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六百零九章 再出发!
    从迁安到蓟州,差不多有280里地,而从蓟州再到遵化,还有120里左右,这么一来大军总计要走400里地。如果单纯就路程来说倒是不远,400里地急行军的话,三天三夜就能赶到。

    不过问题是,要走这条路,就会必经已被鞑子占领的两座重镇永平和石门寨。如果迅速赶到遵化,那么大军在这两处就不能消耗太多时间。当然,也不能消耗太多兵力,否则到了遵化也没意义了。

    但是相比重兵把守的三屯营,显然去蓟州绕道更安全一些。

    于是秦书淮说道,“本侯认为张将军言之有理,诸位以为如何,且议议吧。”

    赖三儿见自己的提议被认可了,异常兴奋地说道,“老张的意思就是我想说的。呵呵,大家赶紧议议,反正我觉着咱们绕回去更好。”

    何可纲沉吟了下,说道,“末将亦认为此计可行,不过要绕道最好神不知鬼不觉,以奏奇兵之效,打鞑子一个措手不及!”

    祖大寿也说道,“末将附议。建议在迁安与三屯营,以及永平与石门寨之间放置大批游哨,阻止鞑子马哨前去报信。”

    秦书淮想了想,说道,“这个可以办到。迁安与三屯营之间的大小通道,盘踞在这一带的金凤寨应该极为熟悉,让金凤寨的人带路,我们派一千东厂番子在这一带设明岗暗哨,就可以封住了。而从永平到石门寨,只有蓟州那有一条大道,以及横岭那有一条小道,派一千锦衣卫去那两条道上埋伏即可。”

    横岭那条小道的入口在玉田附近,就是上次秦书淮带人埋伏皇太极,取得横岭大捷的那条道。不过那条道不好走,大军过去非常慢,还不如从蓟州走官道来的快,所以联军还是选择从蓟州走官道过去。但是对马哨而言,走那条小道也是比较轻松的,所以不得不防。

    祖大寿说道,“侯爷所言极是,如果没有其他道路的话,鞑子应该没办法通知石门寨了。”

    除了这两条路,永平的鞑子如果一定要通知石门寨,那自然可以翻过群山,这是联军没办法防的。不过,翻山就意味着不能骑马,而且耗费时间要远比联军走大道要慢,估计等他通知到了联军也就到石门寨了。

    大家七嘴八舌地补充了一番,基本的策略就出来了。

    秦书淮立即下令,一千东厂番子即刻出发,由金凤寨的人做向导,在迁安与三屯营之间的所有大小道路上多点布控,彻底截断两者联系。

    于此同时,大军立刻集结,准备连夜出发。

    子夜时分,大军集结完毕。按照秦书淮的意见,迁安城一兵不留,全部带走,如果鞑子要分兵来攻,那就送给他们这场战争本来就不以争地盘为目的,而是以歼灭对方主力为目的!

    这时,孟威来问,投降的那些厮卒和鞑子兵怎么办?

    投降的鞑子和厮卒加起来也有五千人左右。把他们留在迁安城那就是放虎归山,带他们上路恐怕又不是太方便。而且现在整个蓟镇的粮草都很紧张,虽说联军经过补充现在粮草充足,但考虑接下去可能很长时间内得不到补给,也得省着点用,把珍贵的粮食给这些人吃,似乎有些浪费,所以孟威才有此一问。

    秦书淮不假思索地反问,“你说怎么办?”

    孟威看秦书淮脸上阴沉沉的,就知道该怎么办了,说了句,“末将知道了。”

    若是以前他可能会犹豫,但是这么多仗打下来,孟威的心也早已比铁还硬了因为他看到的敌人,也从来都不讲什么“仁义”的。

    在大军出发之前,孟威带了两千人杀气腾腾地冲进关押战俘的几处临时牢地,二话不说展开了屠杀。

    不到一刻钟,近五千双手被缚、手无寸铁的战俘就被杀干净了。不过按照秦书淮以往的做派,孟威还是留了二十来个“纯种”的鞑子,让这些鞑子活着可以让联军摆摆“投降不杀”的架势,是用来劝降、打心理战的。

    跟秦书淮久了,孟威也就知道秦书淮的套路了。

    随后,大军立即出发,赶往第一个目的地,永平。

    对于永平的八千鞑子精兵,秦书淮的想法原本是不管他,直接绕过去,然后派人监视,如今他们出城尾随过来,那就埋伏他们,把他们吃掉,这么一来又省时又能少耗兵力毕竟埋伏总比攻城要少消耗兵力。

    不过祖大寿、何可纲、张啸等人立即提出了疑问,那就是如果不理他们,永平的八千鞑子在看到联军大军原路返回了,很可能会马上放弃永平去迁安或者直奔三屯营,这样不但丧失了歼灭他们的好机会,还可能会把大军的去向告诉三屯营,三屯营再快马去通知各处鞑子,那就达不到奇兵的效果了。

    他们虽然提出了疑问,但还是以为秦书淮这么做肯定有其他的用意毕竟侯爷“用兵如神”,怎么可能犯这么低级的错误?

    所以这些人都看着秦书淮,希望他能给大家释疑。

    秦书淮就尴尬了,自己哪有什么其他的用意?完全就是想当然了好么?现在手上兵不多,作为一个屌丝,没钱的时候想怎么省钱,没兵的时候就想怎么省兵,结果把自己绕进去了,说出了这么个不经大脑的想法。

    说白了,作为一个明史和战史的双料爱好者,他凭着对这个朝代各个历史重大事件以及对历史人物的了解,有时候灵光一闪确实可以想出惊艳世人的策略,但论行军打仗,他跟这些将领还真没法比。

    不过他也有自知之明,几乎所有战役他都只定大方针,从不直接指挥军队,大多都是自己提剑上阵,充当一个“勇夫”。就算最近他亲自上场的时间少了,他也只是“坐镇”,具体指挥还是交给专业的将领来。

    为了不影响自己的“光辉形象”,他还是假装淡定地思考了下,然后说道,“既然大家都想先取永平,那就这么办吧。嗯……应该不影响大局。”

    说的好像是为了迁就大家的想法才改变了策略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