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四百五十章 明末第一大才李定国
    秦书淮看到这一幕,不禁笑道,“倒是有点骨气。”

    一旁的李敬亭说道,“据说这人叫李定国,是张献忠的养子,在流寇中颇有名气,人送外号万人敌。”

    “李定国?”秦书淮想了想,忽的一拍大腿,说道,“我槽!敬亭,赶紧把他给我带过来!”

    李敬亭都楞了,张献忠都杀了,国公爷怎么一下子对张献忠的一个义子这么感兴趣了?

    不过也不敢怠慢,赶紧派人去叫李定国过来。

    秦书淮搓了搓手,很是兴奋。

    别人可以杀,这个李定国他可舍不得杀。

    在秦书淮看来,明末的大才之中,算上洪承畴、卢象升、孙承宗等人,李定国依然可排第一。

    当之无愧的第一。

    李定国是张献忠的养子,人高马大,相貌不凡,史载他做事有度,以待人宽厚仁慈出名,但打起仗来一马当先,英勇无比,故而被称为“小尉迟”或“万人敌”。

    另外,这人还是个极端的民族主义者。在清军入关,张献忠战死后,他极力主张大西军南下扶持大明幼主,抗击清军,甚至不惜以刀自残,逼当时的大西军首领孙可望同意南下“共襄勤王,恢复大明天下。”

    李定国牛逼到什么地步?

    南下之后,他先平定了云南、贵州之乱,随后在云南悉心经营了数年,这几年里云南几乎年年丰收,百姓富足,而且各族人民十分融洽,各少数民族纷纷参军,使他的军队达到了十几万的规模,并且粮草充足。

    这是他内政的手腕。

    到顺治九年,清廷命孔有德、吴三桂率清军兵分两路进攻大西军。李定国率大军迎击,不仅击败了孔有德,而且还顺势北上,一举攻克桂林,收复广西全境,逼得孔有德陷入绝境而自杀。

    这家伙一看清军也不怎样,结果带着大军再北上入湖南,连取全州、永州等地,打得清军连爹娘都不认识,三个月后湖南境内的清军居然跑了个干净!

    不到半年,他就收复了桂林和湖南全境,史称“湘桂大捷”

    而他的表演,才刚刚开始。

    同年十一月,清廷派出了洪承畴来经略湖广、云贵、两广,并派敬谨亲王尼堪任定远大将军,率领三贝勒、四个固山总计十五万精兵直扑驻扎在长沙李定国部。

    如果说之前的清军是以汉军为主的话,那么这次的十五万精兵中,则至少一半以上是纯正的八旗兵。

    彼时八旗刚入中原,战力可想而知。

    更雪上加霜的是,当时大西军的另一大佬孙可望,嫉妒声名日盛的李定国,密令本应与李定国在左右翼配合的另外两支大军的将领冯双礼、马进忠悄悄撤退,企图陷李定国于死地。

    可结果呢?

    李定国不但击败了清军,而且还亲手刀劈了敬谨亲王尼堪!

    等击败清军后他才发现,咦,原来另外两支大军没来啊?这才悻悻放弃了继续北上,扩大战果的打算。

    十五万清军精锐算个屁!他本来还想玩把大的!

    牛逼至斯!

    难怪黄宗羲盛赞:“逮夫李定国桂林、衡阳之战,两蹶名王,天下震动。此万历戊午以来全盛天下所不能有。”

    李定国对清军的胜绩不止于此,在某一段时间内,说清军闻他色变并不为过。

    如果非要说他到底有多能打,那只能说,连他的部下打清军都打得骄傲轻敌的地步了,比如刘文秀等人,就是因为太轻敌才导致战败。

    把八旗铁骑都不放在眼里的军队,究竟有多可怕?

    而打造这支军队的人,有多牛?

    当时在政治上毫无企图的顺治帝,甚至有了放弃西南诸省,和南明共分天下讲和的打算了。

    可惜在关键时刻,南明又出了孙可望这种比东林党更加阴险、更加沽名钓誉之人,以致李定国功亏一篑。

    在秦书淮看来,孙可望等人如果能稍稍有点爱国之心,就算他们耍阴谋抹黑李定国,甚至克扣军饷、阻拦破坏李定国反攻的计划,这些都不足以阻挡李定国复国的步伐。

    但是这群小人釜底抽薪,不顾李定国一再忍让,直接带手下兵帮着清军去打李定国,打不过李定国就去投降清军,献上西南地区布防图,宁愿做满人的狗也不愿意配合李定国反攻复国,这才导致李定国最后的复国计划破产。

    不过,李定国牛逼就牛逼在,虽然他无法复国,又被清军到处追杀,可他还是扛得住。他始终有一支打不烂、打不溃的大西军,期间他打缅甸、打广西,心存复国的梦想,一直坚持到康熙元年他死去。

    他死后,大西军依然还剩不少!

    他告诉后人和手下,宁愿抛尸荒野,也不要投降清军。

    他效仿岳飞,背后也刻了四个字。

    精忠报国。

    这样的人,秦书淮怎能不敬佩?

    这样的大才,秦书淮怎能不起招降的念头?

    没过多久,李敬亭就把人带来了。

    秦书淮走下巨石,仔细打量了番被五花大绑的李定国,然后说道,“你就是李定国?”

    李定国反问,“你就是秦书淮?”

    旁边的一个士兵立即踹了他一脚,骂道,“见到国公爷还不下跪?”

    李定国怒道,“要杀便杀,要我向杀父仇人下跪吗?也只有你们这些软骨头做得出来。”

    秦书淮点了点头,说道,“有骨气!说得好,以后李将军见了本公,都不必下跪了。”

    李定国眼中闪过一丝异色。

    如果还有“以后”,那就意味着他不会死。他自然听出了秦书淮的言外之意。

    但是他却只还以一声冷笑,因为他实在想不出秦书淮要放了他的理由,只当是这个妖人又想了什么坏主意。

    秦书淮不急不忙的说道,“李将军,本公杀你父亲,你比我更知道是为了什么。且不说两军交战各为其主,就说你父亲这些年滥杀成性,欠下累累血债,本公就不得不杀他,你说对么?”

    李定国并不否认这点,他也曾劝过张献忠,只是无果。历史上,张献忠死后,李定国就立即杀了曾长期鼓动张献忠杀人立威的汪兆麟等人,足见他有多痛恨此事。

    但他依然反唇相讥道,“崇祯小皇帝横征暴敛,逼死那么多无辜百姓,你怎不去杀他?”

    秦书淮一听,不怒反笑,说道,“呵呵,说得好,那我就好好跟你论论这个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