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六百四十一章 准备去川
    崇祯和孙承宗都沉吟了一下,不得不承认秦书淮的话是理智的。

    要想入川作战,调那些普通卫军去是不成的。想靠那些兵去攻克川内天险根本是无稽之谈,不但会徒送性命,而且还会给川军涨士气。

    要入川,就必须带精锐去,比如秦书淮的武林联军或者袁崇焕的关宁军,最次也必须是满桂的大同军。

    可大明的这些精锐已经所剩不多了。

    秦书淮的武林联军只剩四万,关宁军和鞑子连续打了两年大仗,现在也就五万左右了。而大同军因为全程参与了打魔教、剿匪以及与鞑子的作战,损失同样惨重,只剩下两万左右。

    就算勉强加上昌平军、宣府军,以及洪承畴手里三四万大军战力大约与昌平军相当,大明的精锐总共也就十七八万左右,这对于一个庞大的帝国来说,可以说少得可怜。

    这些精锐,有多少是能机动的?抛去守蓟镇、守辽东、守三边、守京师的兵马,算来算去貌似也只有秦书淮的四万大军还能动。

    崇祯和孙承宗自然是想让秦书淮去,可是秦书淮刚才的那番话,让他们有点说不出口了。

    说到底,秦书淮的武林联军还是太特殊,说到底它也不是朝廷的兵,所以在秦书淮不愿意的情况下,崇祯和孙承宗也不好提出让他入川作战。

    否则,就算秦书淮不多想,武林中人也会多想。

    朝廷的封疆大吏造反了,你放着朝廷的精锐不用,让咱们武林的联军去帮你平叛?你是想借叛军的手削弱联军?

    崇祯此刻不好说话,所以给孙承宗递了个眼神,让他说。

    孙承宗想了想,说道,“国公爷,那依你之见,咱们当如何行事呢?”

    秦书淮道,“如孙阁老所说,川军之中很多将领都是被胁迫才跟着曹国彰、周延儒自立的,或者说至少他们心里是摇摆的,并没有死心塌地的想造反。那么,如果周延儒和曹国彰死了,事情是不是就简单多了呢?”

    孙承宗眼皮骤然一抬,忙问,“国公爷的意思是?”

    “效仿平三边之策。”秦书淮果断地说道,“我带些好手秘密入川,刺杀曹国彰、周延儒,若是刺杀成功,我们再大军压境,并且由皇上下诏川内诸军将领凡弃暗投明者一律免罪,想必应无太大抵抗了。”

    孙承宗微微颔首,觉得可行。

    但是崇祯立即提出了反对。

    “秦兄不可”,他说道,“东林党吸取了三边的教训,此时必然会严密保护周、曹二贼。秦兄此去岂非羊入虎口?朕听说那暗云宗高手如云,而且保不齐东林党还会重金再请一批高手来,若是秦兄有所闪失,朕……总之朕宁可派大军去剿贼,也不会让秦兄去冒此大险的。”

    崇祯这番话,确有出于对秦书淮深厚的兄弟之谊的考虑。

    但他还有一层更深的顾虑,那就是如今武林联军就驻扎在京师,那是一支大明境内无可匹敌的虎狼之师。若是秦书淮遭遇不测,试问有谁能镇得住这支军队?

    秦书淮任武林盟主、联军统帅,崇祯是绝对放心的。

    但若是秦书淮不在呢?下一任继承者会是谁?他有怎样的野心?他能不能镇住武林联军,而不会让这支恐怖的大军成为失控的野兽?

    崇祯不敢想象这个后果。

    在他看来,除了秦书淮,没有人能做到手握如此大军仍克己守道,也没有任何人能完全镇住这支虎狼之师。

    孙承宗听崇祯这么一说,也开始顾虑了起来。

    说道,“国公爷,皇上所言极是。国公爷如今身份尊贵,不可再涉身犯险了。如今我大明兵少则少已,但攻打区区一川之地还是有的。”

    “孙老师说的对,周、曹二人不得人心,川中军心不稳,只要我军万众一心发动雷霆攻势,川军势必望风而降。朕可以派关宁军会同洪承畴一起去剿,秦兄只需在京城替朕谋划新政事宜即可。”崇祯踌躇满志地说道,“秦兄,如今东林已除,可正是咱们一展抱负的时候呢!”

    “皇上,孙阁老,若朝廷举兵攻川,臣相信必定可平川。但是,臣担心川军的军心会越打越稳,从而让我们付出惨重的代价。”

    秦书淮缓缓说道,“试想一个将领,一旦与朝廷的兵交过手,他就真的坐实了造反之名。到时候朝廷再去招安,他就会认为即便投降自己的下场也会不妙,所以反而孤注一掷,死扛到底。川内多天险,这会增加他们孤注一掷的勇气。臣曾经在横岭一处天险伏击鞑子大军,皇上知道臣在到达那处小道时是怎么想的吗?臣当时想,若是能给臣两万大军,臣便可以将所有鞑子一网打尽。天险会给人盲目的自信,曹国彰之所以自信能自立,也正是拜这些天险所赐。”

    “所以,臣以为举兵攻四川,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如皇上和阁老所言,打几场立威的仗,川内诸军即刻土崩瓦解。但另一种,则是川内诸军与朝廷越打越硬。若是第二种可能发生,那攻川之战可能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而皇上千万别忘了,甘肃那边的魔教还有数万大军,他们若是卷土重来,与四川交相呼应,可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一番话说的崇祯和孙承宗都哑口无言。两人不得不承认,秦书淮分析地有理有据,无可辩驳。

    秦书淮又道,“皇上,臣还是走一遭四川吧。只要周、曹二人一死,而川内诸军将领并没有举兵对抗过朝廷,到时候皇上一推恩,必可保他们归顺朝廷。”

    崇祯依然迟疑地说道,“可是……朕实在是放心不下你。此去太险,太险啊。”

    “皇上放心,东林党有高手,我武林之中也不缺高手。臣此去会带大批武林高手前去,而且在川内又有白莲教及武林各派作为内应,想必当能成事。”

    屋子里一阵沉寂。

    过了会儿,崇祯说道,“秦兄,若是刺杀不成,你有把握全身而退吗?”

    秦书淮呵呵一笑,道,“皇上放心,臣还想好好活着,看到大明中兴、盛世再启的那一天呢!”

    崇祯却笑不出来,神情凝重地说道,“秦兄,那朕,再给你派些大内高手一起去!你记住,无论如何以全身而退为第一要务。不管成与不成,朕都不会怪你,只要你平安归来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