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六百二十八章 豪气干云孙承宗
    紫禁城,御书房内。

    崇祯焦虑地来回踱步,坐在一旁的孙承宗也是深眉紧锁。

    东林党的反应之迅速、之猛烈,已经远超他们想象了!

    崇祯到现在还不敢相信,东林督抚竟然敢绕过他,擅自进攻武林各派!要知道武林各派现在可还在前线帮大明守江山哪!要是真惹毛了武林,他的江山固然岌岌可危,但那些东林党人难道就会没事吗?

    皮之不附毛将焉存?

    没有大明,这些东林党人难道还能手握大权,继续逍遥乐哉地过下去?

    “老师,这帮狗东西,是真的要逼死朕哪。不,他们不是逼死朕,他们是想和朕同归于尽!”

    孙承宗劝慰道,“皇上,狗急跳墙,兔急咬人,不过是人之常情罢了,切勿气坏了身子。”

    崇祯怒气难平地骂道,“这群王八蛋,朕本来只想拿下几个东林魁首罢了,难不成还能真的杀光那么多东林士子?可是现在,朕恨不得把这些王八蛋,一个一个都抓过来千刀万剐,方解朕心头之恨!”

    这时,王化德进来了,对崇祯说道,“皇上,孟威孟将军来了。”

    崇祯忙道,“让他进来。”

    孟威自然是带着秦书淮的密奏来的。普通的塘报都会先经兵部,而兵部到处都是东林党的人。眼下这种节骨眼,就算是密折东林党人也敢开了封泥偷看,大不了再伪造一个封泥。所以秦书淮就派孟威亲自来送信。

    崇祯看完秦书淮的密奏之后,心稍稍安了些。

    对孙承宗说道,“老师,还好秦兄兼着武林盟主,凭他的威望,把这事给弹压下来了。现在武林各派情绪尚比较安稳,而且秦兄也提出了暂避锋芒,先对东林妥协的意见,朕觉得可行。”

    说着,把密奏递给了孙承宗。

    孙承宗看完信,长出了一口气。

    他除了和崇祯一样的担心武林联军可能会生变之外,还担心一个不敢说的事情,那就是秦书淮会趁着武林各派对朝廷的怨气,直接带着联军回京“质询”朝廷,这样的话,他就等于直接反了。

    如果秦书淮要反,这的确是最好的机会,可能今后都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为什么?因为东林这么一闹,正好给秦书淮抓住朝廷背后捅他刀子的口实,出兵时可以指责朝廷背信弃义、言而无信,置百姓于水火而不顾,任外族侵略而杀功臣,这样的理由极容易得到百姓的同情和支持!

    他完全可以正大光明地带着武林联军回京,做任何他想做的事情!

    但是如今秦书淮放弃了这么好的机会!如果说之前孙承宗对秦书淮还稍有那么一点担心的话,那么现在已经完全不担心了!

    这样的机会都不要,秦书淮是不会反的!

    秦书淮,言而有信的真英雄也!大明之幸也!天下之幸也!

    原本以为大明垂垂已暮,然天降如此国士,试问这不是老天要救大明,又是什么?

    想到这里,他爽朗地笑了出来,似乎眼前的一切阴云都已散开!

    崇祯不解道,“老师何以发笑?”

    心道,虽然秦兄已经暂时化解了武林的不满,但是事情还是没有得到解决,老师为何笑得这么开心?

    孙承宗起身,对崇祯说道,“皇上,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啊!”

    崇祯更加纳闷,“何喜之有?”

    孙承宗捋了捋胡须,说道,“东林这么做,无非是要挑起武林与朝廷的争斗耳。然现在皇上不上当,武林那边也由秦侯爷按下了,那现在,就根本是东林自掘坟墓了。”

    “老师请细说。”崇祯双眼放光地说道。

    “原先,虽然秦侯爷凭一本文奸传,让东林党人的清流之誉大受打击,但总归还是有不少士子相信东林党的。但是如今他们不顾国家危亡,竟帮着鞑子抗击外虏的武林义士,这要是传开去,还有谁会相信他们?所以,这不是自掘坟墓是什么?到时候天下义愤,皆以东林为不耻,试问还有多少将领会跟着东林党对抗朝廷?”

    崇祯想了想,顿时喜道,“孙老师所言极是!哈哈,所言极是!说白了他们想挑拨朕和秦兄,可朕与秦兄的手足之情,岂是那些宵小鼠辈能懂的?朕不受挑拨,秦兄也不受挑拨,那么接下来就是咱们去收拾他们了!老师,你这么说,想必一定有反击的主意了?快与朕说说!”

    孙承宗呵呵一笑,“反击的法子,还是简单的。那就是皇上要让天下人知道,卫军打武林,不是皇上的主意,而是各地东林党的主意!这样,天下人的矛头自然指到东林头上了。”

    “好极!”崇祯微笑道,“如何做到这一点?”

    “那就要靠厂卫了!”孙承宗道,“东林之中最胆大妄为者,唯有督抚,最多到知府、知州这一级,而最基层的县令却是万不敢对抗厂卫的,咱们就从基层官僚入手。让厂卫带皇命去各地找县令,让县令在衙门口张贴皇榜,皇榜的内容嘛,就是一则皇上严办某位残杀武林义士的知府,同时严斥部分东林党人试图勾结鞑子,祸乱大明!”

    崇祯马上明白了,心悦诚服地对孙承宗说道,“老师高见!”

    各地厂卫直接去找县令张贴皇榜,等当地的督抚得到消息就已经晚了。皇榜一出,自然可以表明进剿武林不是皇上的本意,而是东林党所为。到时候本来名声就在发臭的东林党,又将遭到天下人的一致口诛笔伐!

    孙承宗又道,“如果老夫没有猜错的话,想必秦侯爷也会让那帮说书的、唱曲儿的以及所有武林人士,来配合咱们搞一场舆论攻势的。只要他们也一起跟着骂东林,那这次东林可就真要遗臭万年咯!呵呵,私通外虏,残害忠良,这可是老百姓最憎恨的事情!”

    崇祯又开始来回踱步,不过这次他的脸上少了些愁容,而多了些兴奋。

    过了会,他骤然停步。

    又担心地问孙承宗,“老师,若是东林党真的狗急跳墙,在此时反了怎么办?”

    孙承宗哈哈一笑,随后猛地提高了声调,以罕见的豪气干云的姿态说道,“皇上,东林这帮不义之贼便是造反,也只能成蝼蚁之势!天底下谁会跟着一帮残杀忠良、凶狠险恶、道貌岸然的伪君子造反?我堂堂大明上有圣主口衔日月,下有神将手握乾坤,岂惧一群乌合之众耳?若有,老臣便是带家勇数十亦可荡平此些鼠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