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六百三十九章 缉拿
    巡抚衙门之外,锦衣卫的人和东河卫、昌河卫的兵互相对峙,各不相让。

    除了这四五千兵马,武昌城防大营的人也在源源不断地赶来,将这六百锦衣卫围得严严实实。

    在皇权稳固之际,锦衣卫确实横行无忌,但是锦衣卫终归是皇权的产物,它随皇权兴而兴,随皇权衰而微。从眼下形势来看,锦衣卫要想捉拿湖广巡抚怕是极难了。

    冯曾知道这点,但还是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身为老锦衣卫,他有锦衣卫的骄傲,那就是敢抗皇命者,杀无赦。

    若是今天就这么灰溜溜地走了,他这个千户也当到头了,倒不如拼死一搏,便是输了,他至少也算尽忠职守,不负皇恩。

    面对重围,冯曾喝道,“尔等听着,今日我等是奉圣旨捉拿逆党,任何胆敢阻拦者,以共犯论处,这是诛九族的重罪,你们可都想好了。”

    对面一身穿将盔之人走了过来,呵呵一笑,对冯曾说道,“冯千户,你看清楚了,这里可是巡抚衙门,你说的逆党难不成会在巡抚衙门?”

    说话的这人,便是东河卫指挥使陈师道。他原是曹国彰的贴身亲卫,曹国彰去四川后,就把他留在武昌带东河卫。武昌是湖广指湖南和湖北的行政中枢,包括湖广巡抚、湖广承宣布政使司等都在这里,自是要严加把控。

    身为曹国彰的亲信,陈师道的任务就是要确保武昌控制在东林党手里,从而确保东林党对湖广的影响力。

    冯曾从袖中掏出一黄色之物,对众人说道,“皇上圣旨在此,尔等接旨!”

    然而无一人下跪。

    陈师道哈哈大笑,说道,“冯曾,你当我们不知道么?如今秦逆以大军控制京师,挟持天子欲行曹魏之事!眼下的圣旨,根本不是皇上所发,而是那乱臣贼子所发。我等堂堂天子之臣,岂能听一逆贼号令?你且省省心吧!”

    冯曾脸色一凝,冷笑一声,“也就是说,你们准备抗旨了?”

    说着,抽出了雪亮的绣春刀。

    他身后的六百多锦衣卫见此,便也抽出了长刀。

    陈师道轻蔑一笑,“冯千户,锦衣卫这是铁了心要助纣为虐了?呵呵,区区数百锦衣卫就想硬闯巡抚衙门,你当我们是死人吗?”

    他的话音刚落,却只见一道寒光乍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划过了他的脖子。

    鲜血飙射出来。

    陈师道捂着脖子,难以置信地看着出刀之人。

    咕噜咕噜,他无力地挣扎了一会,最后终于倒在了地上。

    真的成了死人!

    陈师道是武举人出身,身手自是不差,若是寻常好手偷袭他,他必然能够让开。

    然而偷袭他的人,他打死都想不到。

    竟是昌河卫指挥使祝纲。

    轰,数千卫军顿时爆发出一阵惊呼,随后面面相觑。

    祝纲收起血淋淋的长刀,二话不说单膝一跪,双手环圆,大声道,“臣昌河卫指挥使祝纲接旨!”

    祝纲是和陈师道一起接到崇祯的圣旨的。

    陈师道接到圣旨后,依然决定和东林共进退。但是祝纲接到圣旨后,决定的是遵旨奉行即便他和东林党的关系也匪浅。

    祝纲比陈师道聪明的地方就在于,他认定东林党这群伪君子,是不足以成事的。

    为什么?民心!

    坊间都已知道东林党沽名钓誉、陷害忠良,老百姓最痛恨这种事。自古以来成事者莫不顺天应民,没有民心,便是东林人真的掌控了所有卫军,亦不足以成事。

    况且,朝廷在三边、在蓟镇的大军都是身经百战的,岂是湖广这些腐朽的卫军可比?

    更重要的是,朝廷还有国公爷!

    有安国公在,东林必败。

    他们东林自知死期将至所以要拼死一搏,他祝纲可不傻,何必跟着一群将死之人去作死?

    陈师道一死,事情就变得很顺利了。

    祝纲表示接旨,昌河卫的士兵也顿时都跪了下来。

    而陈师道的东河卫士兵一看,也立即跟着纷纷下跪。

    当兵的也不是傻子。

    东林党不得人心,他们知道。

    国公爷威震天下,战无不胜,他们知道。

    东林党当政时期,腐败横行,他们连军饷都发不足,现在让他们为了保卫东林党而豁出命去对抗朝廷,这个逻辑本身就是矛盾的。

    本来东河卫的几个头目就已经在秘密谋划如何除掉陈师道,然后去投靠朝廷了。现在陈师道死了,他们也就无需再费周折了。

    只可惜一出功劳也跟着没了。

    随着东河卫、昌河卫的奉旨,赶来的各路城防营的士兵也都立即下跪领旨。

    只要有的选,谁愿意给东林党卖命,跟朝廷、跟国公爷的大军打仗?这种讨骂又送死的事情,谁爱干谁干去!

    冯曾怎么也没想到事情的转机来得如此之快。

    正了正衣襟,他打开圣旨,宣读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查,湖广巡抚曹华欺君罔上,勾结东林,意图谋逆……”

    圣旨很快宣读完毕,随后大军直接冲入湖广巡抚衙门。

    当看到大军冲入的那一刻,曹华的淡定不见了,取而代之的瑟瑟发抖、脸色苍白。

    而他的好学生,武昌知府赵知行则直接尿了裤子。

    冯曾挥了挥手,几个锦衣卫立刻如狼似虎地扑了上去,把沉重的枷锁扣到了他们的头上。

    曹华声嘶力竭地大喊,“祝纲,本抚待你不薄,你何以害本抚!祝纲,你这忘恩负义之辈!”

    祝纲脸色铁青地说道,“曹大人,我等同朝为官,你不知道再大的恩都大不过皇恩,再大的义都大不过尽忠朝廷的大义吗?”

    冯曾到现在终于松了一口气,然后对手下道,“来,把曹大人装入囚车,游街示众!告诉老百姓,皇上要从严整治东林这些贪官污吏了。”

    游街的目的,是要让曹华被抓的消息迅速传出去。这无疑是一个重磅的威慑,展示的是朝廷对地方的控制力。湖广境内那些本来还在东林和朝廷之间左右摇摆的将领,在听到这个消息后,想必心里会有一个确定的答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