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六百四十章 周延儒入川
    在同一时间,锦衣卫对各地东林督抚的缉拿都在同时上演。

    在河南。

    河南总兵夏列城先后接到了两道书信,一封是东林党人侥幸传出来的剿逆臣秦书淮檄,一封是崇祯的圣旨。

    夏列城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接旨,然后命令手下各军按兵不动。

    当锦衣卫冲入河南巡抚衙门时,巡抚衙门里没有一兵一卒,只有几个衙役。衙役不仅帮着开门,还主动带着锦衣卫去找河南巡抚的所在。

    在贵州、在云南等地,皆是如此。

    在强大的舆论攻势以及秦书淮、孙承宗等人的周密安排下,全国大部分地方的军队、百姓都没有乱,更没有反叛。

    因为没人相信东林党会赢。

    即便是由东林党人亲手提拔起来的将领,在大势面前,为了自保也选择也东林断然割裂,有的甚至亲自带兵去抓东林党。

    ……

    陈略的入殓祭典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对东林督抚、知府等官员的抓捕也按照计划进行着。

    这是对陈略最好的祭奠,也是对千千万万因为东林党而枉死之人的祭奠。

    崇祯当场宣布,追封陈略的忠勇侯,太子少保,其子荫封锦衣千户。

    在陈略的衣冠入殓之后,随即启程,由锦衣卫护送回他的老家。

    沿途百姓无不感怀,纷纷列于道路两旁,跪送将军魂归故里。

    陈略的冤案,至此终于得到了彻底的平反。

    而崇祯也给了陈家应有的殊荣。入殓仪式的规格之高、规模之大之隆重,便是任戚氏及陈家四姐弟做梦都想不到的!

    到这一刻,戚氏觉得自己苟延残喘至今,已经值了!

    太值了!

    在陈略的棺椁送出之后,崇祯回宫。

    但还有个重头大戏才刚刚上演!

    那就是杀王化贞!

    刑部侍郎当众宣读王化贞罪行,林林总总竟有二十一条大罪,其中以欺君、谎报军情、陷害忠良以及制造赵家灭门惨案为最。

    在宣读罪行后,首先由当年沈阳城的老兵,也就是威风林那些幸存下来的“山贼”上来指控王化贞。随后,再由赵熙年上来,详述赵家灭门惨案前因后果。

    众人回忆冤屈的往事,自是无不潸然泪下,悲痛欲绝。

    引得围观百姓愤怒难平。

    “杀了王化贞!杀了这畜生!”

    “千刀万剐吃了他的肉都不解恨。”

    王化贞毫无意外地被判凌迟处死,传首九边。

    在激愤的民意下,王化贞瑟瑟发抖,面无人色地被绑在一根柱子之上。

    刽子手拿出一箱工具,都是各式各样的刀片,用来割人体不同的部位。

    一刀、两刀、三刀……

    犹如片鱼。

    阴冷的空气中,回荡着王化贞凄惨的哀嚎。

    和百姓震天的叫好声!

    在这个时候,全国各地的缉拿东林高官的行动仍在持续。

    和预料的一样,各地将领并没有帮东林党。

    一切都很顺利。

    但是有一地除外。

    那就是四川!

    四川的锦衣卫在试图冲入巡抚衙门缉拿曹国彰时,遭到了大批卫军的包围。五百多锦衣卫仅有五六十人突出重围,其余全部壮烈殉国。

    于此同时,曹国彰于同日果断下令,全川戒严,进入战备状态!

    崇祯三年九月二十一,贺人龙率两万大军,以清剿高迎祥部余匪为名,试图进驻四川门户之一的广元城。

    但遭到广元城守将李忠明的断然拒绝。

    李忠明的理由是,贺人龙没有圣旨和兵部调令,只有陕西巡抚的调令,不合规矩,故而拒绝贺人龙进城。

    四川意图自立之心昭然若揭。

    因为在这个敏感时期,如果曹国彰不想自立,出于自表忠心的角度,也必然会让朝廷的军队进入四川的。

    贺人龙知道事关重大,不敢轻举妄动,于是立即退兵回到宁强县,并马上派兵去通知洪承畴。

    与此同时,周延儒在暗云宗高手的护送下,悄然抵达了陕西与四川交界处的紫阳县。由于卢象升在紫阳屯了重兵以阻截周延儒,周延儒便弃了马车,由暗云宗人背着进入了大山之中。

    显然,这条路线是事先早已勘察设计好的。他们进入大山之后,马上就有熟悉当地山路的本地人出来接应,并且有七八十暗云宗好手冒出来一块保护。

    不巧的是,细心的卢象升在这条不起眼的山路上,还是安排了近两百兵马把守。

    双方在山中相遇,随即展开一场大战。

    此时暗云宗人也有近百,几乎所有好手都已经集结在此,连宗主周淮安也来了。

    周淮安,暗云宗宗主的真名。这个名字只有周延儒等少数几人知道。他原本也是东林书生,但同时又是武学世家,当年因为阉党的迫害导致家破人亡,是东林党人救了他。所以他从此就对东林党忠心耿耿,并且创立了暗云宗,专门供东林党驱驰。

    两百兵丁对一百暗云宗高手,显然没有任何优势。

    双方在一场大战以后,两百官军被击溃,只剩下十几人侥幸逃脱。

    周延儒历尽千辛万苦,终于抵达了四川。

    卢象升的案头,很快就多了两份报告。

    一份是贺人龙的,一份是负责阻截周延儒的官军的。

    从报告上看,周延儒入川,而且川欲自立,已成定局!

    卢象升丝毫不敢怠慢,立即派人八百里加急,将此事上奏朝廷!

    崇祯得到密奏后,立即招秦书淮和孙承宗入宫商量对策。

    不过他并不慌,因为全国其他的地方的军队并没有叛变,只有区区四川自立,根本不足为惧。

    说到底,这场清洗东林党的战争,比他预想的要顺利多了!

    他坚信,有秦书淮的四万大军在,平定四川毫无难度。

    三人在御书房里头,开始商讨对策。

    孙承宗道,“曹国彰虽雄踞四川多年,颇有根基。不过川民皆无意自立,且川军之中亦有大批将士是被曹国彰及个别将领裹挟的,故而我军只需打几个立威的仗,想必川中诸军必然军心动摇,不战而降者众。”

    崇祯道,“老师说的对。上战攻心,咱们以打为辅,攻心为上。说起攻心之战,秦兄可是最拿手了。秦兄,你看呢?”

    秦书淮想了想,说道,“皇上,孙阁老,川中多天险,曹国彰只要有一两万忠于他的兵守在天险之上,那么我军亦需付出极大的代价方能平定。另外,如今官军刚经历几场大仗,兵力奇缺。若是在入川作战中有所阻滞,而甘肃的魔教又趁机惊扰,那便苦不堪言了。”

    秦书淮的想法很简单,那就是他不想朝廷的兵自己人打自己人。而且,虽然魔教暂时不动了,但是他真心不看好燕悔之能长时间控制住魔教的兵权,所以不得不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