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六百四十六章 狡猾的张献忠
    李敬亭立即领命,带着五百多锦衣卫,分头行动,四处查探张献忠部的下落。

    秦书淮认为,整个闻喜县现在都处在大军的包围之下,而且出县各处道路都已被封死,张献忠插翅难飞。

    于是就让大军原地驻扎,等候来报。

    且说张啸和祖大寿祖大寿和四千骑兵秦书淮暂时没“还”给袁崇焕各带一万骑兵,分左右两翼包抄闻喜县之后,也在等待秦书淮的命令。

    三路大军就这么干等着。

    过了一个时辰,李敬亭派人来报,还是没有发现张献忠的踪迹。

    而张啸和祖大寿也没有报任何消息来。

    秦书淮这才意识到情况不太对。

    不禁纳闷了:张献忠跑哪去了呢?

    这时,邱大力过来说道,“书淮,是不是张献忠这小子还没跑啊,而是藏在山里某处根本没出来?”

    赖三儿马上说道,“不可能,咱们搜的很仔细,山上确实空无一人,只有一大片空营地。不信可以问陈敬。”

    陈敬也马上说道,“帮主,确实都搜遍了,没有。”

    秦书淮想了想,说道,“你二人再各带一千兵去搜,要拉网式搜索,什么山洞、山谷都不要放过!”

    赖三儿和陈敬立马说道,“属下领命。”

    便各自点了一千人上山去了。

    秦书淮认为,圆头山很大,赖三儿和陈敬刚才只各带三十人,未必能搜清楚。特别是当他们看到空营地之后,心理上就认定张献忠已经跑了,所以后面搜的肯定不仔细。

    否则足足一万多大军,怎么会说不见就不见了?

    难不成有人通风报信不成?

    应该不可能。

    现在张献忠几乎就是丧家之犬,谁这么傻还给他卖命?而且,张献忠长期龟缩在晋南,他怎么往武林联军中安插奸细?

    就在这时,邱大力欣喜地跑来说道,“书淮,白莲教的人来了!”

    白莲教是秦书淮的情报网,现在人人尽知。

    秦书淮也是一喜,道,“赶紧让他过来!”

    来者是一个瘦小的年轻男子,见了秦书淮忙道,“属下白莲教运城分舵齐二牛拜见教主。”

    秦书淮唤他起来,然后仔细核对了下身份文牒,这才问道,“来本座何事?”

    齐二牛道,“启禀教主,属下一直混在张献忠队伍之中,乃一校吏。大约两个时辰前,张献忠探得教主率大军来讨,因而慌忙带大军往西逃窜而去,大抵是想穿越陕西去往甘肃,投靠魔教!”

    秦书淮皱了皱眉,两个时辰前就知道了?这张献忠的马哨放那么远?

    还是联军真的出了奸细?

    这是,邱大力问道,“何以现在才来报?”

    齐二牛道,“进来不断有人欲向朝廷投诚,所以张献忠看的紧。在下也是好不容易才跑出来的!”

    秦书淮当即说道,“齐二牛,你且给大军带路,咱们立即去追。”

    又对孟威说道,“老孟,派人去通知祖大寿和张啸,张献忠往西去了!对了,把赖三儿和陈敬也叫下来。”

    孟威忙道,“是,属下这就去办!”

    随即,大军迅速收拢,然后直接开拔,向西追击而去。

    秦书淮认为张献忠现在是慌不择路了。

    因为往西要经过韩城附近,虽然现在陕西的重兵大都集结在与四川的交界处,但是韩城这样的重镇洪承畴不可能不放一支大军。

    不过考虑到他现在无处可去,大概也只能貌似一搏,去投靠魔教了。

    想到这里,秦书淮又派了几名马哨先行赶去韩城,让韩城守将出兵拦截张献忠部。

    大军刚走出五六里地,赖三儿骑着马追了上来。

    跑到秦书淮身边后就嚷嚷,“哎,张献忠这老小子跑的可够快的啊!害老子在山上转了一天。”

    邱大力打趣道,“那你找到什么没有啊?”

    “找到个屁!找了半天,就找到一个山洞。进去一瞧深不见底。话说回来,要不是孟威让人来报张献忠去向找到了,我还真想进去瞧个究竟!”

    孟威打趣道,“呵呵,怎么,以为那是洞天福地,能找到长生不老的神仙哪?”

    大伙儿都一阵哄笑。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秦书淮觉得好像哪里不对。

    问赖三儿道,“你说山上有山洞?”

    “嗯,可深呢。不过,也藏不了一万人。”

    孟威插话道,“那要是好几个这样的山洞呢?”

    秦书淮猛地勒住马,随后对孟虎说道,“把齐二牛给我带过来。”

    孟虎二话不说,直接跑到队伍前头,把正在前面带路的齐二牛带了过来。

    秦书淮问道,“齐二牛,客从何处来啊?”

    这是白莲教的接头暗号,秦书淮之前在商洛等地与白莲教接头时都用过。

    正确答案是:老家来的亲戚。

    然后秦书淮再问,是哪个亲戚,对方再答:真空家乡,无生老母,哪里的亲戚都是亲戚,哪里的兄弟都是兄弟。

    齐二牛愣住了。

    他显然知道这句没头没脑的话是个接头暗号。

    然而他答不上来。

    过了好一会儿,他结结巴巴地说道,“教主,客、客从远方来啊!”

    秦书淮阴冷一笑,说道,“胆子不小,连本公都敢骗。”

    齐二牛微微一怔,随即一声长叹。

    “呵呵,国公爷真是明察秋毫,在下佩服。”

    众人皆是一惊。

    这个齐二牛是假冒的?

    邱大力马上反应过来,对孟威说道,“老孟,快去传令,让大军停下!”

    孟威应了声,立即纵马上前。

    秦书淮问道,“齐二牛,你明知是死也敢来使这调虎离山之计,本公佩服你的胆色。说吧,这白莲教的身份文牒你是怎么弄到的?为何上头对持牒之人样貌的描述,和你差不多?”

    齐二牛不屑一笑,“队伍里混入了不少白莲教,不巧被在下搜到了一张。文牒上的描述并不详尽,说来说去这个齐二牛最大的特点,不过是下巴有颗痣而已。在下自己做一个不就是了?”

    说着,“齐二牛”揭去了下巴上的痣。

    大军停下了,邱大力来问怎么办。秦书淮挥挥手,示意大军回圆头山。

    随后又对“齐二牛”说道,“这么说,张献忠是真的藏在山洞里了?”

    “齐二牛”道,“国公爷自己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你就不想将功赎罪,给自己留条活路?”秦书淮平静地问道。

    “呵呵”,“齐二牛”坦然一笑,“国公爷记着,我叫不点灯,虽然不如你英雄盖世,可多少也是条汉子。出卖弟兄的事,我是不做的。”

    秦书淮赞赏地点了点头,“本公记住了,你是条汉子,只可惜跟错了任。”

    随后,调转马头往回走去。

    走之前,对孟虎说道,“孟虎,就送他一程吧,给他个痛快的。”

    却听不点灯哈哈一笑,“不劳国公爷费心了!”

    说罢,双手相叠拍于自己脑门,登时七窍流血,跌落马下。

    大军迅速撤回,再次包围了圆头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