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五百九十七章 围剿鞑子铁骑
    三千弓手在统一的号令下,立即调转箭头,朝鞑子弓手阵营一轮齐射弓手一般都会聚在一个阵营集中射击,因为弓箭的准头没枪那么高,齐射才能发挥最大威力,这跟早期西方人用前装火枪时必须聚在一起发射是一个道理的。三千枚利箭呼啸而出,密密麻麻让人看了就起鸡皮疙瘩,坠落时可以明显地听到箭头破空的声音,又因为用的是120斤以上的强弓,所以一旦射中必然穿甲入体!只这一轮齐射,鞑子弓手就伤亡了四五百!

    不过双方的弓手都没有肆虐太多时间,因为双方马上就短兵相接,展开了犬牙交错的厮杀,弓手已经不好用了。

    明军弓手留下一千,占据有利地形,伺机偷袭鞑子兵相对集中的地方。而另两千则直接放下弓箭,掏出短兵武器,加入了战场。

    就在双方沿官道两侧厮杀的时候,约两千的鞑子骑兵冲开人墙,绕到了官军身后,挥舞着马刀开始肆虐。作为当时亚洲最强的骑兵,他们无论是战术还是个人素养都极高,他们在联军士兵身手纵马奔驰,雪亮的马刀不断划过一道道寒光。而联军士兵一面要对付眼前的鞑子兵,一面又要防备身后到处乱窜的鞑子骑兵,一时间极为被动,不少士兵就被鞑子马兵削去了脑袋。

    秦书淮在不远处看到这番光景,不禁大吼,“张啸呢?他的马兵死哪去了?”

    在到达这里后,秦书淮让相对熟悉马战的张啸统领马兵,也并没有交代他怎么做,因为论怎么使用马兵,他自认没资格在他面前指手画脚,所以他才不知道马兵去了哪。

    明军这次足足带了五千骑兵,都是由擅长马术的武林人士和江河帮特训出来的骑兵组成,战力虽未必比得上鞑子马兵,但是以五千对两千肯定是够了。不过秦书淮到现在也没看到一个骑兵,所以大为光火。

    看着敌军马兵肆虐,而己方马兵不知所踪,他能不光火吗?

    他身旁的邱大力连忙说道,“张啸和李敬亭两人各带了两千五百骑兵,说是从伏区的两头杀进去!”

    秦书淮站起来看向远处,不过黑漆漆的也看不到什么。也难怪,鞑子兵有一万五千人,队伍延绵五六里地,埋伏区也长达五六里,秦书淮自然是看不到两头的情况。

    不过张啸和李敬亭两人的决定也没有错,步兵冲两边,骑兵冲两头,冲入敌军腹地后就可以肆虐,这个战术肯定没得挑。

    但是这么一来,这两千鞑子骑兵就要步兵去解决了。而要步兵去解决两千骑兵,代价不会小。

    秦书淮本来想刹刹江河帮乃至联军之中将领喜欢亲自冲锋陷阵的“歪风邪气”,所以选择坐镇后方,不过看到这群骑兵之后,他又禁不住手痒痒了!

    想到这里,他对身旁的何可纲说道,“何将军,你在这坐镇,我去去就来。”

    何可纲知道秦书淮神功盖世,所以并不担心他的安全,只是叮嘱道,“侯爷小心。”

    邱大力马上说道,“我与你一起去!”

    邱大力自从学了易筋经和九阳神功后,功力也是大涨,现在已经是小成境六等了,一直憋着劲想上场杀敌。

    秦书淮点了点头,“那师父小心吧。”

    随后拔出倚天剑,冲身后的预备队喊道,“江河帮执法堂、护法堂,随我来!”

    这两个堂在前面的战斗中略有战损,不过主力完整,加起来也有两千三百多人。众人一听秦书淮下令,顿时拔出兵刃,齐声大吼,“杀!”

    随秦书淮狂冲而去。

    原本站在一旁观战的智仁、汪大童、常吾机等人一看,也选择跟了上去一般十拿九稳的战斗,秦书淮是不会主动提出让他们上的,毕竟他们都是武林中成名的前辈,秦书淮也不敢真拿他们当小兵使。这种战斗,上不上全看他们自己。

    江河帮的执法堂、护法堂也有骑兵,加起来大概有五百。其余则是盾兵、弩兵和剑兵,这些兵都受过对阵骑兵的训练。

    两千三百多人在秦书淮的率领下,直奔鞑子那两千骑兵而去。

    而在此时,孟威也已组织了三千人去对付那两千骑兵。这三千人中,有四五百人用的是长枪这些人大都来自于以长枪见长的门派,比如江南的铁枪门等等。长枪对马兵,那是再合适不过了。

    鞑子骑兵经过一段时间的肆虐冲杀,战马的体能已经大为下降,他们已经减少了冲锋的频率,转而小范围的运动战。

    秦书淮带着五百多江河帮骑兵,像一把利刃插入到鞑子骑兵的阵中,将他们截成两段。接着,江河帮骑兵又分成两股,分别向两边杀去。而与此同时,江河帮盾兵则顶在前面,负责保护弩手的扫射,以及让剑兵进攻之后有地方躲避。这些盾兵都是身强力壮、修为不错之人,即便重骑兵冲过来,在一对一的情况下,他们也能用大盾顶住!

    显然,这些江河帮人都经过严格的对战骑兵的训练,打得有守有攻、极有章法。

    原本三千武林联军士兵对付两千鞑子骑兵打得毫无章法、混乱至极,但是有了江河帮这两千多人的加入,立即稳住了阵脚,恢复了秩序。

    于是,他们表演的时候到了!

    联军士兵先将被截成两股的鞑子骑兵分别包围,然后实施围剿。

    轻功好的联军步兵,纷纷施展轻功跃起去砍杀鞑子骑兵。一时间战场上到处都是纵身跃起再翩然落地的身影,犹如无数只轻灵的燕子七上八下、此起彼伏,蔚为壮观。

    而轻功差一些的联军步兵,则直接砍马腿、捅马身,把战马放倒之后,再一拥而上把摔下来的鞑子骑兵砍成肉酱。

    至于用长枪的联军步兵,则更打得不亦乐乎。这些人自小修炼长枪,每个人手中的银枪都寒光闪闪,花样百出,什么“霸王枪”、“子龙十三式”、“天罡烈阳枪”,但凡江湖上有名气的枪法都可以在这里见到,四五百杆银枪,每一杆都舞得虎虎生风,让人眼花缭乱。正所谓有比较才会有激情,大家都是练长枪的,平日里江湖中就总在比哪个门派的长枪更强,这会儿有了直观的比较,谁都不想丢了自家师门的脸,纷纷把压箱底的功夫拿出来!

    而智仁、汪大童、常吾机等高手自不必说,他们的身影在月下来回冲突,每过一处必有血光闪起。邱大力更是卖命,这是他第一次上阵打仗,从一开始就红了眼,拼命往鞑子骑兵最密集的地方杀去。江湖上的人可都知道他是武林盟主的师父,这会儿要是不杀狠点,岂不是被人笑话?

    至于秦书淮,则照例凭着一把倚天剑,掀起漫天咆哮的剑气,飞快地收割着人头。剑气所过,遑论是人,就是战马也一刀劈成两半!

    鞑子马兵顿时人仰马翻,一个个像下饺子一样从马上跌落,很快就被解决了一半。

    号称亚洲最精锐的骑兵,一下子被各怀绝学的武林联军一群曾经被视为空有武力不懂战阵的乌合之众,打得七零八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