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四百四十九章 李自成去也
    孟威利索地割了张献忠的脑袋,用一件布衣裹好,这是要准备送往京师的。

    空气中弥散着刺鼻的血腥味,和压抑的死亡气息。

    秦书淮又将目光落到李自成身上,说道,“李闯王,本公给你两条路选。其一,本公派人缚你进京,听候皇上发落。其二,本公可以让你自我了断,同时保你一具全尸。”

    李自成微微一怔,沉默了一秒,才说道,“国公爷,何以要对李某如此仁慈?呵呵,倒是让李某羞愧难当了。”

    秦书淮说道,“在本公看来,各路流寇之中唯有李闯王算得上一代枭雄。本公跟你说过,若是没有本公,你或许能另有一番作为,只可惜你生不逢时。无论如何,本公都敬你是条汉子。这两条路何去何从,你自行选择吧。”

    “呵呵,哈哈哈!”李自成仰天长笑,笑声凄厉而豪迈,“国公爷,李某一生未有什么值得人言的功绩,反而人人都说李自成是个忘恩负义、杀主求荣的东西,却不想在临死之前,能得国公爷如此评价!李某值了!值了!”

    秦书淮心道,那只是没给你机会。如果给你机会,紫禁城你都能打下来。

    李自成笑罢,指着洞外的一片苍翠说道,“国公爷,你看此地群山延绵、绿荫处处,又幽静脱俗、鸟语花香,可是睡觉的好地方?”

    秦书淮点了点头,“确是不错。”

    “那么,李某就先在这睡上十八年了!十八年后,李某还是一条好汉,待彼时来投国公爷麾下,报答国公爷今日的恩情,如何?”

    “呵呵,若有那一天,本公自是欢喜。”秦书淮说完,对众人说道,“给闯王些体面,全军退后百步。”

    “不必了!”李自成大笑三声,然后对秦书淮喊道,“国公爷,李自成去也!”

    说罢,他掏出随身的匕首,一刀插入了自己的心脏。

    抽搐了一小会之后,他终于闭上了眼睛。

    脸上,并无扭曲和痛苦,甚至在平静之中,略带一丝笑意。

    剩下的一众流寇见此,纷纷抛下了兵器。

    联军士兵一同而上,随即将他们统统拿下。

    三边匪患,终于彻底平定了。

    帝国身上的三大脓疮,终于彻底痊愈了一个。

    秦书淮对孟威说道,“老孟,找人挖个坑,把李自成埋了。”

    孟威虽不知道秦书淮为何对李自成这般优待,但还是毫不迟疑地说道,“属下遵命。”

    大军清点俘虏,打扫战场,又追捕了一阵漏网之鱼。

    到天黑之后,就收兵了。

    可能有些许流寇侥幸逃脱,不过如今李自成、张献忠都已死,三边百姓也无心从匪,放过他们也无妨了。

    孟威来报,总计抓了四千多俘虏,来问怎么办。

    秦书淮不假思索地说道,“老办法。”

    孟威又问,“哪个老办法?”

    老办法有两种,早期的“老办法”是一个不留统统正法,后期的“老办法”则是只杀头目,然后把精壮的普通流寇收编,至于老弱残兵和面相刁滑的,要么活埋要么让他们自生自灭。孟威吃不准秦书淮是指哪个,故而有此一问。

    秦书淮道,“杀头目,留精壮,其余的就送他们一程吧。”

    “好!属下知道了。”

    天黑了。

    为了不进城扰民,大军原地扎营,准备在此过夜。

    秦书淮和智仁、汪大童等人,闲来无事,坐在山脚一块巨石上乘凉。

    巨石下方,一个个流寇俘虏被押了出去。这些人,大都是要被处决之人。

    智仁看着这些人,对秦书淮说道,“秦老弟,天下初定,还是怀仁为好。”

    汪大童呵呵一笑,道,“智仁大师真是菩萨心肠啊,不愧是少林高僧。”

    秦书淮知道智仁其实不喜欢杀人,当初他跟自己下江南时,除了对移花宫、暗云宗这种大奸大恶之辈开过杀戒外,对付其他人基本没下过杀手。

    不过,现在他手上也算沾满鲜血了,毕竟他上了战场。

    现在天下初定,他看来是不想再杀了。

    想到这里,秦书淮笑呵呵地说道,“那以大师看呢?放了么?那他们回去又杀人怎么办,当过流寇的人,可不把人命当命看。”

    “国公爷非杀他们不可?”

    “不是我要杀他们,是他们不死,很多无辜的人就会死。这些人中很多都是流寇中的大小头目,他们要是回到乡里,八成都会成恶霸。”

    汪大童点头道,“国公爷说的没错。老叫花觉得,与其让他们回去欺压善民,倒不如杀了他们的好,这也是惩强扶弱,不失侠义。”

    智仁想了想,又问,“要正法的……大约有多少人?”

    “大约两千吧。怎么,智仁老哥要把他们接回少林,好心教化?可以,我卖老哥面子。”

    智仁苦笑,“少林哪有那么大地方养这些人。哎,可惜了。”

    “智仁老哥,我发现你自从闭关后,思想境界提升了不少嘛。”秦书淮想了想,说道,“这样吧,这两千人里,老弱残兵我可以放了,这样大概还剩下三四百头目和面目凶恶、油滑之人。你若想救他们,可以把他们带回少林。当然,那得等陪我一起入川杀了周延儒之后。”

    智仁喜道,“好极!老子,哦不,贫僧带他们回去之后,必严加管教,若是再有不听教化之人,就把他还给老弟,任凭老弟处置。”

    秦书淮笑道,“老哥慈悲为怀,甚好!甚好!”

    事实上,放了这些俘虏,秦书淮是不想的。尤其是那些头目,哪个不是靠杀人爬上去的?

    但是智仁的面子,他是要给的。何况少林收了这些人,是肯定出不了大事的,他干嘛不做这个人情?

    说罢,又对在不远处轮值的李敬亭说道,“敬亭,去把孟将军叫来。”

    孟威很快来了。

    秦书淮把自己的意思跟他简单说了下,孟威很快就去照办了。

    于是这群战俘又被押了回去。

    却在此时,有个战俘大骂起来,“狗东西,拉来弄去作甚,还不给老子来个痛快的?秦书淮在哪,老子要见他!”

    一个联军士兵狠狠一脚踹在了他的屁股上,骂道,“叫什么叫,咱们盟主是你想见就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