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六百四十七章 摧枯拉朽
    圆头山上。

    两个衣衫破烂的年轻站在树上,看到了滚滚而来的联军。

    两人的脸色一下子白了。

    其中一个说道,“快,快去报告张将军!”

    另一个手忙脚乱地爬下树,然后像只猴子一样窜了出去。

    他飞快地跑到一处遮掩地很好的山洞,往里又跑了一阵,终于来到一个明亮宽敞的石洞里。

    “报、报告张将军,官军又回来了,回来了!”

    张献忠一听噌地站了起来,眼睛瞪得像铜铃。

    一旁的李定国,第一次看到自己义父的眼中,流露出了惊恐的表情。

    “不点灯告密了?”张献忠神情凝重地自言自语道。

    李定国马上说道,“义父,赶紧带弟兄们布置防御吧!咱们有一万多人,若是能坚持到天黑,便可突围。”

    这时,从另一山洞中,也急急跑来一人。

    “李将军说的对,秦书淮既然掉头回来,想必已经知道咱们藏身之所了。现在跑也来不及了,倒不如依着地利,跟他们拼一场!”

    说话的,正是李自成!

    自从在陕西兵败之后,他就带着侄子等十几人来投奔了张献忠。张献忠虽隐约知道其杀高迎祥之事,但是考虑到李自成名气不小,有他的话日后招兵买马能得不少便利,就收留了他。

    张献忠下意识地又看向了罗汝才。

    绰号“曹操”的罗汝才,向来以足智多谋著称。之前那出调虎离山之际,正是他想出来。可惜,秦书淮很快识破了他的诡计,以至于他们还没有来得及撤离四万大军虽然走出了五六里地,但是队伍的末尾里圆头山还是很近的,张献忠至少需等联军走出十几里地才能撤离,又被包围了。

    罗汝才此刻也是一脸的颓丧,但还是给了张献忠一个肯定的眼神。

    现实很清楚。

    如果他们的一万大军仍窝在山洞之内,那秦书淮只要封山,慢慢找找总能找出来。而一旦找到他们,他们就是瓮中之鳖,不但跑不成,而且连反抗都难。

    只有派大军去阻挡联军,拖到天黑,他们才有突围的可能。

    张献忠稍稍思考了下,说道,“好,既然秦姓小儿不与我们活路,就跟他干一场!干死算球,干不死咱总有一日报仇雪恨!”

    很快,各处山洞的流寇兵都被带了出来。他们依据地形,据险死守。

    秦书淮的中军抵达之后,祖大寿、张啸的左右翼大军也到了。

    三股大军,每股派出六千人,分别从三处小道杀了上去。其余人马,就在山下守候,以防流寇突围。

    他们原本想去找张献忠藏身的石洞,不曾想刚刚上到山腰,祖大寿率领的那股大军就遭遇伏击。

    祖大寿立即命人放烟花信号,以通知全军。

    他刚刚升起信号,张啸所部经过的那条山道上,也升起了信号。

    秦书淮在山下看到相继升起的烟花,微微一笑。

    这次,张献忠应该跑不了了。

    圆头山西侧的山道上,祖大寿的六千人在狭窄的山道上遭遇了约三千流寇的伏击。流寇在小道的两侧,先以巨石、弓箭等袭扰,给联军造成了一定的损失。

    不过,流寇的弓箭少得可怜,几轮齐射后就没了。而且联军士兵装备精良,不缺大盾和防甲,所以弓箭带来的损失很有限。

    相比弓箭,流寇准备的巨石就更少了,总共也就十几个。联军士兵大都会轻功,而巨石滚落下来需要时间,等滚到时大多数士兵早已避开了。

    因为张献忠现在在哪里都站不住脚,所以也没有打算把圆头山打造成自己的老巢。这么一来,他在圆头山各处的防御设施,自然少得可怜。

    所以这一波进攻,联军只付出了几十人伤亡的代价而已。

    联军士兵立即展开了反击。

    他们凭借轻功,飞快地冲上了高地,随后就与流寇兵厮杀起来。

    张献忠的流寇兵长期东奔西跑,粮食短缺,所以无论在士气还是体力上,都不是联军士兵的对手。至于战术休养、单兵能力、军队装备,更是不可跟联军士兵同日而语。

    这是两支差了几个等级的军队之间的对决。

    没有任何悬念,战斗从一开始就呈现一边倒的局面。

    小道上的联军士兵还没有完全冲上两侧的高地,高地上的流寇兵就出现了大面积的溃逃、投降之态。

    一触即溃,说的就是这样的军队。

    战斗只持续了大概一刻钟就差不多结束了。三千流寇兵,投降了近一半,逃跑了一两百,其余全部被歼灭。

    而联军士兵,仅仅伤亡了两百多而已。

    祖大寿笑呵呵地让手下清点战果。

    没过一会儿,手下几个士兵绑了一人带过来。

    “祖将军,抓到一个大流寇。”

    祖大寿笑道,“有多大啊?”

    “据别的流寇说,他是张献忠的义子李定国。”

    祖大寿呵呵一笑,“哟,还不小呢。带下山去,听候国公爷发落。”

    李定国双目赤红,披头散发地吼着,“有种杀了老子,有种杀了老子!”

    倒也有几分骨气。

    但马上遭到了联军士兵的一顿痛打。

    和祖大寿一样,其他两路的进展也十分顺利。

    张献忠在三条上山的路上,各布置了约三千人,依托险地进行梯次防御。他自然不会奢望能守住圆头山,而是希望能拖到天黑。

    这些兵都是张献忠的老部下,打过不少硬仗,装备也是山西流寇中最为精良的。

    张献忠认为,离天黑最多还有一个时辰。凭借地利优势,这九千大军拖到天黑是没问题的。

    但是张献忠似乎忘了,他的兵可是很久没吃过饱饭了。就算张家的商队前些天运了些粮过来,张献忠都没敢让他们敞开了吃。另外,他手底下的这群“精兵”,早已对他不抱什么信心了。

    而他面对的,是一支打过魔教、战过鞑子,与亚洲最顶尖的步兵交手都丝毫不逊色的大军。甚至,这支大军如今在面对魔教和鞑子时,还占据着心理上的优势。

    联军大概只花了不到半个时辰,就彻底击溃了三条路上的所有流寇。所谓摧枯拉朽、所向披靡,也不过如此。

    此时太阳将要落山,却还没落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