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六百四十四章 就快太平了
    想到这里,秦书淮对皮狗说道,“皮狗,本座知道你忠心。但是你听着,本座要一统天下,自有成策,尔等只需俯首听命便好。本座喜欢聪明人,但不喜欢太聪明的人,尤其是喜欢妄自揣测上意之人,你明白了吗?”

    皮狗看见秦书淮的眼中寒意喷薄,戾气已然无边无际,心中微微一凛。

    立即说道,“属下该死!属下遵命!”

    “你且出去吧。记住,不要再跟任何人提及此事了,否则扰乱军心之罪,你知道后果的。”

    “是,属下告退!”

    皮狗出去后,秦书淮又对赖三儿说道,“起来吧。”

    语气却是好了许多。

    赖三儿起来,垂手站在秦书淮身边,大气都不敢出。

    “赖三儿,这话全是皮狗跟你说的?”

    “嗯。赖三儿知错了。”

    “错哪儿了?”

    “错在太笨了!主公要一统天下,肯定已有成策,要咱们多什么嘴。咱们只要跟着主公一步一步走就是了,在底下胡咧咧,那是给主公添堵呢!”

    秦书淮语重心长地说道,“赖三儿,别人不懂我没关系,但是你是我最近的人,不应该跟着他们,人云亦云。”

    “属下知道了。”赖三儿忙说道。

    秦书淮沉吟了下,又道,“你回去,暗中帮我看着皮狗。看看他平时跟什么人接触,说些什么话,回来一五一十地告诉我。”

    赖三儿脸色微变,“主公,这……皮狗他……”

    “只管照做就是了。”秦书淮用不容置疑的口吻说道。

    “是,赖三儿知道了。”

    待赖三儿出去后,秦书淮深吸一口长气。

    又缓缓吐出。

    真是千头万绪,一个都不省心啊。

    皮狗……

    这时,陈晴儿过来了,说道,“夫君,吃饭了。”

    秦书淮就跟着她去了用膳厅。

    国公府的膳厅,自是金碧辉煌,豪华非凡,不但桌椅是上等的红木,连餐桌布都是丝质的。桌上的碗是官窑的,筷子则是象牙的。

    这些都是在他们搬来之前就已经配好的,可见崇祯之用心。

    每次进膳厅吃饭,秦书淮都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荣华富贵,大概指的就是这样吧。

    戚氏、陈晴儿、陈书、陈礼、陈敬都正襟危坐地等着他。

    秦书淮坐下后,说道,“以后不用等我,大家先吃就好了。”

    戚氏严肃地说道,“这怎可以?你现在既是堂堂的国公爷,又是这个家的家主,家主未到,其他人怎可先行用餐?书淮,国公府也不比小家小户,家第门风切不可有丝毫疏忽,否则会落人话柄,说你治家不严。”

    秦书淮一听戚氏又要搬大道理了,只好赶紧说道,“奶奶说的是,小子记住了。”

    戚氏点了点头,又道,“不要嫌老太婆啰嗦。这家风关系到子孙后代,不可松懈。书淮你长年在外领兵打仗,身系天下,没空管这事也情有可原。我已经在教晴儿了,今后甭管国公府有几房,都能给你安顿好了,让你没有后顾之忧。”

    戚氏如今贵为国公府的老夫人,锦衣玉食,再无需操心一帮孩子的吃食,就开始操心起这些事情来了。现在国公府里头,什么事都要老夫人点头了才行,前阵子乔管家擅自把东厢一间客房的床挪动了一下,就被戚氏一顿好骂,说他动了风水。

    秦书淮知道,戚氏是怕好不容易熬到的安稳日子,哪天再没了。

    这世道,不管是权贵和平民,心里都不太平。

    陈晴儿听到戚氏说什么“几房”,顿时不高兴地看了戚氏一眼。

    她可不想国公府再多出“几房来”。

    戚氏却不以为然,她认为这是必然的事情。

    国公府要是没几房小妾,那还能叫国公府?只要陈晴儿这个正室坐稳了就行。

    秦书淮苦笑了一声,说道,“好了好了,大家吃饭。”

    众人这才动筷,默默地吃了起来。

    吃饭不语,这也是戚氏规定的。

    不过有例外,那就是家主可以说话。家主说了,其他人才能说。

    秦书淮道,“明日我要带兵讨川,晴儿,家里你多操持些,别让奶奶累到。”

    陈晴儿瞪大眼睛说道,“又要出发?陈敬这混小子,今儿上午问他,他还说不知道。”

    陈敬忙道,“国公有令,军中事不与外人说。”

    陈晴儿气道,“我是外人吗?”

