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六百三十一章 东厂出招
    崇祯三年九月十五,司礼监掌印、东厂督公曹化淳正式以年老体弱、旧伤复发之由向崇祯提出请辞,崇祯依例挽留,曹化淳婉拒,于是崇祯批准其回老家休养,并赐宅邸一座,金银若干。

    次日,即九月十六,崇祯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发布圣旨,命安国公、武英殿大学士秦书淮出任东厂督公一职,朝野哗然。

    东厂督公一职,自本朝开国以来,向来都是由太监充任,从未有任何一个健全之人担任过此职务。

    这明显有违祖制!

    周延儒等东林党人在获得这个消息后,欣喜若狂。

    因为崇祯此举势必会遭致满朝文武的一致反弹,这其中不止东林党,还包括很多非东林党的文官以及手握重兵的武将。

    周延儒当即决定,抓住这次机会大做文章,将此事解读为秦书淮为了揽权而以武力威逼皇上违背祖制,祸乱朝纲。

    这是什么概念?这就等于昭告天下,皇上被秦书淮劫持了,皇上的命令就是秦书淮的命令!他秦书淮,要挟天子以令诸侯,行曹魏之事!

    到时天下震惊,势必群起而攻之,皇命将出不了紫禁城!

    如此一来,东林督抚不仅可以名正言顺地抗旨不遵,自行其事,甚至还可以团结一大批官僚和将领,共同抵制秦书淮!

    正所谓奸雄秦书淮不死,天下官员恕难奉皇命!

    在眼下,只要满朝上下共同抵制秦书淮,那么秦书淮能用的就只有他那四万武林联军,何以与天下兵马斗?

    而只要大乱一起,各地能马首是瞻的势力,就只有东林了!

    我东林,依旧稳稳地掌控着天下!

    他秦书淮若是怕了便罢,若是胆敢带武林联军去攻打各地守军,那么势必会更加激起满朝文武之怒,到时候天下兵马汇合一处,以“清君侧”为名共同讨伐秦书淮,也并非不可能!

    无论如何,我东林都将立于不败之地!若真照此发展,此事过后东林的权势势必更上一层楼,到时候便是废帝立新,亦无不可!

    东林党人燃了!

    当夜,周延儒、钱谦益、陈尚等人在周府秘密谋划了一整夜!周延儒的两个美貌丫鬟,光是给他们打热水,就进进出出了十几趟。除了这两个丫鬟,周延儒不让任何人进屋,连门口的护卫都要站到离门十米之外!

    山雨欲来风满楼!

    在侯府之内,秦书淮亦一夜未眠,同样召集人马在谋划对策。

    崇祯的任命下达后,秦书淮的系统并没有任何反应。

    这证明,系统认为在没有获得百官认可之前,他这个东厂督公不算。

    而要让百官接受,就必须先清除鼓吹祖制的东林党。只要他们亡了,百官必然接受此“革新”。

    不过这和他原本就要做的事情并不冲突,所以秦书淮早有准备。

    深夜,秦书淮召来了武林各派的大佬,以及锦衣卫、东厂的头子。

    锦衣卫之中,骆养性、万云山都到了。而东厂方面,新任掌班李大梁、掌刑千户赵克礼以及十二颗的大档头都来了。

    在任命秦书淮为东厂督公之前,崇祯和曹化淳都已经和他们深谈过了,要他们尽心尽力辅佐秦书淮。曹化淳带东厂带得极好,绝大多数番子都对皇上忠心耿耿,现在既然皇上和督公已经发话,加上他们与秦书淮南征北战日久,可谓生死患难一场,自没有多大阻力地接受了秦书淮。

    而锦衣卫方面,骆养性是个精明人,一眼就看出东林党不是秦书淮对手,所以毫不犹豫地站到了秦书淮这边。

    大厅之内灯火通明,所有人都绷着脸,看着李大梁站在一张地图前,详尽而有序地讲着每一个步骤,以及每个人该做的事情。

    不得不说,身为东厂的老番子,李大梁对“如何整死当官的”这一命题有着独到的见解,说的每个人都是心服口服,频频点头。

    李大梁讲完了,就轮到锦衣卫指挥使骆养性上了。

    骆养性家里世代锦衣,他老爹也是锦衣卫指挥使,所以对“如何抓当官的”这一命题,也有着任何人都无法比拟的专业见解。

    这两人的专业意见,果然让人别开生面,同时又让人毛骨悚然。

    连在场的武林人士听了,都觉得背后一凉。

    狠,真够狠!

    天亮了。

    九月十七,阴,一道冷空气入京,京城之内的百姓都穿上了厚厚的棉服。

    天凉好个秋!

    一场事关大明前途的权力之争,正式拉开了帷幕。

    卯时,礼部尚书、文渊阁大学士徐光启携礼部侍郎钱德昭、兵部侍郎陈尚、督察御史王贺以及刑部、工部、吏部、大理寺等五十六名官员,于乾清宫外跪成了一片,在瑟瑟的北风之中,一起放声大哭。

    哭声凄厉惨烈,直刺人心。

    约半个时辰之后,王化德才姗姗来迟地出门询问何事,徐光启以礼部尚书的身份,直言“皇上不遵祖制,擅改朝纲,竟将阉人之位封于健全之权臣,长此以往恐将礼崩乐坏,国将不国!”

    他一边哭,一边说,一边又以头“砰砰”撞地,撞得额头血流一片,殊为惨烈。

    其他官员见状,无不齐声痛哭,哭声震天。

    事实上,徐光启并非纯正的东林党人,因为他不是东林出身,只是与东林关系不错而已。但他身为礼部尚书,眼看崇祯不遵祖制将东厂督公之位擅自封给一个健全人,自认无法坐视不理。

    礼部管什么?不就是管这些吗?

    而且,他在心底里也认为,崇祯这么做是极其危险的。

    其一东厂的势力很大,且是皇权之屏障,重要程度无可置疑,所以才要由无根无子之人来统领,这样的人才少有私心,可以一心为皇上。其二,秦书淮如今已经权势滔天,要是再统领了东厂,今后他若要反,岂非如虎添翼?

    所以徐光启来哭谏,并非为了东林党,而纯粹是因为他的职责所在!

    但是东林党看准他这一点,暗地里联络了大量东林官员,来陪他一起哭谏。

    这是他们的第一招,目的一方面是向崇祯施压,但更重要的是,他们要做出朝中大臣纷纷反对此一任命的姿态,来影响各地官员与将领。

    不过,诡异的是,这次哭谏,周延儒竟然没有出现。

    这仅仅是东林党组合拳中的第一招。

    一大早,京城之中有数十缇骑秘密就出发,奔赴各个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