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五百八十七章 秦书淮的路线和范文程之计
    好久没这么安心地睡觉了。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孟威早早地来到了秦书淮门口。

    “侯爷起床了吗?”他轻声问门口值班的弟兄。

    还没等那名弟兄回答,只见秦书淮轻轻地打开了门,然后做了个禁声的手势。

    小声道,“走吧,去长辛店。”

    “是,侯爷。”

    秦书淮回头不舍地看了眼还在安睡的陈晴儿,然后轻轻地关上了门。

    来到长辛店,大军已然集结完毕。

    邱大力见到秦书淮,喜不自胜地说道,“臭小子,三个月不见,怎么成黑炭了?”

    秦书淮笑了笑,“师父怎么也不去家里坐坐?”

    “几十车的军资要交割,师父哪有时间去。”邱大力正色道,“听说这次鞑子来了十几万大军,你万事切要小心哪!这一战胜则兴败则衰,为师想想都睡不着觉。不如这样,我跟你一起去如何?”

    秦书淮当然不想邱大力一起去,因为邱大力去也帮不上什么忙,况且江河帮这个老巢还需要他坐镇。

    孟威见秦书淮笑而不语,就知道他的心思了,连忙说道,“邱护法,侯爷神机妙算什么时候败过?你就安心地帮侯爷料理好江河帮吧。”

    邱大力摆了摆手,“帮里头有几个老人坐镇就行了,如今从朝廷到武林各派谁不卖咱们江河帮的面子,又有什么大事了?小书,师父就问你一句话,能不能一起去?”

    秦书淮见邱大力去的意愿很坚决,也不好驳了他的面子,于是只好说道,“那好吧。不过,军中不比帮里,师父你要做好思想准备。”

    邱大力呵呵一笑,“臭小子,这么快就跟师父摆架子了!行,师父知道,军中讲究令行禁止,你是帅我是兵,只要大军开拔,我就是你的下属!”

    秦书淮轻笑一声,“那就好。对了,大军都已准备完毕了么?”

    孟威说道,“侯爷,一切已准备妥当。”

    秦书淮点点头,说道,“准备开拔!”

    崇祯三年七月二十三,秦书淮带武林联军六万二千余人,自长辛店出发,前往遵化救援。

    不过出人意料的是,秦书淮并没有走最近的通州蓟州遵化一线,而是走了香河玉田丰润永平一线。

    从长辛店到永平,差不多有四百里地。大军以接近急行军的速度走,至少要走三天。

    遵化城内,巡抚衙门。

    袁崇焕端坐堂上,正与众将商议城防事宜。

    这时,一个参将急匆匆地走了进来,说道,“启禀督师,接到京师传来的密件,说秦书淮率大军于两天前从长辛店出发,直奔永平。”

    袁崇焕眉头微微一皱,不过随即又舒展开了。

    “这秦侯爷不来救遵化,却先去打永平,呵呵,有意思。”

    底下一将领说道,“督师,秦书淮先去永平固然有一定道理,不过咱们城里的粮草已经见底了,恐怕坚持不了三天。他这么一绕,咱们可就悬了。”

    说话的就是袁崇焕的老部下秦朗。

    城内的粮草本来只够正常消耗二十天,现在建奴已经围城一个月了,虽然大军一再降低粮食配给,但还是已经见底了。目前的粮食,就算大军每人每天喝两碗稀饭,也只能坚持三天。

    袁崇焕沉默了下,说道,“向城内的百姓再征征看。咱们按市场价购买。要是银两不够,咱们拿马匹换。”

    秦朗苦着脸说道,“城内百姓的粮食也不多了,恐怕是不会卖给咱们的。再说,就算要卖,也绝不会按照市价卖,起码要高出市价三倍,物依稀为贵嘛!”

    又一将说道,“咱们之前也拿马匹换过几次,不过随着建奴围城日久,百姓觉得自己都吃不饱,马更不好养活,也就不收了。况且,咱们现在只剩下2500余匹战马了,若是再拿出去换,咱们的铁骑就只能当步兵用了。”

    说话的将领叫祖大弼,是祖大寿的弟弟,论打仗不输祖大寿,作战时喜欢大喊大叫,有“祖二疯子”之称。

    袁崇焕轻描淡写地说道,“人都吃不饱,要战马何用?传令下去,若是无粮可征,杀马为粮。总之,黄台吉想跟咱们耗,咱们就跟他耗,看谁耗得过谁。”

    夜,遵化城南五里外,皇太极大营。

    皇太极次子豪格说道,“父汗,一切都已准备妥当。”

    皇太极微微颔首,说了声,“去吧!记住,速战速决!”

    “是,父汗!”

    黑暗中,大队后金军从遵化城外出发,往西疾驰而去。

    皇太极在帐中,对范文程说道,“宪斗范文程表字先生,那祖大寿和马世龙你以为如何?”

    范文程淡淡一笑,说道,“三屯营总兵马世龙武举出身,倒有几分蛮力,只不过他的手下个个都是草包。大汗还记得那场荒唐的柳河之战么?那就是马世龙的手下。马世龙空有勇武,不懂治军,不足为虑。”

    柳河之战,指天启五年,马世龙派鲁之甲带七千新兵蛋子去偷袭耀州,结果在夜里,被后金几百战兵打得抱头鼠窜,连主将鲁之甲都被生擒的一场战斗。这场战斗成了马世龙戎马生涯中最大的笑话,他自己也因此被革职了。直到孙承宗坐镇蓟镇期间,他才被再度起用。

    皇太极又问,“那么祖大寿呢?”

    “祖大寿颇有谋略,不过为人自私,为达目的不折手段,是个枭雄,也是个不可小觑的对手。”范文程说道。

    皇太极若有所思地想了想,“为人自私?先生的意思,是此人可以收买?”

    范文程摇了摇头,“若是一年前,此人或许可以收买。不过现在,秦书淮已经遏制了魔教,基本平定了三边,明廷略有起死回生之象。祖大寿一家在明廷个个身居高位,所谓皇恩浩荡,此时再想收他,咱们怕是出不起价钱了。”

    皇太极呵呵一笑,“若是打得他走投无路呢?”

    范文程也笑了,“那就得看豪格贝勒和阿济格贝勒怎么打了。”

    “有先生奇谋,豪格和阿济格必定可大胜而归!”皇太极站了起来,看着帐外的星月,踌躇满志地说道,“暴明虽有秦书淮助纣为虐,但我大金亦有先生运筹帷幄,还有如此多的忠勇将士,本汗相信,我大金定胜暴明!”

    范文程站起来,恭恭敬敬地对皇太极作揖道,“大汗英明!臣愿誓死追随大汗,开天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