    秦书淮道,“好了好了。这次去不会太久的,尽量赶在过年回来吧。”

    陈晴儿顿时眼泪汪汪地说道,“现在才九月底,那不是又要好几个月。皇上也是,什么事情都要夫君出马,他养那么多兵是干啥的?”

    戚氏威严道,“晴儿,不得胡说!”

    秦书淮笑了笑,“等打完这仗,应该能太平一些了。到时候咱们回黄陂村,看看乡亲们去。”

    陈晴儿马上开心道,“好啊好啊!说起来也有一年没回去了呢,可想他们了。前两天村长还托人送了些土产来,问你啥时候能回去,建好的义安居一直由各家轮流打扫,就等着你去住一次呢。”

    “会的。等平定四川了,咱就去。”秦书淮认真地说道。

    崇祯三年九月三十,秦书淮率四万武林联军离京,赶赴四川。

    八天后,大军抵达太原。

    三边总督卢象升照例出城相迎。

    与他同来的,还有太原城内的富商乡绅以及上千百姓,纷纷箪食壶浆以迎王师。

    国公爷秦书淮的威名,如今已传遍大江南北,百姓莫不以见过国公爷一面为荣。

    卢象升派了大批兵力才把百姓拦在道路两边,清出了一条入城的道路。

    秦书淮骑着高头大马,和卢象升并肩入城。

    在拥挤的人群中,忽有一人扯着嗓子兴奋地大呼,“国公爷,国公爷!可还记得草民否?”

    秦书淮见是大昌号的张德生,便停住马,冲他拱了拱手,“原来是德生兄。”

    张德生没想到秦书淮会在这个时候特意跟他打招呼,慌忙跪下道,“草民张德生请侯爷安!草民祝侯爷旗开得胜!”

    秦书淮轻笑道,“多谢德生兄吉言。”

    随后和卢象升进了城。

    张德生起来后,立马换成了一副趾高气扬的表情。

    果然,其他富商乡绅,纷纷向他投来了艳羡的目光。

    “德生,德生!你跟国公爷认识?”

    “张老板,你是怎么认识国公爷的?国公爷怎生对你如此客气?”

    “还是张老板的生意做得大啊,国公爷都能认识!佩服,佩服!”

    张德生无比惬意地享受着这些恭维之词,然后高深莫测地一笑,说道,“说起来在下和国公爷也算故交了。哎呀,国公爷是个重情义的人哪,现在位极人臣,可还是没忘了咱一介草民。”

    这时有个富商问道,“那个,张老板,回头能不能给咱引个线,让咱也见见国公爷?”

    “对对对,让咱也见见,就说咱晋商想犒军,犒军成不成?花多少钱都行。”另一个马上说道。

    张德生立即笑道,“王老板、李老板,不是我德生不愿意,是真爱莫能助啊。你们想,国公爷是什么身份,他一天到晚有多少事要做?便是在下想见他,那也得排队候着哪!”

    言下之意是,国公爷一般人不见,但是见他还是会见的。

    马上有人道,“张老板,甭说了,咱们醉仙楼喝两盅去。”

    “哎,带上我,咱一起去听听张老板是怎么认识国公爷的。”

    张德生笑眯眯地说道,“得,国公爷来了,今儿高兴,咱就喝去。不过说好了,酒钱我请,谁都别抢!”

    他知道,今儿这顿他亏不了。

    就冲国公爷在马上喊他一声“德生兄”,他张德生今后在晋商圈子里就是金字招牌了。

    对于秦书淮来说,一声“德生兄”是随口的事。但是在这个年代,这一声“兄”字的分量可不轻。

    尤其是位极人臣的秦书淮,喊出来一声“兄”字。

    这年头,想做大买卖就得傍靠山。

    现在全太原城的晋商都知道了,张德生的靠山就是安国公秦书淮。

    别说晋商集团,就是卢象升都得给张德生几分面子当然,卢象升自上次事件后,已经很照顾张家了。

    秦书淮当然知道这些。

    但他就是要扶持张家。

    大明不需要大地主,但需要一大批敢于开着船去勇闯世界的资本家。

    以张家的胆识、财力和经验,一定会是这第一批中的一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