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六百十八章 鞑子跑了
    现在他手上有近七万大军,袁崇焕有五万,总计是十二万大军。但这其中,只有两万关宁军和三万八千左右的武林联军能算精锐,其余卫军就完全是凑数的了。

    而鞑子方面,秦书淮估计他们还有总兵力约七八万,全部是精锐。要说凑数,他们也还有数万的厮卒可以凑数,总兵力也可以达到十几万。

    如果鞑子的兵现在都已经合到了一处,那么在野战条件下,鞑子的实力肯定更胜一筹。而且,鞑子还可以以逸待劳,甚至在途中设伏,那么对己方大军来说,就更加不妙了。

    但是如果鞑子现在没有合兵一处,比如他们在三屯营的兵力没有调回来,那在实力上就肯定是明军占优了。

    可是鞑子都放弃石门寨了,是不是意味着他们就是要收缩全部兵力在遵化等自己决战呢?

    所以要不要连夜推进至遵化?

    秦书淮与何可纲、祖大寿、张啸等人都很犹豫这件事。

    而在遵化,皇太极也在伤脑筋。

    皇太极在接到石门寨的马哨报告后,就确认秦书淮已经绕道蓟州,前来遵化了!

    接下来,就轮到他做生死抉择了。

    如果继续留在遵化,那么就势必要与秦书淮决战。然而秦书淮究竟带来了多少兵,他一无所知。

    那五千马兵虽然与秦书淮曾大战一场,但是当时秦书淮的大军并没有用火把,所以在黑夜里根本看不出对方来了多少人,只知道光围攻他们的步兵,就有一两万,骑兵则出现了四五千。

    但谁都知道,秦书淮绝不止带这点兵马来遵化。首先他的武林联军就还剩下四万左右,而且他路过蓟州,也必然会从蓟州调兵。

    汗帐之内,众将又吵翻了天。

    以代善为首的保守派坚持认为,秦书淮是有备而来,而自己一方不明对方底细,且不仅还有两万五千兵马留在三屯营,莽古尔泰来援的一万人也都还在路上,此时贸然开战势必吃亏。

    而那些青壮年军官组成的主战派则认为,石门寨来遵化的路上有大把的可伏击地点,只要安排得当,势必能重创秦书淮大军。至于蓟州来了多少卫军帮秦书淮,他们根本不放在眼里,认为那些兵不堪一击,只要大金勇士打出气势,他们只会四散溃逃。

    这次代善要求撤兵的决心比以往任何一次都高,因为他很清楚,如果大军不撤,那么接下去的一战就将决定大金的国运!

    他算过了。秦书淮有四万武林联军,而城内袁崇焕有两万关宁军,光这六万主力就够八旗军打的。更何况他们手上至少还有六七万卫军,这仗要真打起来,己方胜算极少!

    他大声斥责那些主战的年轻将领,甚至在大汗的帐中摔了银杯,就像一个随时要与人打架的老匹夫。

    此时,阿济格、豪格、多尔衮等一大批年轻将领都还在三屯营,因此那些级别较低的年轻军官根本不敢与发了怒的代善硬顶,一时间保守派占了上风!

    皇太极久久不语。

    他的内心,比任何人都渴望和秦书淮决战一场!

    他想一雪前耻,他想用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去解开自己心头那团阴郁已久的心结!

    自从这个“大明之妖”出现后,他就没有睡过一天好觉,甚至时常被噩梦惊醒。他总觉得,如果没有这个人,大金乃至整个爱新觉罗家族,本来要踏上另外一种运程的。

    但作为一个心思缜密、从不意气用事的人,皇太极也深知,此时与秦书淮决战极不划算。

    自己手上现在就四五万人,如何应付对方十几万大军?现在可不是去年了,要是去年,四五万人打明军十几万,在野战条件下绰绰有余。

    但是现在呢?在迁安三万精兵被全歼的事情可才刚刚发生!

    想到这里,皇太极悄悄看向了范文程。

    范文程冲他点了点头,表示支持他的想法。

    皇太极缓缓站起,对众将说道,“传本汗令,全军立即撤往三屯营。”

    石门寨内,秦书淮与众将商讨后决定,为了谨慎起见,先派大队马哨去前方查探,等明日一早大军再徐徐推进。

    紧张的一夜过去了。

    第二天清晨,已经一筹莫展多日的袁崇焕刚刚起床,就听到外边忽然传来一阵嘈杂之声。

    他眉头微微一皱,心中讶异,心想何人在此喧哗?

    连续近一个半月的围城,让整个遵化城都如同一座死城,士兵们连饭都吃不饱,已经很久没有人这么大声说话了。而且,这是巡抚衙门,谁敢在这喧哗?

    他心里顿时一紧,莫不是鞑子又攻城了?

    正要出门查看,却听外头有人高喊着,“鞑子退兵啦!鞑子退兵啦!”

    袁崇焕的老眼骤然一张,原本憔悴而苍白的脸色骤然红润了一些。

    他以为自己听错了,于是侧耳倾听。

    此时,这个声音已经此起彼伏了。

    “鞑子退兵啦!鞑子退兵啦!”

    还夹杂着一些别的什么。

    “侯爷神兵来救咱们啦!鞑子吓跑啦!”

    这不是在做梦?

    遵化城内的马都吃光了,他本来正在发愁该如何筹粮,或者如何突围,却不曾想,在这个关键时刻,日盼夜盼的秦书淮大军终于来了!

    他飞快地打开门,也顾不上喝止院子里乱喊乱叫的卫兵,而是冲其中一人说道,“秦侯爷的大军到了?”

    那人赶紧跟袁崇焕行了礼,说道,“督师,秦侯爷的大军还没到!不过鞑子已经吓坏了,鞑子昨夜已经全都悄悄溜走了!一个都不剩!”

    袁崇焕微微一怔,这种感觉他似曾相识。

    曾几何时,他接到的塘报都是,鞑子兵未至,某某将领弃城逃跑。

    然而现在,我大明的军队竟然也有一天有此虎威,大军未至而鞑子先撤。

    可惜,这样的军队,不是他袁某人苦心经营的关宁军,而是秦书淮的武林联军一支组建不到半年的军队。

    他心中百感交集,最后苦涩一笑。

    他先派人去鞑子营地附近看了下车马印,确定鞑子是往三屯营方向撤之后,就基本确定秦书淮是从石门寨那边来的,于是立即派人去通报。

    话说秦书淮的大军,从天亮起就小心翼翼地在往遵化推进,结果在路上就碰上了遵化来的信使。

    一听皇太极撤了,秦书淮懊悔地拍了拍大腿!

    还是太胆小了啊!皇太极撤了,就说明他的兵力确实没合到一处,要是昨晚连夜去遵化,没准还能赶上追杀他一波的!

    “失策失策!麻蛋的!”他对张啸说道,“老张,这么大肥肉飞了!”

    张啸憨厚一笑,“侯爷,小心些总是对的。咱们,迟早能剿了他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