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六百四十八章 杀张献忠
    张献忠呆在山洞里,不停地收到战败的消息。

    李自成坐在他旁边,忧心忡忡。

    天还没暗,外头漫山遍野都是官军,他们此时出去必定突围不出。

    两人都不说话,只是不停地看向洞外。

    可是今天的黄昏,似乎格外的长。

    洞口不远处,忽然传来了一阵震天的喊杀声。

    张献忠和李自成顿时不约而同地站了起来,而且手都放在了腰间的刀柄之上。

    他们知道,大势已去了。

    李自成凄惨地一笑,对张献忠说道,“张将军,看来咱们的路,走到尽头了。”

    张献忠嘴角掀起一阵狞笑,说道,“李闯王,自起兵那一天起,老子就想过这一天。只不过没想到这一天来的会这么快。想想这几年来,老子杀的人能堆成山,玩过的女人比的上皇帝的后宫。呵呵,富人家的小姐、穷人家娇娘,老子什么样的没玩过!山珍海味,什么没吃过?人活一世,到这份上也值了!”

    李自成也是微微一笑,却有些勉强。

    他的眼中,更多的则是无边无际的落寞和不甘。

    带着僵硬的笑容,他说道,“张将军,当初我在榆林杀了与我有恩的王国时,心底是很慌的。但是当我带着弟兄们和官军打完第一仗后,我就不慌了。因为当时我相信,明廷气数已尽,此刻当是我辈豪杰逐鹿天下之时。不怕张将军笑话,彼时李某自认乃当世英雄,也曾壮志凌云,雄心万丈!呵呵,只可惜……天意弄人。”

    张献忠看着李自成,仿佛也看到了镜子里的自己。

    李自成当初的想法,不正是自己那时的想法么?

    揭竿而起,逐鹿天下,一手掌天下人的富贵生死,岂非自己平生所愿?

    只可惜,一切都不过黄粱一梦罢了。

    这梦,曾经是何等的真实。

    直到,那个让人匪夷所思的妖人出现。

    厮杀声越来越近了。

    张献忠拔出腰刀,对李自成说道,“闯王,且随我出去杀一趟如何?临死之前再看看血飞起来的场面,也是一桩痛快事!”

    李自成苦笑道,“张将军真猛士也。既如此,那李某唯有奉陪到底了!”

    洞内还有五六十张献忠的贴身护卫,这些人修为大都不错,闻言也都抽出了兵器,准备帮张献忠做最后的突围。

    不过,当他们冲出洞口后,就彻底打消了这个念头。

    因为洞口已经被联军里三层外三层的包围了,而且站在最前面的,无不是气息均匀,呼吸有力之人,这些人一看就是内家高手,至少都在小成境以上了。

    这些人正是汪大童、智仁、孟威、孟虎、常吾机等人,有他们在,便是没有那些密密麻麻的联军士兵,也能稳稳地拿住张献忠和李自成。

    外面的联军风淡云轻地看着里面的人,并不着急动手。

    而张献忠的部下则一个个面面相觑,谁都不敢贸然上前送死。

    这时,只听张献忠狂笑几声,随后举起腰刀,大声吼道,“老子张献忠,要取老子人头的,尽管上来!”

    如此绝境,却仍是一派嚣张,在场武林中人无不淡淡一笑。

    有嗤笑,也有敬佩。

    这时,孟威上来说道,“张献忠、李自成,你们是要现在就死,还是见了我们国公爷再死?”

    张献忠闻得此言,顿时长刀一收,说道,“秦书淮来了?好,好极!让他来,老子临死之前还真想见见这个妖人!”

    李自成的眼睛也是微微一亮。

    没过多久,外围的联军士兵纷纷喊了起来,“恭迎国公爷!”

    随后,士兵们让出了一条道来,秦书淮便不紧不慢地走到了李自成和张献忠跟前。

    张、李二人,自是睁大了眼睛,细细地看着秦书淮,看着这个将他们从天堂拉到地狱的人。

    而秦书淮,也细细地打量了一番这两个在历史上搅动了明末风云的枭雄。

    过了会儿,李自成蓦然说道,“秦侯爷的威风不减当日呢,呵呵。哦,现在该叫你国公爷了吧。”

    秦书淮微微一笑,和风细雨地说道,“李闯王,韩城之战当日,本公曾说过迟早来取你项上人头的,还记得否。”

    李自成点了点头,“李某多谢国公爷惦记。当日李某也曾说过,总有一日会再来找你的。甚好,今日你我都了却一番心愿。”

    言语之中,平静如水。

    秦书淮撇下李自成,目光又停在了张献忠身上。

    却是没了方才的和气,而是带着一丝冰冷的寒意。

    在秦书淮眼里,如果说李自成是农民军首领的话,那么张献忠就纯粹是强盗首领了。

    李自成和高迎祥在他们地盘,对百姓采取的政策是温和的。李自成或高迎祥攻下城池后,很少对无田、少田的贫苦农民进行剥削,他剥削的主要对象,还是官员和富人阶层,故而民间有“闯王来了不纳粮”之说。而且,在大多数情况下,即便对待富人和官员,他也不以取人性命为目的,只要能勒索到足够的钱财,也决不会滥开杀戒。甚至,历史上他攻入紫禁城后,地盘中很多官员用的还是明朝官员。

    但是张献忠就不同了。

    后人说张献忠屠尽四川,虽然此话未必可信,但此人的确心狠手辣、嗜杀成性,这点不仅在明清两代的正史中明确记载,而且在大量的野史和民间故事中也多有体现。

    另外,此人敛财无度,所过之处无不十室九空,胸怀与高、李二人自不可相提并论。这样的人,只能说是强盗,而并非什么农民军领袖。

    张献忠自知今日难逃一死,便横刀一指秦书淮,说道,“秦书淮,听说你年纪轻轻武功却独步天下,今日敢不敢与你张爷爷比试比试?”

    秦书淮冷冷地吐出几个字,“不敢,怕脏手。”

    张献忠一愣,随即大笑起来,“哈哈,怕了?想不到堂堂安国公竟然是个孬种。”

    秦书淮轻蔑而不屑地一笑,随后看了眼孟威,给了他一个杀意凛然的眼神。

    孟威心领神会,二话不说骤然闪至张献忠跟前,随即提刀朝他脖子划去。却不想张献忠侧头一避,竟闪过了这刀,可见其身手尚算不错。

    孟威见自己一刀未取张逆首级,就知道自己轻敌了,脸上有些挂不住,于是迅疾用出了祖传刀法,唰唰唰连砍三刀。张献忠的武艺虽是不错,但远未达到武林高手的境界,在一对一的情况下,自然不是大内顶尖高手孟威对手。

    孟威三刀过后,张献忠忽然脖子异样地一歪,接着血如喷泉。

    在临死之前,他终于实现了最后的愿望,看到了血飞起来的场面。

    只不过,那鲜血是他自己的。

    张献忠随即倒下。

    整个过程中,没有一个部下出手救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