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六百二十九章 建奴撤兵
    周府。

    周延儒、钱谦益、陈尚三人,于精致的客厅中喝茶。

    对于他们下的第一步棋,三人都是满意的。

    主要原因,是崇祯在上午找周延儒了,询问他各地督抚为何要与武林起纷争。周延儒告诉崇祯,并不是各地督抚与武林起纷争,而是武林各派借着武林联军如今镇守一方,举足轻重,故而刻意来找官府麻烦。

    周延儒把锅扣到了武林头上,并且暗示崇祯,武林各派这么做,是想探测朝廷的底线,为今后更大的动乱做准备。虽然他没有明说秦书淮会带武林各派造反,但他相信崇祯已经听出自己的画外音了。

    崇祯的反应是,沉默良久,然后让周延儒严加防范,秉持“不挑衅、不纵容”的原则,对武林各派不卑不亢,尽量不要把事情闹大,也不要过度退让,以损朝廷尊严。

    周延儒自是信誓旦旦地表示答应,然后大呼皇上英明。

    而这几日,暗云宗传来消息说,各地的厂卫现在已经不再庇护那些妖言惑众的戏子和说书人了。不过,那些人可能也是怕了,最近很少出来。

    这让周延儒确信,东林的计策,已经初步显效了。

    皇上果然是忌惮武林的,正如历史上的所以帝王一样。

    这样下去,只要过一段时间,老百姓自然会忘了那个什么文奸传,而皇上经过这件事之后,一能意识到咱们东林的能量,二能意识到秦书淮的危害,真是两全其美。

    所以这几日,周延儒的脸色好了不少,再不像前几天那样时刻阴沉了。

    钱谦益这几日就住在周延儒府上,这次他献出的计策立竿见影,因而受到了东林文官的各种赞誉,心情好得不得了。

    “周相,府上的大红袍简直堪比杭州之龙井啊,幽香延绵,回味甘苦,真是人间绝品,喝之三生有幸啊!”钱谦益笑呵呵地说道,“在下谢周相邀茗。”

    周延儒轻笑道,“钱先生若是喜欢,回头老夫让你带一罐回去便是。”

    钱谦益求之不得地说道,“哈哈,那在下就多谢周相割爱了。”

    周延儒喝了口茶,说道,“钱先生,听说你的高徒李馥在浙江巡抚的任上,可还好?”

    李馥,自然是先前的宁波知府了。秦书淮跟崇祯举荐他之后,崇祯亲自派人去打探了下,觉得此人确实可用,于是趁王化贞被拿下之际,直接提拔他当浙江巡抚了。

    李馥早年间在东林书院呆过,而钱谦益又是东林书院讲学,因此说起来,李馥是钱谦益的学生。

    周延儒突然提到李馥,自然是有所用意的。

    一提到李馥,周延儒就气不打一出来,“周相,就莫提此人了,我与他早已断了师徒名分了!”

    “哦,为何?”

    “这个李馥啊,虽然颇有才学,但是为人自傲,我行我素。自打上任浙江巡抚以后,更是目空一切,便是我这个当老师的话都不屑一顾。就说此次联名上奏,我东林督抚哪个没有上奏?就他一人,偏偏例外!而且,在浙江境内,他还严令卫军不得搜捕那些妖言惑众人士,更不准与武林各派起任何冲突。呵呵,这等忘恩负义之人,我又岂能与他再以师徒相称?”

    周延儒微微点了点头,“先生大义。这个李馥,等咱们解决了眼下的事,是该好好敲打一番了。”

    “那么周相,眼下咱们该怎么办?”陈尚问道。

    周延儒呵呵一笑,“该怎么办还怎么办。那秦书淮不是要当忠臣吗?那就是让他当。他想平息朝廷和武林的冲突,就必须先击败鞑子。看着吧,他很快要坐不住了,不日就会去攻打三屯营。到时候,鞑子势必能给他的武林联军以重创,当然了,鞑子也不会好过到哪去,打完这仗就得退出中原。”

    陈尚不失时机地说道,“周相真是神机妙算哪!他们狗咬狗一嘴毛,不管谁胜都会半死不活,到时候天下还是咱们东林的天下!”

    周延儒瞪了陈尚一眼,一本正经地说道,“胡说八道!天下,那是皇上的天下!”

    陈尚呵呵一笑,“是,是,周相说的是。”

    一晃,五天过去了。

    在三屯营的鞑子大军,并没有等来那三万明军。

    那三万明军确实出关了,但是行进到一半时,又撤回去了。

    好像临时又接到了什么命令。

    而迁安、遵化的明军也都按兵不动。

    看上去有些诡异。

    皇太极坐不住了。

    鞑子众将领也坐不住了。

    如果要决战,他们当然是想尽早决战,因为拖下去粮草不济。但是神经紧绷地过了五天,他们发现明军还是没上门来打。

    为什么又突然不打了?

    代善等保守派,提出了一个耸人听闻的论点:明军为了围歼他们,増兵了!因为兵马还没有到,所以现在在等。

    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那三万人明明出关了,却又撤回来的原因。

    秦书淮一定得到了明廷的承诺,给他増兵,所以他不想提前决战,又把那三万人撤了回来。

    这个理论非常具有想象力,但又看上去极为合理。

    鞑子军中,一些老成持重的将领都倾向于相信这个观点。原因?因为大明太大了,他们有无边无际的国土,和数不清的兵源!如今魔教按兵不动,流寇基本已灭,明军自然可以増兵。

    这次,皇太极也意识到不对了。

    他发现,秦书淮根本没想在冬天之前跟自己决战。

    他在等援兵,但是怕自己又撤了,所以故意派那三万人去马兰峪绕一绕,试图做出全面进攻的假象,让自己等他来攻。

    他在利用自己急于复仇的心理,想把我军拖在中原。

    而一旦入冬,军中无粮,又无退路,而明军得到增援后将更有优势,到时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皇太极之前不退兵的最重要原因,是认为秦书淮会趁胜追击来攻三屯营。这样的话,八旗军完全有能力依托三屯营坚城,击败明军。

    然而现在他发现,秦书淮根本没有此意。

    所以他继续呆在三屯营的理由也没了如果不能击败秦书淮还选择在关内过冬,那根本就是自寻死路。

    尽管不甘心,尽管就这样回去,他的汗位又要遭受冲击,但他不能拿大金的国运冒险。

    而此时的范文程,也给了他同样的建议。

    如果不能在九月决战,那就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