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六百三十四章 争分夺秒
    张啸不明所以,不过还是跟着那名档头出了院子。

    那名档头带着他们来到东厢,找到一间门前种着梅树的屋子,踹开门进了去。屋子是一个女人的屋子,那名档头径直走到床边,拿起一个枕头,在枕头下果然看到了一页纸。

    张啸一看,一个闪身上前抓起了那张纸。

    只见纸上云:周已去川!

    显然,这是东厂派来的那两个美貌丫鬟中的其中一个丫鬟的房间。想必是这个丫鬟已经跟着周延儒逃亡了,来不及通知东厂,故而只能在枕下留书。

    张啸见到这四个字,大吃一惊。

    周延儒入川,此事非同小可。他敢去四川,那么四川的军政大权必然全权掌控在东林人之手。川蜀之地天险处处,自古以来就易守难攻,若周延儒到了那里,以“天子被劫、国贼当道”的名义拒不遵诏而自立,那便如同割据,麻烦就大了!

    张啸一想到这就背后发凉,赶紧冲那档头拱了拱手,说道,“兄弟,方才多有得罪,这里就先交给你们了。”

    那名档头也回了个礼,“好说,且快去禀报国公吧。”

    没等他话说完,张啸就已经窜出屋子去了。

    他一刻都不敢耽误,出门上马,也不管禁令直接策马穿过闹市,飞快地跑到侯府,将信交到了秦书淮手里。

    秦书淮一看,亦是大惊!

    李大梁和骆养性见秦书淮神色严峻,便问何事,秦书淮据实以告。

    两人顿时齐声惊呼,“周延儒不可入川!”

    秦书淮马上说道,“必须截住周延儒。云逸兄、骆指挥使,你们厂卫各出一队人马,我这边也出一队,咱们兵分三路一起去追!”

    李大梁道,“好!对了,如果咱们的内应还活着,她们应该会在沿途留下记号。咱们东厂的记号是二横一竖,或者在地上撒白色的珠子。”

    “那好,告诉去追击的弟兄们,让他们注意。”

    一刻多钟后,东厂、锦衣卫、江河帮,三股人马各带一千余人,立即飞驰而出,分三路前往去川之路堵截!

    秦书淮仍然不放心,又立马叫来李敬亭,让他代为修书一封。信是写给陕西巡抚洪承畴的,秦书淮让他接到书信之后马上带兵挺进四川,以震慑川内诸军!

    盖上秦书淮大印之后,李敬亭也带了一队好手,即刻出发!

    四川不能有变!

    如果四川被周延儒所据,一旦他在那宣布“拒不奉诏”,那么其他各省的东林党很可能也会纷纷效仿,与之呼应,如此天下必将大乱,一发而不可收拾!

    秦书淮怎么也没想到周延儒竟然会跑得这么快。京城四处早已戒严,锦衣卫和东厂的早在两天前就已埋伏于周府四周,本以为拿下他易如反掌,没想到还是被他轻松逃脱了!

    除了周府有密道外,恐怕暗云宗的人也来了,要不然周延儒不可能跑得如此顺利。

    好在周延儒虽然跑了,但是在京的其他东林党官员都没跑,厂卫只需按图索骥,一家家过去抄就可以了。

    在京的东林党官员多达一百七十多人,大多在六部及鸿胪寺、大理寺等地供职。至于怎么辨别他们的身份,很简单,温体仁写了一本东林祸国录,上头就记载了大多数东林党人,而且崇祯那也有记录,但凡以前跟着周延儒一块上奏的,尤其是一块弹劾过秦书淮的,八成是东林党没跑!

    京城之内,腥风血雨顿起。

    这一整天里,厂卫缇骑四出,大队官军来往于东林各大官员府邸,就如同一群索命鬼,进门后二话不说就拿着绳索往他们头上套,稍有反抗就格杀勿论。

    一时间京城处处哀嚎时时啼哭,一个又一个的东林党官员被装入囚车押往镇抚司,而那些官员家属,但凡三亲之内者亦无可避免,统统被带走。

    囚车络绎不绝地经过闹事,看得百姓目瞪口呆。

    不一会儿,安民告示出来了。

    告示上说,东林祸国殃民,欺君罔上、陷害忠良,皇上已下令彻查!百姓之中但凡知道东林不轨之事者,或曾受东林欺压者,皆可去锦衣卫公署报案,朝廷必为他们讨回公道!

    除了这些,告示还说,近日民间盛传东林官员陷害沈阳总兵陈略一事已查实为真,朝廷必将严惩相关人等,为陈总兵讨回公道。并且,三日后,皇上将亲自主持陈总兵祭奠,以慰忠魂!

    百姓闻之,无不奔走相告!

