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五百九十一章 突围
    准备充足的鞑子兵发起了猛烈的总攻,手持盾牌、全副武装的巴牙拉兵身先士卒,在前方推进。他们的后面,是由大量甲车掩护的鞑子精锐。于此同时,鞑子仅剩的三十架弓手高台又冲了上去,朝城墙疯狂倾斜箭雨和火油。

    现在每道城墙上关宁军士兵仅剩五百左右,他们虽奋力作战,但无奈其他卫军太不给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一个又一个鞑子兵爬上城墙来。

    而此时,明军的火器也所剩不多了,而且,当地的卫军士兵对火器操作极不纯熟,比如扔霹雳弹,要不太早,被敌军捡起扔了回来,要不太慢炸了自己人。而危险程度更大的火油更是如此!

    更严重的是,在鞑子兵不要命的冲击之下,卫军中很多人开始怂了,不但出现畏战后退的迹象,甚至有些直接跪在地上投降了!

    大明朝,从来不缺宁死不屈之士,但更不缺投降苟活之人。

    各处城墙开始崩溃。

    好在,此时天色已越来越黑了!

    北门首先被突破,其后西门也相继被突破。祖大寿早有准备,在四个门附近都安排了三四千人,与鞑子展开巷战。虽然这些兵拖不了多久,但能拖一秒是一秒。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天色越来越黑。

    祖大寿带兵来到了南门附近,看了看天色,觉得差不多了。

    他拔出腰刀,纵声长啸,“弟兄们,冲出城去!”

    南门被飞速拉开,外边的鞑子兵一愣,不过很快都悍不畏死地冲了进来!

    早已等候多时的关宁军与大同军精兵顿时齐声暴吼,以排山倒海之势朝南门冲去!

    队伍前头,由两千关宁铁骑和两千大同精骑组成的四千骑兵呈三列纵队齐冲,马蹄声阵阵如雷,马刀霍霍冰寒如雪,以摧枯拉朽之势席卷一切。

    无论鞑子的步兵有多强,也绝不可能在正面阻挡四千骑兵!刚刚冲进南门口鞑子兵看着这滚滚而来的洪流一时都傻了眼,要不躲闪不及被马撞死、踏死或被骑兵削了脑袋,要不就赶紧闪到两边乖乖看骑兵出城!

    现在进攻南门的后金军,总共八千人左右,而骑兵则只有一千,是用来护卫多尔衮和准备一会进城冲击明军步兵的。看到这个场景,多尔衮立刻判断祖大寿是想突围,于是马上让一千骑兵前去阻拦袭扰,同时又命手上还没派出去的三千多步兵去截住祖大寿带出来的步兵。

    明军自无心恋战,祖大寿喊了声,“各部自行突围!”

    随后带着四千骑兵,往南狂奔而去。

    立功心切的一千鞑子骑兵则紧追不舍。

    六千由关宁军和大同军组成的步兵出城之后,见祖大寿和骑兵们狂奔而去,便知道自己已经被主将抛弃了。

    这对士气的打击是巨大无比的。

    这些士兵的反应各不相同。有的破口大骂祖大寿胆小怯懦,而有的则认为这是人之常情:将军此时不走,难道要留下来送死么?至于大伙儿,赶紧趁夜突围便是。

    于是这些步兵分成了三种,一种是宁死也要突围,他们几十几百人成一股,朝一个方向杀去。一种则是先躺地下装死,再看逃生的机会,反正这会儿也没人追究逃兵吧?还有一种就更简单了,直接选择投降。

    因为有后两种人的存在,拼死想杀出重围的士兵,难度就更大了。论野战,本来这六千明军精兵团结起来,是可以与三千鞑子精锐一战的。但是因为祖大寿的“先行突围”或者直接说逃跑,至少一半人选择了溃逃或者投降,这仗就完全没法打了。

    三千鞑子兵很快就截住了大部分的试图突围的明军,双方激战了一会儿,越来越多的鞑子兵从西门、东门那边赶来,很快就把他们包围地严严实实。

    六千步兵,最终只突围了四五百,其余要不被杀,要不投降。

    而三屯营城内,已经只剩下当地卫军了。在祖大寿逃跑的消息传遍后,不需要鞑子兵去缴械,他们自己就解除了武装,等待敌方来接收。

    崇祯三年七月二十六日夜,三屯营沦陷。

    不过,当后金大军进入三屯营后,马上发现城内有几处火光冲天!原来,为人狡猾老道的祖大寿早就命人点燃粮仓,将仓内粮食付之一炬了!

    豪格看着冲天的火焰,气得牙咯咯直响!

    且说为了追击祖大寿的四千骑兵,多尔衮除了派出之前的一千精骑以外,又加派了四千骑兵去追。不过祖大寿的运气极好,那晚月色很差,能见度很差,多尔衮后面派去的四千骑兵去的太迟,在茫茫黑夜之中根本不知道祖大寿的骑兵去了哪。刚开始他们还时不时停下来看马蹄印鉴别他走的方向,但是很快他们就发现,如此停停看看,要想再追上敌军不知道要等猴年马月了,还不如不追。

    而之前去追祖大寿的那一千鞑子骑兵,一看后头自家的骑兵也没追上来,担心再往前追对方就要狗急跳墙反击了。己方只有一千,而对方有四千,而且还都是精锐骑兵,想想打起来也讨不得什么好,也就放弃追击了。

    祖大寿带着四千精骑继续没命地往前跑,终于来到一处山脚下。

    漆黑的夜里,也不知道这叫什么山,反正只要后头追兵没上来,他们就慢慢摸吧。

    派了几队兵去查探地形,其余人则下马就地修整。

    不一会儿,有几个兵来报,说发现前方有个山谷,荒无人烟。

    祖大寿立即命令所有人马进入谷中休息。

    刚进山谷不久,天空就下起了大雨,士兵们纷纷躲雨,而祖大寿却是喜上眉梢。

    下一场大雨,就可以冲掉马蹄印了,这样建奴可能就找不到自己了。

    这意味着他可以暂时躲在山谷里,等过两天,不,过三天,预计三天之内秦书淮必定能打下迁安!

    到时候他再带这四千精骑出谷,去投靠秦书淮。

    他想得很明白。如果他要翻山越岭去迁安,就得抛弃马匹,到时候只能空手空脚、衣衫褴褛地去见秦书淮,秦书淮能不勃然大怒?即便他看在袁督师的面子上不治自己的失城之罪,也必然会给自己冷眼看。但要是带着四千精骑去见他,情况就大不一样了!

    他摘下将盔,拖着沉重的步子,走到一处空地上,任由雨水冲刷自己的身体。

    心中喃喃道:我尽力了!弟兄们的仇,他日我祖大寿,一定要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