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五百九十八章 务达海的纠结
    鞑子马兵统领一看不对,立即招呼剩下的人发起集体冲锋马兵只有冲起来才是无敌的!

    剩下的七八百鞑子骑兵立即分成了三四股,朝不同的方向猛冲过去。

    此时他们的战马已经在原地打转了好一会,终于攒了些力气,所以冲得起来。马兵一冲,联军的步兵果然没法挡了,纷纷散开两边,期间被战马冲撞、踩踏致死致伤的也不少,也有一些被马刀砍了脑袋的。

    但是这七八百鞑子马兵无心恋战,只想快点突出重围。

    这时,江河帮的一百五六十弩手发威了。他们一边施展轻功快步追赶,一边嗖嗖嗖地发着强弩,马再快,终究还是没强弩快。强弩不打人,只打马,不少马当场被射死,倒在地上后又绊倒了后面的马,引发了连锁反应。而有些受了伤但没死的马,则发了疯,到处乱跑,不但搅乱了队形,也绊倒了其他战马。

    落下战马的鞑子马兵,自然也是个死。

    联军士兵紧追不舍,鞑子骑兵左冲右突了好一会儿,发现跑到哪都有明军这是自然的,联军可足足有三四千人在围剿他们!

    而且江河帮的骑兵也不甘示弱,一部分在他们后头紧追不舍,另一部分则不要命地穿插拦截,哪管战马相撞是何等的惨烈!

    在一番追杀后,鞑子骑兵只剩下四五百了。而此时,他们的战马也终于耗尽了最后一丝力气,无论怎么抽打都冲不动了!

    联军步兵再次一拥而上,疯狂地“抢人头”!结局自然可想而知,最后剩下的这四五百马兵,在一刻钟不到的时间内就全部被剿杀了。

    杀完鞑子马兵之后,秦书淮也终于看到了张啸和李敬亭率领的骑兵沿着埋伏圈的两头杀了进来。他们一人率领两千多骑兵,就像两头庞然怪兽,直接插入了鞑子的腹地疯狂肆虐。鞑子原本沿着官道的左右两侧列长阵抵抗,但是张啸和李敬亭的马兵冲进去之后,就让他们腹背受敌了。四五千骑兵那是什么概念?即便是四五千匹马在他们的阵中乱冲乱跑也够他们受的,更别提还有四五千拿着雪亮马刀士兵了!

    鞑子的战阵已经内忧外患,腹背受敌了,自然不能再这么打下去了。于是各部的鞑子将官立即下令,改两列长阵为各个圆阵,各部自行组合。

    鞑子兵训练有素,立即变换了阵型。不过因为有大量联军骑兵在他们背后掣肘,他们变阵变得很不顺利,有些鞑子很快围城了一个圆圈,而还有很多鞑子则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等他反应过来后发现身边已经没有同袍了,这种落单的自然很快就会阵亡。

    鞑子变完阵后,事实上已经只剩下七八千人马了。而此时联军的马兵也体力不济,无法发动像样的冲锋了。张啸和李敬亭很聪明地停止了冲击,转而在小范围内回转厮杀,以让战马恢复体力。

    双方又回到了步兵的对拼。不得不说鞑子的变阵很成功,呈圆形战阵之后,各部之间紧密配合,而战阵内的步兵之间也互相协防,一时间防御能力大为加强。而武林联军虽然士气、官兵的个人修为都高于鞑子兵,但比起对战阵的熟悉程度,跟鞑子兵还有不小的差距毕竟他们拼凑起来的时间并不长!

    于是双方陷入了僵持阶段。

    秦书淮既然上了场,不到战斗结束自然不会回去。他带着智仁、汪大童等高手,不断越入鞑子的战阵之中。但凡他们冲进去的鞑子战阵,无不血肉横飞、残肢断骸遍地,很快就会土崩瓦解。

    虽然这么一个一个地破阵,速度很慢,但联军这些高手的恐怖战力,也无时不刻地在震慑鞑子兵,很多鞑子兵都在心里暗暗祈祷,这些杀神可千万别跃到咱们这个阵来!

    毫无疑问,这对于他们的士气打击是巨大的。

    迁安城内外三里处,两个鞑子兵急急忙忙地点燃了两个烟花!

    烟花是红色的,两颗同时升起就代表遇袭。

    这两个鞑子兵是侥幸从包围圈跑出来的,肩负着向迁安城求救的使命。不过,他们看到迁安城外密密麻麻到处都是明军之后,也不敢入城了,只好再城外放代表求救的烟花。

    城头的鞑子兵看到烟花后,赶忙跑去报告守将,守将又飞快地跑去告诉务达海。

    务达海闻讯极为吃惊,又非常疑惑!因为他根本不知道济尔哈朗派兵来迁安城的消息!

    济尔哈朗来迁安城并不在原先的计划内,而是济尔哈朗为了立功临时提出来的,加上他也没料到秦书淮会这么快就抵达迁安,所以根本没必要通知务达海。

    但是务达海就懵逼了。

    遇袭了?谁的部队遇袭了?多少人遇袭了?

    难不成之前明军从迁安城下经过,真的是去埋伏的?

    他思来想去,越想越觉得这是明军的诡计。

    他们先是假装要去埋伏的样子,大摇大摆地从迁安城下经过。然后又故意升起代表我军遇袭的烟花,试图引诱我军出城去救?

    务达海的副将努尔刻见务达海半天都不说一句话,忙道,“将军,咱们救是不救?如果遇袭的是多尔衮贝勒或者豪格贝勒的大军,那咱们要是不去救,事情可就大了!”

    别的部队不救还可以找理由搪塞过去,但是多尔衮和豪格都身份显赫,如果是他们的部队遇袭而务达海不救,那这罪可就大了。更严重一点,如果他们中谁因为务达海的不救而战死了,那务达海八成是要被砍脑袋的!

    务达海很清楚这点。

    但是务达海同样担心这是秦书淮的诡计。这个秦书淮,在去年就曾用诡计把大汗的大军骗到了大安口,而且在这之后他又花样百出,一会儿击溃了魔教一会儿又清剿了高迎祥、李自成,传言他是鬼谷的弟子,精通鬼谋之道,这会不会又是一出“鬼谋”?

    若是根本没有我军被俘,那自己这一万多人出城还能有几个活着回来?

    想到这里,他说道,“努尔刻,你不觉得这事蹊跷吗?三屯营早晨刚派来一波兵,现在怎么又来一波?要来的话,他们不会一起来吗?”

    努尔刻想了想,缓缓点头道,“也对,确实有些不寻常。”顿了顿,他又说道,“可是这也未必不可能啊!兴许是多尔衮贝勒觉得秦书淮来犯,迁安城内一万七千兵不足以守住城池,为了谨慎起见他又派了一些人过来呢?再说了,这个烟花总不会有假吧,将士们可是真真切切地看到两颗红色烟花了。”

    务达海眉头紧锁地说道,“我军的烟花传信之法,或许那个姓秦的从哪儿听说了呢?这又不是什么大秘密,我军之中但凡有个叛徒奸细,就可以告诉明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