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六百三十章 准备清洗
    崇祯三年九月初八,建奴大军从喜峰口,尽数撤出。

    鞑子的第二次南下之旅,又宣告了失败。

    这次南征,鞑子几乎没有任何收获,反而付出了五六万精锐的代价。与此同时,因为劳师远征,消耗了最后的国库,这让后金国内的经济危机更深一层。

    这次南征的失败,对于后金国力与军队士气的打击是极为重大的。在缺粮、缺钱,以及后金全国可战之兵已不足十万的背景下,他们将至少在十年之内再也无法南下。而且,他们对蒙古察哈尔等地的控制力也将大大降低。

    最重要的是,在今后很长一段时间内,他们面对大明,只能转攻为守了。

    秦书淮在接到后金撤兵的消息后,大松了一口气。

    费了那么大的劲,他终于让皇太极明白自己是不会跟他决战的这个道理了。

    当然,原本的话,他只要按兵不动,皇太极八成也会撤出关外的。但是他让何可纲演了这么一出大戏,至少让皇太极撤出关外的时间提早了半个月。

    这半个月时间却是至关重要的。

    为什么?

    家里闹翻天了啊!再不回去还得了?

    在确定鞑子已经全部撤出后,秦书淮立即带着近四万的武林联军,杀气腾腾地班师回朝!

    现在所有条件都已成熟,终于可以向东林党挥起屠刀了!

    没错,他要杀人!

    东林党!东林党!

    你们以为掌控天下士子,就可以掌控一切了么?你们以为朝堂倾轧,精通弄权之术就可以立于不败之地了么?

    那就看看,在绝对的铁与血面前,在汹涌的民愤面前,你们那些上不得台面的小伎俩,你们那赖以制胜的腹黑心术,还能不能救你们!

    回师!杀东林!

    四天后,大军抵达京师!

    崇祯再次在承天门外,率百官亲迎秦书淮。

    获封紫禁城朝马的秦书淮,在百官的夹道恭迎之下,骑马走至崇祯跟前才下马。

    两个少年不约而同地相视一笑。

    这一笑,胜过千言万语,一切艰险、困苦、迷茫、焦虑、不甘、愤怒与无力,都随风而去。

    他们现在有能力扫除一切阻碍了!他们无需再畏手畏脚,前顾后瞻了!

    他们的理想,他们想要的天下,在这一刻起,终于可以开始书写了!

    秦书淮张开双臂,与肩同平,随后双手相叠,浩然一拜。

    而此时,崇祯竟出人意料地亦张开双臂,然后双手环圆,回拜!

    帝不拜臣,但帝有拜大贤、大儒之先例。

    崇祯这一拜,是大明开国以来君王对臣下的第一拜,堪称石破天惊!

    在场文武无不肃然,却无一觉得突兀。

    一个文韬武略的纵世奇才,一个挽大厦于将倾的无双国士,何以不能称“大贤”,何以不能当帝王一拜之谢?

    只是,对于这一拜,所有东林党人都觉得毛骨悚然。

    他们要的君臣对立,似乎并没有显现。

    他们开始意识到,哪里已经不对了!

    简短的欢迎仪式过后,王德化掏出圣旨,当众宣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朕惟治世以文,戡乱以武,而军帅戎将实朝廷之砥柱,国家之干城也。通州候秦书淮文武兼全,于危难之际奋而竭起,内平魔教、高李诸贼,外拒扰我蓟镇之建奴,复平内寇,威震夷狄,堪为古今文臣武将之楷模也,可泯其绩而不嘉之以宠命乎?故此,敕封秦书淮为一等安国公,封通州全境为属地,世袭罔替。另敕封龙虎大将军,赐尚方宝剑!以嘉其功其德,以示朕心朕怀,钦此。”

    秦书淮听完,心里一乐。

    那个什么龙虎大将军不过是个称号,倒是无所谓。但是这个安国公以及通州全境的属地就牛逼了啊!

    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今后整个通州都是他秦书淮一人的,连赋税都算他的但是每年要上贡,上贡无数额限制,全凭心意。除了赋税,那些官家的土地以及荒野、山林等无主之地,都是他的。

    摇身一变,他就成超级大地主了。

    秦书淮开始想象,要是大明真能万象革新,开明强盛,一个不巧又延续了四五百年国运,那自己的后人岂不是发达了?

    崇祯这小子说的是世袭罔替吧?那意味着这份产业就可以一直传下去,而不用一代小于一代啊!

    通州的房价,现在怎么也得两万左右了吧?那自己的某个十八代子孙去泡妞的时候就牛逼了啊。

    美女你看,这个商场,一直到那个电影院,这一条街都是我们家的。

    丈母娘请过目,这是我们家的产业,不多,也就一万来套房子,两千多个店面,我二哥他们家更多,大概不到两万套吧。那啥,我接个电话,喂?通州shi政府?哦,你们的房租我收到了。

    咳咳,想多了,想多了。

    在秦书淮胡想遐想之际,在场百官也是无不钦叹。

    古往今来少年英雄无数,然以未及弱冠之年非位晋公爵者,唯秦书淮一人也!

    而这个龙虎大将军也是大有来头,它虽然只是一个称谓,但却是武将中最高的一个将军称谓了。

    现在秦书淮头顶的官衔已经是一大堆了。几乎每一个头衔,都是天底下无数读书人、武将所孜孜以求而不得的。

    以至于秦书淮觉得,自己要不是身怀绝世武功,要不是执掌了整个武林和白莲教,一个人头顶着这么多位极人臣的官衔,想想还真是有点怕。

    不过现在以他的资源,就算崇祯哪天再没什么可封他的了,也不在怕的。

    仪式完毕,秦书淮跟着崇祯,来到了御书房。

    崇祯让所有太监和宫女都出去后,对秦书淮说道,“秦兄,魔教如何?”

    秦书淮答,“龟缩甘肃,强弩之末而已。”

    “建奴如何?”

    “转攻为守,再无力南下矣!”

    “张献忠、李自成如何?”

    “疥癣之患,无足轻重耳!”

    崇祯声调骤然提高,意气风发地再问,“那,东林逆党如何?”

    秦书淮慨然一拜,“臣,必当清洗东林,还大明朗朗乾坤耳!”

    崇祯紧握秦书淮双手,一字一句道,“朕,等这一刻,已望穿秋水!”

    一场血雨腥风,正准备开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