    这就如同在现代,一件公愤之事引爆网络后,当局迅速、从严从重地处理相关官员,能引发全民欢呼一样。

    而在这件事上,未必是大明法治的胜利,但却是秦书淮与崇祯的舆论胜利!

    此前近两个月的舆论攻势,终于收效了!

    东林党官员大面积被逮捕、被抄家,所引发的百姓恐慌,迅速被正义得以伸张的氛围所取代。

    民心不乱,则军心自不动乱!这很重要!

    此时,谁得舆论则得天下!

    若天下认为东林为逆,则清之名正言顺。若天下认为秦书淮为逆,则清东林就是秦书淮党同伐异之举,势必被别有用心智仁利用,引举国动乱。

    于此同时,宫中大批精壮侍卫齐出,奔赴全国各地。

    他们的身上都带着崇祯的圣旨,这是给各地卫军主要将领的,内容很明确,那就是东林督抚欺君罔上,皇上已决意整治,各地将领务必静候圣令,没有圣旨一律不得擅动一兵一卒,违令者以叛国论!

    等到这天巳时9点,按照统一部署,早已抵达全国各地县衙的厂卫也开始行动了。

    长沙府宁河县。

    县令赵启功刚刚升堂,正欲审一起盗牛案,忽闻外头一阵吵嚷。他正欲呵斥,却惊见十来个锦衣卫冲了进来。

    为首一人拿出腰牌晃了晃,对赵启功说道,“赵大人,锦衣卫办案,先行退堂吧。”

    赵启功心惊肉跳地站起来,忙对那人拱了拱手,说道,“敢问这位大人贵姓?本、本官正在审案,是否……”

    因为最近各地锦衣卫都的头头脑脑都换了人,所以赵启功不认识眼前这人。

    那名锦衣卫皮笑肉不笑地说道,“本官新任锦衣卫百户林堂,有事找赵大人。赵大人还是先退堂吧!”

    赵启功哪敢对抗锦衣卫,慌忙退了堂,等众人散去之后,再问,“不知林百户何事?”

    林百户拿出一叠告示,直接说让他盖上县令印,然后张贴于县衙以及县城各处。

    为什么要盖县令印呢?因为县令印当地百姓都认识,更具权威。反而巡抚印甚至皇上的玉玺印百姓不识。而且,发布告示要是用玉玺印,于礼法不合,百姓反而不敢相信。

    赵启功接过告示一看,只见上头的内容是宣布沈阳总兵陈略之死已查实,乃以周延儒为首的东林逆党所为,现为正国法,皇上以下令缉拿周延儒等东林党人云云。并且,告示上还罗列了东林党陷害忠良、欺君罔上、祸乱朝纲、盘剥百姓等一系列罪名!

    赵启功不是傻子,一看就知道皇上这是准备要彻底清洗东林了!

    而他自己也是东林出身的,他的老师就是湖广布政使司李闵资深的东林人。

    他浑身凉意阵阵,心里怀疑这东西是不是真的?因为早前他听上头说,秦书淮要乱政,要与东林斗个你死我活,所以这会不会是秦书淮以皇上之命来诬陷咱们东林的?

    这要是贴出去,回头长沙知府甚至布政使司那边怪罪下来,自己可担当不起!

    但是锦衣卫这帮凶人也不好对付啊!

    他想了想,决定用拖字决。

    收起告示,他对林百户说道,“敢问林百户奉何人之命?一般而言,上头来的告示都是经由知府大人校批在传到县上来的,怎的这次……”

    林百户冷笑一声,不等他说完,就抽出刀架在了他脖子之上。

    “赵大人,皇上已经下令彻查东林逆党。你们知府大人自有咱们上头的锦衣卫去找,至于你嘛,干好分内之事就好。放心,只要你乖乖配合,小小一个县令皇上是不会为难你们的。”

    赵启功犹豫了一下,眼珠子一转,说道,“林百户,此事非同小可,还请再出示下令牌,让本官确认下为好。”

    林百户不耐烦地掏出令牌给赵启功,赵启功一看就知道是真的。

    但是他还想抖机灵。

    “林百户,这令牌真假本官瞧不出来。您稍等,待本官……”

    林百户狞笑一声,“赵县令,奉皇上之命,凡执迷不悟之东林官员,一律杀无赦!”

    说罢,手上的绣春刀骤然一提,竟直接削去了赵启功的脑袋!

    赵启功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仅仅是稍稍拖延了下时间,就惹来了杀身之祸!

    在场衙役等人无不目瞪口呆,吓得连大气都不敢喘。

    林百户提着血淋淋的刀,架到了县衙主簿肩上,冷声道,“县令印何在?”

    那主簿吓得两股战战,忙不迭地说道,“在、在后堂,学生这就去取,这就去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