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六百四十二章 谁教你说这些的?
    秦书淮入川之事就这么定下了。

    为了以防万一,秦书淮打算把四万武林联军也带到三边去,一方面可以震慑川军,一方面也可以防范魔教。

    魔教虽然暂时偃旗息鼓,但据花沉的消息,他们仍在甘肃及昆仑老巢征兵,并且严加训练。从这点看,燕悔之及五行旗各将领可能并没有说服燕无月打消攻入京师的念头,而只是让燕无月暂时休兵。燕无月既然不进攻,自然就把精力放在了征兵上。

    不过无论如何,燕悔之也算出了大力了,起码他为秦书淮争取到了赶走鞑子,并且清洗东林党的时间。

    秦书淮再次出征的时间定在五日以后。因为如今东林刚除,崇祯一面要加紧往各地派遣可信官员填补空缺,以及对部分将领进行调整,一面要准备新政,这其中很多事都要征询秦书淮的意见,所以他要搞定这些事情后才能离开京师。

    这五天里,兵部、吏部以及三司的人都络绎不绝地来到国公府,一时间国公府门庭若市,好不热闹。

    这些人都是来向秦书淮“讨教”的。

    崇祯让兵部拟调整各地卫军将领的方案,让吏部拟各地督抚、道台、知府的人选,让三司自拟新任三司各部的人选,这就把这些人给难住了。

    选官换将,这可是关系国本,同时又关系大批人切身利益的大事,更可况如今又是非常时期,皇上刚刚清了东林,若是一个不小心他们提名的人不合皇上的意,甚至提了某个与东林有所关联的人,那没准就大祸临头了!

    所以,往常这是个好差事,但现在这是个容易掉脑袋的差事。要是有的选,这些仅存的非东林派的朝中大臣们,谁都不想干这事。

    可没办法啊,皇上下旨让他们提名,他们也不敢不提啊!

    于是,他们想了三招。

    其一,是坚决不提自己的学生以及亲近之人。为什么?因为皇上最怕官员结党了,自己要是提了身边人,岂不是自找麻烦?

    其二,建议皇上提早开各地科举,到时候重点选拔刚刚上来的、没有背景的士子,皇上总不会说什么了吧?

    其三,那自然是要找国公爷商量了。要是国公爷都认为可行的人选,那就一定可行了!

    朝中负责提名的大臣,聪明点的还派个心腹悄悄地来问,傻不拉几的那些,竟然直接登门来问。

    这么一来,秦书淮就郁闷了。

    东林朋党刚清,朝中各部、各司就统统往国公府跑,这是闹哪样?

    他安国公现在独揽朝政了?百官任命皆在他一言之间了?

    虽然崇祯信他,但是让外人怎么看?政治影响多不好!

    于是他干脆闭门谢客,谁来都只让管家说国公爷不在家。

    这才终于落得个清净。

    不过他也没闲着,这几天一直窝在书房琢磨新政。

    他很想搞一套新政出来,但是连续想了三天,竟然一个字都没写出来。

    因为真当写起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根本无从下手。

    新政怎么弄?

    要不要从最基本的国家制度入手,从而让大明赢在起跑线?

    所以搞个君主立宪?

    这就有点玄乎了。首先让崇祯当个有名无实的皇帝,这小子搞不好一气之下又找歪脖子树去上吊了。还有,君主立宪一个实行不好,就会又演变成各派的党争。试想,如果皇帝的权威不见了,而议会之中又出现了什么齐楚派、浙派之类的文官集团,还怎么搞?届时各派党争再起,恐怕外敌再打进来,做个决定都得十天八天的,更别提要想改革点什么东西,比如开个海关,估计议会几大派都得吵上几年。

    君主立宪制都搞不了,那就别提什么共和制了。

    说白了,以他秦书淮的能力,根本搞不出这么一套东西来。别的不说,就问问他君主立宪中各部门是如何运转的,他都答不上来。

    书到用时方恨少啊!

    既然改政体是没指望了,那要不改改别的方面吧。

    重开海关,让大明放眼看世界。义务教育,增加大明人才储备……

    嗯,都对,关键具体如何实施呢?

    秦书淮很想上网问问。

    各位网友,我现在在明朝权倾天下,想把大明打造成世界超级强国,谁知道我该怎么做?我不懂政治,只能保证谁反对我就嫩死他。在线等,挺急的。

    可惜这里只有人脑,没有电脑。

    ……

    书房里,秦书淮一手捉笔,一手托着下巴,深眉紧锁地半天都没写下一个字。

    陈晴儿给他磨了半天墨,手都酸了,忍不住问道,“夫君,何以迟迟不下笔?”

    “额……灵感还没来。”

    “何时能有灵感?”

    “不知道,我现在很想抽烟……”

    “烟?是说的熏香吗?何种熏香,我让乔管家去买。”

    秦书淮放下笔,笑呵呵地看着陈晴儿,逗趣道,“我一般抽利群或者。”

    陈晴儿奇道,“这……又是什么烟了?”

    正在这时,门外侍卫来报,“启禀国公,皮将军和赖将军求见。”

    秦书淮道,“让他们去偏厅等我。”

    偏厅。

    赖三儿和皮狗看到秦书淮,立马跪下说道,“拜见主公。”

    “起来吧。”秦书淮道,“坐。”

    但是两人却不起来。

    秦书淮皱了皱眉,说道,“你们两个喜欢跪着说话?”

    赖三儿一脸正色地说道,“主公,我们想跟主公说几句心里话。怕说的不好惹主公不高兴,故而先跪下请罪。到时候主公若有责罚,我们随时领罚。”

    为了避嫌,赖三儿和皮狗很少称呼秦书淮为“主公”,现在忽然左一口“主公”,右一口“主公”,让秦书淮有点猜到他们想说什么了。

    “说吧。”秦书淮不动声色地说道。

    果然,赖三儿开口问道,“属下斗胆,请问主公这几日为何闭门谢客?那些大官多是来问主公百官人选的,只要主公开口,百官的任命就都由主公说了算,这么一来那些官员能不记主公的好吗?这是咱们笼络朝臣的好时候。而且,那些大臣今天来问您百官人选,明日就会问您各种朝堂大事,到时天下大事凭您一言决断……”

    秦书淮打断道,“笼络朝臣,一言决断?呵呵,那之后呢?”

    赖三儿理所当然地说道,“主公现在有武林、有百姓的支持,又与大批将领交好,威望无人能及。现在唯一的短板就是朝堂这块。要是朝堂百官都臣服于主公,那……”

    不等赖三儿说完,秦书淮就怒喝道,“赖三儿,是谁教你说这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