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六百三十三章 周已去川!
    卯时四刻,紫禁城突然戒严,进入了临战状态。

    王德化御马监所属的腾骧营、勇士营以及特别成立的神机营全体出动,占据了出入皇宫的各处城墙与大门。

    而与此同时,秦书淮的一部分武林联军也手持圣旨,在张啸的统领下飞速赶入紫禁城,巩固防守。

    城外驻扎的三大御林军大营也接到圣旨,要求他们原地驻扎,没有圣旨不得擅动。

    乾清宫外。

    锦衣卫指挥通知万云山带着一大批锦衣卫,突然从四处如狼似虎地冲了出来,瞬间就将跪在门外哭谏的那些大臣包围了。

    徐光启一惊,立即指着万云山斥道,“万大人,你要作甚?”

    万云山一声冷笑,随后掏出圣旨,当众读到道,“查,礼部尚书、文渊阁大学士徐光启,兵部侍郎陈尚、督察御史王贺、大理寺卿楚望雍等,不思君忧、不体时艰,长期以来结党营私、肆意妄为、祸乱朝纲!尔等自恃东林之望,凡事皆以东林逆首周延儒、钱谦益等为马首是瞻,而目无君上,以为天子可欺!自朕登基以来,尔等处处掣肘、时时误国,概党同伐异、陷害忠良、荼毒百姓等无所不为。以致民不聊生,白骨处处,岂非欲亡我大明乎?其心可诛、其行可杀,殊实人神共愤,天地不容!着,锦衣卫拿下逆党,一概人等全部打入天牢,以待钦差审查!”

    圣旨洋洋洒洒写了一大段,其中大部分都是骂这些文官的,足见崇祯这些年心中所憋之郁气!

    万云山读完,立即对属下挥了挥手,说道,“全部拿下,如有反抗者,格杀勿论!”

    这些哭谏的大臣一个个都惊得呆若木鸡,浑身冰凉,他们打死也没想到,皇上竟然会做出了如此雷霆决绝之举!

    直到锦衣卫冰冷的镣铐扣在他的脖子时,他们才反应过来皇上这是要正式清洗东林了啊!

    皇上他,难道真的不怕天下士子群起反抗吗?他真的不怕天下悠悠之口吗?屠杀士子,国本动乱,这可是亡国之道啊!

    皇上,皇上他真的不怕了?

    皇上不怕,他们怕!

    圣旨中皇上直斥东林为东林逆党,那便是定东林谋逆之罪了,这可是要满门抄斩的!

    这些平日里道貌岸然的大臣,不少人在此时禁不住瑟瑟发抖起来。他们大都是听了周延儒的安排来哭谏的,本以为这既能为东林贡献一把力气,又能作为自己“忠臣”的功绩记入史书流芳百世,却没想到换来了这个效果。

    他们这才想起,往常这种事情都是周延儒亲自领头的,这次周延儒竟然没来?

    所以他知道可能会有此祸?

    那么,我们是被利用了?

    想到这里之后,他们顿时绝望而撕心裂肺地嚎了起来。

    “皇上,臣并非东林党哇,请皇上明察!皇上明察!”

    “周延儒,你这个阴险小人,你利用我们!”

    “皇上,臣冤枉啊!臣绝非东林党啊!”

    除了哀嚎的,却也有不少“铁骨铮铮”的,他们慷慨起身,任由锦衣卫戴上枷锁,随后哈哈大笑,口称“快哉”,甚至还“提醒”万云山,要好生照看年纪大的大臣,否则待“时转之后”,由他好受的!

    这些人,有几个是真被东林洗.脑洗得连死都不怕了,但更多的则是认为,皇上是不敢真杀他们的,因为天下士子皆东林,而在这里的都是东林的名望人物,杀了这么多人,皇上的江山肯定坐不稳!

    既然皇上并非真杀,那还怕他作甚?倒不如表现得慷慨一些,博个清誉,将来便是被罢官,回去也可昂首挺胸,不负清流之誉!

    到这种时候了,他们也依然不忘沽名钓誉一把,着实有东林之风骨。

    当然,这里最冤枉的要数徐光启了,他不是东林党,来哭谏只是为了履行职责,如今却也被当成了东林党,一并抓走。

    乾清宫门口终于安静了。

    “启禀皇上,宫外一众东林逆贼皆已擒获,请皇上发落!”万云山对崇祯说道。

    崇祯的脸上泛着兴奋的潮红,飞快而果决地说道,“全部收押在镇抚司大牢,严加看管!”

    “臣遵旨!”

    于此同时,周府。

    “让开,都让开!”

    一大队凶神恶煞的官兵穿过熙攘的街道,引得街道两边鸡飞狗跳,民众无不愕然侧目。

    这些官兵飞速赶到了周府,随后将它团团包围!

    为首之人正是张啸。

    如今紫禁城内由王德化的御马监掌控,而紫禁城外则由秦书淮的武林联军控制,至于驻扎在此地的三个御林大营已接到圣旨全部原地待命生死攸关,崇祯不信他们,只信秦书淮。

    周府大门紧闭,张啸亲自上前,一脚踹开了大门。

    却见门内出来一个管家和几十个家勇,管家上来一指张啸,喝道,“大胆,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你们是何人手下?”

    张啸二话不说,拔出佩刀一刀就砍飞了那管家的脑袋,随后对身后联军士兵说道,“进去,搜!”

    那几十个家勇见这副架势,哪里还敢阻拦,纷纷丢下兵器,退开两边。

    大队士兵进去后,立即展开了搜捕,周府里头的人很快都被集中到了院子里。

    张啸进去一看,并没有周延儒、钱谦益等人,顿时暗叫不好。

    他气急败坏地吼道,“叫外头的东厂番子滚进来,问问他们是怎么看人的?”

    东厂的人早在两天前就已经密布在周府附近,就是为了防止周延儒逃跑,没想到周延儒还是跑了,张啸岂能不怒?

    东厂一名档头进来后,得知周延儒等人不在屋内,不可思议道,“怪了!咱们的内应昨晚子时还说周延儒仍在府上,这一整晚咱们也没见周府有人出来,怎么就没了?”

    张啸大怒,“你们不知道世界上还有密道这种东西吗?东厂就是这么办事的?”

    那名档头道,“张将军,咱们的内应报告,府中并无密道!”

    “你们的内应难道可以事事尽知?周延儒挖个密道也要跟你们的内应说吗?还是你们的内应早已被周延儒策反了?”

    那名档头也怒了,“张将军,我东厂番子个个精忠为国,你何以如此血口喷人?你要是真想拿周延儒,前几日为何不拿?”

    东厂现在也是国公执掌,所以那名档头也不惧张啸。

    张啸被噎得够呛,指着那名档头吼道,“你懂个屁!国公爷这么安排的,是不是还要跟你解释?”

    眼看两人吵起来了,一同前来的陈敬忙上来道,“老张,稍安勿躁,且搜搜看有没有别的线索吧。”

    那名档头深吸了一口气,平静了些,又说道,“跟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