旧平静如水。

    他不知道现在的自己,是当笑不当笑?

    正如他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