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六百零八章 赖三儿的“幼稚”之策
    范文程微微一笑,“遵化城的粮草,已经撑不了多少天了。只要咱们继续围城,那么明军只有两条路。其一是秦书淮孤注一掷进攻三屯营,打通来援遵化的道路。然三屯营有我三万四精锐把守,秦书淮便是有通天的本事也别想攻下。其二,是袁崇焕久等援军不来,只好带兵突围,而他一旦出城,以我军的实力,只要布置妥当,必能击溃他这五万兵马!所以,无论哪一条路,对明军而言都是死路。”

    皇太极沉吟了下,说道,“先生的意思是,咱们还是以不变应万变,继续围城么?”

    范文程非常肯定地说道,“没错,继续围城,看谁先沉不住气!”

    皇太极又皱眉道,“先生所言确有道理。只是我军现在的粮草也已无多,这又当如何呢?”

    “大汗,遵化城是死城,故而得不到粮草接济。而我军在城外,只要肯去寻找,又怎么会真的粮尽呢?”

    皇太极似乎明白了什么,但还是不确信地问道,“先生的意思是?”

    范文程轻描淡写地说道,“我军已攻下十余座城池、数十个村县,若是细细地去征粮,会真的无粮么?征不上来,咱们大不了跟百姓借,到时候还他们就是了。”

    皇太极听罢,脸上浮现一丝玩味的笑意范文程的建议,说白了就是让他去占领之地抢粮,只是说得好听一点罢了。

    皇太极之前之所以不确信,是没有想到这样的建议会从一个汉人的嘴里说出来。说实话,这个主意他也有想过,但鉴于以前后金在汉人中大肆抢掠所引发的一系列问题,所以他一直不肯下这个决心。而且,在出发之前他自己还亲口对下面的人说过,不得擅自劫掠百姓,现在又改弦更张,岂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

    然而他万万没想到,这个汉人的心,比自己还狠。

    什么“征”,什么“借”,要是大军真的出发去占领地挨家挨户地要粮食,那势必是尸横遍野的情况!根据以往的经验,这种命令只要一旦下达,灭门屠村的事情必然层出不穷这跟他之前下令只向大户、富户征粮是完全不同的!

    而这个汉人,却在怂恿自己去做下这个令。

    这真是一个……忠心耿耿的汉人哪!或许,是时候让他入旗了,他比咱们大多数的旗人,更像旗人!

    范文程继续若无其事地说道,“不管用什么办法,只要我军能筹到粮草,此次入墙之战我军必胜!大汗请务必早作决断!”

    皇太极听罢,深吸一口气,说道,“范先生所言字字珠玑,令本汗茅塞顿开!如此,便依先生所言!”

    夜,迁安县衙内。

    秦书淮、祖大寿、何可纲、孟威、孟虎、赖三儿、张啸以及智仁、汪大童等人济济一堂,共同探讨大军的下一步行动。

    自从在宝鸡尝到甜头后,现在秦书淮很喜欢让明军将领和武林人士一起开会,这些人各有各的法子,总能碰撞出让人惊喜的火花来。

    但是就如何攻打三屯营,大家已经商量了两个时辰了,还是没能出来一个方案能让大家一致认可的方案。

    双方实力对比摆在那里,以现在明军这些人马去打三屯营,怎么打都注定讨不得好。

    实在没办法了,秦书淮趁大家休息之际,悄悄把唐三娘拉到一边,问她手上还有没有毒药,比如像上次用的“千毒万蛊玄钟”之类的。

    唐三娘为难地表示,“千毒万蛊玄钟”上次已经用得差不多了,现在剩下的最多能毒倒百八十人。而唐门的其他毒药她带的也不多,都是防身用的,不能用来成批地杀鞑子。

    秦书淮不甘心,又问她能不能在这里炼制一些。唐三娘摇头,告诉他唐门毒药的主要材料,都在湘西和西域才有,在这里是绝对采购不到的。

    秦书淮只好尴尬地笑了笑,连说自己就是随便问问。

    呵呵,随便问问。

    唐三娘也回了一个“呵呵”。

    秦书淮回到自己位子上,感觉一个头两个大。

    袁崇焕现在还眼巴巴地等着自己去救,可是从昨天一战就可以看出来,武林联军跟鞑子的战力还存在一定的差距,要想用这四万二千人攻下三屯营基本不可能。就算打下来,估计也得死伤大半,那还搞个屁!

    那能不能直接绕过三屯营去遵化?这就更悬了。三屯营就处在迁安去遵化的必经之道上!这么多人想悄悄绕过三屯营,除非鞑子的眼瞎了。到时候他们只要一个尾随,然后皇太极再派一万人在前方阻截,两头一夹击,更加玩完。

    要想绕开三屯营,除非翻山越岭。先不说翻山越岭是自己疲自己的兵,光是进山前要抛弃马匹和辎重这点就不可能接受。没骑兵你想跟鞑子打,闹呢?没辎重粮草你想救遵化,玩呢?

    这时,忽然听一人炸喝道,“打不了三屯营咱就不打了呗!去遵化难道就一条道?”

    所有人一下子都安静下来了。

    寻声望去,却见是赖三儿说的。

    刚才大家讨论地热火朝天,赖三儿一直都插不上话,憋急了就吼出这么一句。

    众人听后的第一反应是,幼稚。

    如果不从三屯营去遵化,那就只有另外一条路,那就是从蓟州经石门寨再到遵化。这么一来,大军就得原路返回不说,而且从蓟州过去就平坦了?别忘了石门寨也在鞑子手里,而且石门寨往北的马兰峪等地也都是鞑子地盘,鞑子在那会没兵?

    不过碍于赖三儿是秦书淮的心腹,所以大家也没有直接发作,只有汪大童和智仁呵呵一笑。

    没想到,张啸听后,却说道,“赖香主所言,也并非不是办法。”

    秦书淮可以习惯性地忽视赖三儿出的“馊主意”,但却无法忽视张啸的看法,于是问道,“老张,你说说看。”

    张啸站起来说道,“侯爷,诸位,大家试想,现在鞑子是不是和我们一样,也认为我们会攻三屯营呢?目前我们初步确定鞑子有大约十四五万的精锐入墙,如今他们在遵化损失了两万,在迁安损失了三万,又在永平悬了近万孤军,事实上他们现在只有十万左右兵力可以调用。末将以为,为了阻止咱们去救遵化,鞑子至少会在三屯营派驻三至四万大军,如此一来他们就还剩下六七万。如果在遵化围了三万,那试问他们在石门寨附近还能有几万精锐?在下以为是不多的!”

    张啸这么一说,众人顿时都眼前一亮。

    现在不确定位置的鞑子兵,也只有三四万,这些兵肯定要留出一部分守出墙的关隘,比如大安口等,还有些兵要守比较重要的城镇,所以能留在石门寨附近的鞑子兵,还真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