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六百十章 令人瞠目结舌的战斗
    众将也就不多问了,毕竟秦侯爷这样的人物,没人会怀疑他刚才真是犯了个低级错误。

    秦书淮心虚地吐了口气,暗暗提醒自己,虽然自己说这种“白痴话”的时候不多,但以后说话还是要过过脑子。

    大军因为带了大量的云梯和拆卸下来的弓手高台,所以行进速度极为缓慢。正常走两个时辰能到永平,但这次走了足足四个时辰,直到天亮,才到行进到离永平大概还有二十来里地之外。

    秦书淮下令,一千锦衣卫可以出发,经过永平,去封锁永平和石门寨之间的道路了。

    很明显,永平城里的鞑子忽然看到一千“骑兵”过来后,在不明情况之下,只会紧闭城门提升战备,而不会去截击这些锦衣卫。这样的话,锦衣卫就可以提早在前方埋伏,封锁道路了。

    锦衣卫出发后,大军又行进了小半个时辰,才抵达永平。

    永平城自是城门紧闭,严阵以待。

    联军二话不说,围城。

    快速组装弓手高台。

    半个时辰后,四十个弓手高台组装完毕。

    此时已近中午。

    秦书淮一声令下,攻城!

    永平城是个四方城,四面城墙都是两三里长的样子。每面城墙上目测都站了一千五左右的鞑子,估计剩余的两千鞑子会作为预备队,去增援出现危机的地方。

    联军自然是采取四面同时进攻的方式,这样才能最大程度发挥兵力优势。

    不过主攻的方位就一个,那就是西门,其他的都是佯攻。

    按照秦书淮的意思,佯攻的联军士兵都只是做做样子。这些士兵都特意穿了三层盔甲,再顶起大盾,在甲车的掩护下冲到城下,装模作样地架起云梯,磨蹭一阵,然后把云梯放倒在城墙下,撤!

    撤了之后,过一会再攻,如此重复,让城墙上的鞑子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却也不能走开。

    而西面城墙的鞑子就没这么轻松了。四十个弓手高台全部都派在了西门,每个高台上除了有八名弓手外,还有江河帮清水旗的一台手压式水龙,以及两个背满霹雳雷的江河帮烈火旗人。

    高台在地下众多士兵的推动下,缓缓开近到最合适的距离后,联军弓手开始疯狂压制城头上的鞑子弓手。

    城头上有一百五十左右的鞑子弓手,不过联军四十个高台上有三百二十名弓手,而且居高临下,压制他们自然绰绰有余。

    当鞑子弓手被压得抬不起来头后,江河帮清水旗开始发威了。

    清水旗人疯狂地压手压式水龙的手柄,从“水龙”的口中立即喷出一股股“绿巩水”,朝城头射去。

    因为居高临下,而且城头通道狭小而人员密集,强腐蚀性的“绿巩水”发挥了巨大的威力,在足足四十台水龙的飙射下,城头就像下起了一阵不小的雨。如果说弓箭还可以用城垛来阻挡的话,那么呈抛物线下落,落起来就像下雨的“绿巩水”,就完全不是城垛能挡的了。

    这对于没有盾的鞑子兵来说,完全是一场灾难!

    无数鞑子兵还未与明军交手,身上的皮肤就开始大面积溃烂了,露出一块又一块血肉模糊、黄白红相间又带着焦味的伤口。他们疯狂地哀嚎、惨叫,一个个面容扭曲,这种痛苦令人不寒而栗。

    城头一阵大乱。

    而有盾的鞑子兵,也幸运不到哪去。

    因为江河帮的烈火旗也跟着发威了!

    一颗颗霹雳雷又如雨点一样精准地落到城头,巨大的爆炸声之中,无数鞑子兵又被从城头炸飞。有的是整个身体掉了下去,有的躯干还在,但是手脚却不知道飞到哪去了。

    在一阵“霹雳雷”雨之后,好不容易从“绿巩水”雨中幸存的鞑子盾兵,也被炸没了一大半。

    联军还未上城墙,西门城墙上的一千五百名鞑子,能站起来的就只剩下四五百了!

    为了节约宝贵的霹雳雷和绿巩水,高台见好就收。

    这次出征,邱大力把帮里储存的所有霹雳雷和绿巩水都搬过来了。不过虽然秦书淮当初不要钱地造这些东西,但总归还是做不到不限量供应,后面还要对付那么多鞑子大军,自然要省着点用。

    秦书淮在远处看着弓手高台的肆虐,不禁得意地嘴角向上一翘。

    不得不说,弓手、绿巩水、霹雳雷的组合简直就是超级大杀器,所爆发出来的巨大威力,已经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在这波进攻中,联军最多只伤亡了近百人,却直接歼灭了上千鞑子!

    高兴过后,他又有些懊悔,早知道这样,当初就应该早点造这些东西。要是绿巩水和霹雳雷足够,在威力更大的大炮发明之前,这些东西今后完全可以在战争中唱主角!

    他决定,回去之后一定要找更多的术士和匠人,来进一步生产、研发。他不担心这世界的研发能力。因为这是武侠世界,江湖上对丹药的需求如此之大,导致炼丹术士比历史上多的多!

    古代的化学是怎么发展起来的?基本就是炼丹术士发展起来的!

    这些术士挖空心思地去找各种草药以及各种炼丹必备的矿产,而且还不断研究各种丹药、药水的制作工艺,所以不夸张地说,现在秦书淮用的“绿巩水”纯度比历史上要高,而且霹雳雷的威力也比历史上要大,而且生产速度也大大快于历史上的,所以从理论上,确实能支持他,将绿巩水、霹雳雷、弓箭三合一的战术,作为今后攻城战的主力战术。

    当然,现在还不行因为存货太少。尤其是绿巩水,因为制作繁琐,大军现在的储备也不多。就这么痛快一回,已经耗去目前存量的八分之一的绿巩水了,所以只能浅尝辄止。

    言归正传。

    当高台肆虐完毕之后,联军自然要开始爬云梯攻城了。秦书淮为了降低士兵消耗,又派了智仁、汪大童、常吾机等七八名顶尖高手先上城墙去冲杀。现在城墙上总共才四五百兵力,这些高手上去后什么结果可想而知。当第一个联军普通士兵冲上城头后,鞑子兵已经团团乱转,根本组织不起像样的反击了!

    鞑子的预备队还没来得及增援,西城墙就已经被联军夺下了。

    一千五百鞑子被全歼,而联军伤亡仅有两百二十人,其中一百三十多人只是受伤,而有三人还是自己爬云梯时不小心摔下来的。

    这可能是自努尔哈赤时代起,大明与后金交战历史上,最令人瞠目结舌的一场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