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五百九十四章 鞑子玩命
    明军猛攻迁安城南北两门,其中以南门为主攻。

    汪大童、智仁、常吾机、孟威、孟虎、唐三娘、马三嫂、李大梁八大高手齐上南门城墙,与武林联军一众精兵奋勇杀敌,果然冲得城头大乱。

    却在此时,约有五六十个鞑子兵提着小型“水龙”冲了过来,看到明军高手二话不说就开始喷射火油。火油不是固体,即便拿刀挡也挡不掉,于是明军高手只能凭借轻功躲避。却不想还有数十个鞑子兵手上提着小型的火油桶,他们分散在人群各处,看到高手就直接往他身上倒,也不管会不会倒在自己人身上,或者倒在自己身上。

    如果是弩箭或者暗器,只要是固态的,对于这些高手来说都不足为惧,但一旦变成液态的东西就比较难防了。试想一桶水劈头盖脸地倒过来,在没有盾的情况下,谁能挡住?

    鞑子的火油,就专门用来对付明军高手,根本不往普通明军士兵身上撒。而且,这些人似乎专门受过训练,用“水龙”的鞑子兵,往往两个人一组,一个负责提桶和顶盾,一个负责喷射。而直接用桶倒火油的鞑子兵,他们的火油桶直径只有手掌长短,高度也就小臂那么高,提绳是绑在桶底部的,这样只要随手一甩火油就出来了。

    这样的“火油兵”埋伏在城墙各处,还往往有其他鞑子兵掩护,很多时候明军高手刚刚跃起避开一个火油兵,落地之后却又发现一个火油兵,简直防不胜防!

    不多会儿,除了轻功造诣惊世骇俗的武当常吾机外,其他高手的身上或多或少全部沾染了火油,连汪大童和智仁都不例外。

    果不其然,在喷射完火油之后,火油兵们都还没撤下,一群提着火把的巴牙拉兵就杀了过来。这些巴牙拉兵个个都会轻功,盯着明军高手追。火把是用纱布裹在木棍上制成的,而纱布一着就会往下滴,所以明军高手一与他们交手就会火星四溅,若是有一个火星滴到沾了火油的衣服上,那必然是烈火焚身的结果!

    一时间明军高手都极为被动,只能频频避让,大有有力无处使的感觉!

    但是所谓玩火自焚,鞑子兵为此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在混乱的战斗中,不小火星溅到了也同样沾了火油,或者正提着火油的鞑子兵身上,这些鞑子兵的身上顿时着起了大火。凶悍的鞑子兵身上一旦着火,就直接往明军士兵身上扑,临死也要拉个垫背的!

    一时间城头上火光处处,浓烟滚滚,刺鼻的焦味和惨烈的哀嚎声混在一块,当真是一个惨不忍睹!

    城头的双方士兵本就密集,大火一烧必然会蔓延开来。在这种情况下,明军高手个个火油沾身,哪还敢再呆在城头?连忙越了下来,返回本方阵营换衣服!

    以这种完全不要命的打法下,鞑子兵竟然奇迹般地稳住了城头!

    明军的第二次攻城,又不得不中止了!

    秦书淮怎么也没想到迁安城竟然如此难攻,这么看来一天时间完全打不下来!心急如焚的他只好再次召集众将,一起商讨对策。

    众将七嘴八舌,各抒己见,有的说高手顶盾上去,但又有的说盾烧完之后呢?还有的说不上墙,直接炸城门去,同样有人来反驳,鞑子有火油、有霹雳弹,你能在城门那呆多久?

    秦书淮一言不发,就看着众将红着脸粗着脖子争执。

    他心里也是窝火。到现在为止,迁安、永平一带的白莲教都没来找过自己,搞得自己两眼一抹黑,对这里的情况一点都不清楚。看来这里的白莲教远远没有三边的白莲教来的给力,不过也难怪,天下这么大,白莲教总有薄弱地区和强势地区吧?

    关键是现在怎么办?到目前为止,联军已经损失四千多人了,要是再这么打,就算打下迁安城,这个损失自己也承担不起。

    就在这时,帐外有人来报。

    “启禀侯爷,帐外有两人求见,说他们刚刚截住了三个鞑子马哨,有重要情报献给侯爷。”

    秦书淮听后,心想麻蛋的,这里的白莲教终于出现了!

    于是说道,“让他们进来!”

    很快,两个脏兮兮的汉子被带了进来。

    两人一见秦书淮,忙不迭地跪了下来。其中一个说道,“拜见秦侯爷。小的是金凤寨的魏老四,奉大当家之命,特来给侯爷送封信。哦,信是、是从鞑子身上搜来的。俺们都不识字,不过应该是鞑子写的。”

    秦书淮一愣,不是白莲教的?

    金凤寨是个什么组织?

    再看看他们的穿着,明白了,不是组织,是个团伙,强盗团伙。

    强盗帮忙劫了鞑子马哨?

    虽然觉得有些怪异,不过还是说道,“拿上来吧。”

    那人“哎”了一声,然后拿着信兴冲冲地走过去递给秦书淮,却还没走到秦书淮跟前就被孟威拦住了。

    “站那。”孟威冲他喝了一声,然后接过书信转交给秦书淮。

    那人吓了一哆嗦,原地站着一动都不敢动。

    秦书淮打开书信,一下子傻眼了。

    满文。

    这尼玛怎么看?

    他轻咳了一声,说道,“那个,你们中有谁认识满文的?”

    大伙儿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是一脸懵逼。

    “辽东铁刀门的宋震山老前辈是不是懂?”秦书淮问道,“当日武林大会上他好像说过鞑子话。”

    宋震山正好就在大军离,这次他的铁刀门来了一百多人,他自己亲自带的队。于是孟威就马上派人去把他找了来。

    结果一问,他只会说,不会看。

    气氛就尴尬了。

    秦书淮想了想,觉得这上面写的无非也就是跟三屯营那边报告迁安遇袭,让他们增援之类的话。

    于是问魏老四道,“魏老四,你们从什么时候开始埋伏在路上的?”

    “回侯爷,小的们从今儿一早就开始埋伏啦!这会儿咱们的弟兄还在路上埋伏着呢。咱们大当家的说了,怕是鞑子还有马哨去送信,咱们得帮侯爷切断迁安和三屯营之间的联系,帮侯爷一块打鞑子。侯爷放心,这一带的路咱们熟着呢,甭管是大路小路,只要是去三屯营的路,都有咱们的人。那个……侯爷侠之大者为国为民,英明神武武曲星下凡,一定能顺利拿下迁安。咱们弟兄们呢,就、就帮侯爷打下手。那个,就是报效朝廷,报效皇上……”

    魏老四虽然紧张,但是说起话来还是滔滔不绝,马屁拍得叮当响。他是金凤寨里最能侃的,金大就是想表达自己想投靠的意思,怕别人说不好,就派他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