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六百三十二章 防守与反击
    他们全部都是暗云宗的好手,每个人怀里都揣了一封公文,乃是东林党连夜起草的讨逆臣秦书淮檄。

    檄文上,通篇直斥秦书淮为“窃国大盗”,挟持皇上欲号令天下,督请各地官员一同抵制秦书淮,同时呼吁各地武将务必按兵不动,把住军权,防止为秦贼奸逆所用!

    上头不仅有周延儒、钱谦益、陈尚等东林党大佬的署名,甚至还有徐光启、孙承宗、王德化等人的签名。

    当然,除了东林党人的签名是真的,其他人全部都是伪造的,因为除了东林党外,其他朝中大佬如徐光启等人虽然对崇祯封秦书淮为东厂督公有所不满,但并未觉得现在已经到了可以判断秦书淮为“窃国大盗”的地步毕竟人家刚刚才打赢鞑子回来,岂能如此不分青红皂白就给功臣扣帽子?所以他们拒绝署名。

    而孙承宗、王德化则是完全被冤枉的,他们可没有半点指责秦书淮的意思,可谁让他们的影响大呢?一个是帝师、阁老,一个负责御马监,一手包办紫禁城的安全,拉上他们自然更具有说服力。

    所以东林必须在檄文上署上他们的名字。

    东林党已经将此视为决定生死的背水一战了,自然无所不用其极。他们打定主意,只要能鼓动各地官员对抗秦书淮,这仗他们稳赢不输,便是伪造签名又如何?到时候便是皇上都奈何他们不得!

    这些檄文自是发往各地督抚、驻军将领的。若是真的传散开去,威胁不可估量!

    东林此举,大有可能造成华夏四分五裂、各自为政的军阀割据之局面!

    这是一场生死较量,更是一场事关兴衰的争斗,其凶险程度,甚至高于鞑子入侵和魔教造反。

    波谲云诡的氛围,围绕在京师上空。

    京师的百姓也感到一丝不对了。

    鞑子都已经打完了,可是京师的戒严程度,比以往更提升了几分。

    各处出京的要道上,都已被士兵层层封锁,要想出京每个人至少要经过三道盘查,还要搜身、搜货物,那些兵看上去客客气气,但是一旦有人抗拒搜查,立马就成了饿虎,不由分说就拔刀相向,有好几个平日里横着走的皇亲国戚都被拿下了!

    据说那是安国公的兵马。

    京西一条管道上,两个骑着健马的健壮汉子看到前方盘查,皱了皱眉,然后调转马头,往回走去。

    暗处,七八个普通商人打扮的男子立即骑马,不紧不慢地跟了上去。

    那两名汉子发现了身后有人跟踪,渐渐加快了马步,最后索性一鞭子抽在马屁股上,狂奔起来。

    后头那七八条汉子中为首的一个八字胡,浮起一丝冷笑,随即一声令下,带着几人快追上去。

    两拨人你追我跑,纵马狂奔。

    那两名汉子见势不对,就想分头行动。却在此时,从左右两边又杀出两股人马,约十来人,将他们团团包围。

    八字胡定睛一看,顿时呵呵一笑,冲来援那十来人中一个高个子说道,“呵呵,原来是张百户来了,锦衣卫好手段,小弟佩服。”

    高个子也呵呵一笑,道,“应档头过谦了,你们东厂的番子反应也不慢嘛!”

    原来,他们是东厂和锦衣卫的人。八字胡是东厂辰颗档头应飞,而高个子则是锦衣卫一张姓百户。

    应飞哈哈一笑,然后对那两人说道,“两位好汉,身上藏了什么,交出来吧?等咱们弟兄动手,你们可就没活路了。”

    那两人互相对视了一眼,然后猛地从马上跃起,在空中抽出袖中兵刃,朝围着他们的其中一个锦衣卫杀去。

    那锦衣卫一声冷笑,飞快地拔出绣春刀腾空而起,于此同时,他左右两边的弟兄也同样暴起,直奔那两人而去!

    叮当叮当!

    那两人的功夫相当强悍,厂卫虽有近二十人,竟一时还拿他们不得!无奈之下,应飞和张百户只好都亲自上阵,他们之中,应飞已是小成境,张百户也是玄通境圆满,这才将那两人制服。

    当然,这种情况下活捉是不可能的,所以只好把他们砍成了肉泥。而厂卫方面,五人轻伤,一人重伤。

    东厂番子马上搜身,很快发现那两人身上一人带了一封密信,正是讨逆臣秦书淮檄!

    番子把两封密信递给了应飞,应飞双眼放光,不过定了定,还是对张百户说道,“张百户,这两人是你们拦下的,我看这两封信就由你们交上去吧,回头领了赏可别忘请弟兄们喝两盅。”

    截住一封檄文,赏银可有五十两,这是秦书淮亲口应允的。

    却见张百户摆了摆手,“应档头客气了。东厂刚换了督公,应档头正需要做些事显手段,兄弟怎可抢你的功劳?”

    应飞哈哈一笑,“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等办完了,小弟一定请弟兄们喝酒!”

    双方人马互相抱拳道了声谢,然后又各自回去值守了。

    秦书淮在侯府还没来得及换成国公府亲自坐镇指挥此次行动,他的院子里不时有人进进出出,每个人都紧绷着脸,行色匆匆。

    “报!启禀国公,城东官道锦衣卫百户翁世方又追到一封檄文。”

    “报!启禀国公,城南一处小道,唐三娘及门人又追到两封檄文!”

    秦书淮手捧茶盏,呷了一口,然后对坐在右手边的李大梁说道,“真是多亏了云逸兄啊,要不是你两年前就在周府安插了那两个美人,怕是这些檄文就一封不漏地要出京了。如此,天下可真要大乱了!”

    李大梁放下茶盏,轻描淡写地说道,“督公过奖了。属下查得那周延儒喜好年轻貌美的女子,于是就选了两名女子送去应征周府丫鬟,本以为那老东西不一定会着道,没想到一试就上钩,对那两人爱不释手,听说其中一个丫头还给他生了个儿子。呵呵,色字头上一把刀,那老东西看来不明白。”

    坐在秦书淮左手边的骆养性笑道,“他们东林党人也就这样了。不瞒国公、李大档头,这美人计咱们锦衣卫可也没少用。尤其是对东林党那些个伪君子,格外好用。”

    秦书淮听得也是心中一叹,东厂果然是东厂啊。那两个小丫头没多大年纪,伺候周延儒那么久,一个还给他生了孩子,竟然还不忘使命,把他在家密写檄文的消息给捅了出来。

    谁能想到睡在一头的女人,和自己有了骨肉的女人,竟然会出卖自己?

    “呵呵。”秦书淮由衷一笑。

    “呵呵呵!”李大梁和骆养性也都跟着笑了笑。

    东林党的招暂时出完了,那就该轮到秦书淮出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