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六百二十五章 东林的反击
    朝廷和武林互不干涉,这是历朝历代承袭下来的规矩,没有哪代朝廷敢打破。

    更何况如今武林集结了大军,正在为朝廷打鞑子,这个时候朝廷去捅他们的刀子,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

    御史顾金东首先表达了反对,说道,“钱先生,此计过于凶险,万万不可!若是惹怒了武林,他们群起而反,那朝廷当如何应对?需知他们现在有武林联盟,要想团结起来就太容易了!”

    “顾大人所言不错。”按察使王密也站出来说道,“那秦书淮若是知道朝廷在背后捅他的刀子,没准冲冠一怒,放下鞑子来打朝廷了,如此一来岂非天下大乱?到时候我等,可都是天下的罪人啊!”

    却只听钱谦益一声冷笑,随后喝道,“糊涂!列位大人都是糊涂哇!你当那秦书淮打完鞑子以后就不会挥师返京,然后挟天子以令诸侯吗?你们以为,当今的皇上还是皇上吗?那不过是他亲某人的傀儡而已!”

    众人听罢,当即缄默不语。

    钱谦益这话,算是大逆不道了。

    但是细分析,又不得不承认他说的有道理。

    “那秦书淮的狼子野心难道是现在才露出来的吗?在座诸位久居庙堂之高,恐怕比我这乡野村夫要清楚地多吧?”钱谦益以在野文人的身份,直斥这些朝廷重臣,却没有一个人敢反驳,连周延儒都沉默不语。

    “秦书淮仇视东林,众所周知!若是他掌控了朝局,甚至登上了大宝,届时我东林士子必将遭到血的清洗!诸位,我们在座的,一个都跑不掉!”

    “所以,与其让他顺利打完鞑子再回头来收拾咱们,不如咱们先揭竿而起,打他个措手不及!没错,围攻武林将会天下大乱,但是那又如何?起码秦书淮那妖人就不能痛痛快快打鞑子了,打不了鞑子他就没办法全力来对付咱们!到时候他在蓟镇被鞑子拖住,而咱们东林的大军将他的武林老巢剿地元气大伤,看他还如何一手遮天?”

    “咱们打败那妖人,正是为皇上除了一个祸患,这就是清君侧啊诸位!皇上被蒙蔽,咱们要是也被蒙蔽,那还如何配做大明的臣子?咱们若是再犹豫不决,不光天下士子会被那妖人屠杀殆尽,连大明江山都会最终落到妖人手里!到时候乾坤尽毁、百姓惨遭荼毒,咱们就真是天下的罪人了!咱们还有何颜面去见列位先帝,和给我们谆谆教导的东林前辈?”

    “诸位,我东林人向来铁骨铮铮,面对如此大奸,我等怎么能不愤而怒起,为救国救民而洒一腔热血?若此事须有牺牲,我钱谦益愿第一个去也!”

    不得不说,钱谦益说起话来很有感染力,而且有理有据,非常有说服力。

    他先假定秦书淮必反,而且反了之后一定会大肆屠杀东林人,夺取大明江山。在这个假定下,他所有的推论就都顺理成章了。

    没错,要阻止秦书淮夺取大明江山,那就得留着鞑子,给他们这些东林人当外援。

    这个明显显的“汉奸”计划,居然就这样被堂而皇之地提到了桌面上,而这些自诩“清流”、时刻做出“忧天下”姿态的东林党人,竟然没有一丝羞耻之心。

    反而,他们将这称为“救国救民”!

    周延儒都不得不在心里为钱谦益叫好。

    好,这老东西果然能吹。他愿意第一个牺牲?哼,老东西刚娶了名妓,他舍得去死?

    不过,他说的,到时深合老夫之意。

    是时候,让皇上看到东林的力量了。

    否则,东林危矣!

    钱谦益说完后,在场众人没人接话,每个人都一副凝神深思的样子。

    于是,周延儒说道,“钱先生一席话,令人振聋发聩。老夫亦深有同感。如今并非我东林要乱天下,而是皇上与秦书淮对我们咄咄相逼啊!若我等不做些断然雷霆之事,怕是真如先生所说,乾坤将毁了!”

    他这一番话,基本就对钱谦益的话定性了。

    山雨欲来风满楼。

    时间进入了九月,天气一天比一天凉了。

    秦书淮在遵化,已经与皇太极对峙了一个半月之久了。

    遵化巡抚衙门。

    秦书淮放下了崇祯的来信,陷入了沉思。

    崇祯在信中提到,最近东林各地督抚纷纷上奏,弹劾秦书淮数宗大罪,其中不乏拥兵自重、诽谤朝廷、擅杀朝廷命官、欺君罔上等欲加之罪。

    几乎所有的东林督抚无一遗漏,全部都上了差不多内容的奏折。

    这说明东林党人已经觉察到危险,开始反击了。

    如果说单单是这些,他倒还不至于担心。

    最让他担心的是,花沉那边派人送来消息,说各地官兵现在有意无意地总来找武林人士的麻烦,连江河帮的码头的前两天也被官军查抄了两三个!

    这是前所未有的事情。官府查抄江湖帮派的产业,放在以前根本不可想象。

    但现在却真实地发生了。

    甚至还打死打伤了十几个江河帮人!

    官府调动的是驻军,一来就是上千人,而江河帮的主力全部都被调出来了,全帮上下也只有一千来号人,具体到每个码头也就十几二十个人,自然不是官军的对手。

    毫无疑问,调动这些驻军的人,只能是当地的督抚,再往下一级官员是调不动的。

    江河帮尚且如此,其他中小帮派更不必说。

    乱了,一切都乱了!

    就在这时,孟威急匆匆地走了进来,对秦书淮说道,“侯爷,议事厅里聚集了武林各派的掌门、长老和护法,他们都嚷嚷着要见你!”

    秦书淮苦笑一声,“怕是因为这几日朝廷和武林的冲突的事吧。”

    孟威点点头,怒气冲冲地说道,“这些东林党杂碎,一天不死绝咱们大明就一天不得安宁!咱们在这拼死打鞑子,他们倒好,在背后捅咱们刀子!一群混账东西,到底是咱们大明的官,还是鞑子在中原内应?”

    孟威为人沉稳,很好骂这种狠话,看得出这次他也是怒气难平。

    门外当班的孟虎也冲了进来,吼道,“他娘的,这帮老东西,等老子回去一个个把他们逮起来,扒了他们的皮!”

    骂完,又出了去。

    合着跑进来就为了骂这一句。

    秦书淮对孟威说道,“东林党狗急跳墙,是好事。”

    “好事?”孟威苦笑,“侯爷,孟威比不了您心宽。”

    秦书淮拍了拍孟威的肩膀,说道,“走,去看看大伙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