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五百八十六章 不正经
    府里府外正在喜气洋洋一片忙碌的时候,忽然从大门冲进来一队锦衣卫。除了身穿飞鱼服的,还有几个穿着金色铠甲,头戴金盔的“将军”,那叫一个威风凛凛。

    府里的家丁可不怕锦衣卫,谁不知道自家老爷就是锦衣卫的千户?不过这些个穿着金色铠甲的却是头一遭见,觉得新奇,有家丁就上去问了,“哟,军爷这身行头是真敞亮啊!不知是哪个府上的?咱们侯爷现在还没回来,您里边先坐会儿。”

    把这些崇祯跟前的大汉将军当成了前来贺喜秦书淮乔迁之喜的哪路将领了。心里头还琢磨呢,这大晚上的来道哪门子喜,咱老爷都没说办酒不是?又一想,是了,如今咱们老爷那是什么身份,这些当官的还不争先恐后地来拍马屁?

    不得不说,秦书淮府上的家丁胆子都够大,来谁都不惧。也难怪,在江湖,他们主子那是武林盟主,在朝堂,他们主子那是当朝太保,内阁大员,所以甭管黑道白道他们不带怕的。在秦府,干家丁都能干出心高气傲的劲儿来!

    那些大汉将军也不跟这些家丁较真儿,都齐刷刷地在门口立成两排。

    随后,一个老太监急匆匆地赶到门口,大声喊道,“皇上驾到!”

    里头的家丁顿时懵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怀疑自己听错了!

    皇上亲自来咱侯府了?难不成……大晚上的也是给咱侯爷道喜来了?皇上的性子咋比这些拍马屁的还急咧?

    还是乔老四反应快,赶紧带着一众家丁跑到门口,忙不迭地跪了下来!

    没过多久,果然看到自家老爷秦书淮恭恭敬敬地给一个华贵少年在前方开路,这个少年身边还跟着一个颇有威仪的老头。

    那就没错儿了。能让老爷这么恭敬的,普天之下除了皇上还有谁?家丁们一个个都晕头转向,做梦都没想到居然有一天能见到皇上。

    有几个家丁看到崇祯忽然想起什么来了:咦,皇上好像还有点眼熟?哎哟,这不是咱老爷的好兄弟“黄兄”吗?这这这,合着皇上和咱老爷是拜把子的兄弟?!

    这时,只听乔老四扯着破锣嗓子带头喊道,“草民等叩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其他人一听也赶紧跟着喊起来。

    “皇上,请!”秦书淮乐呵呵地带着崇祯进了大门,绕过竖在门后的照壁,然后往前走去。

    没走几步,却听崇祯笑道,“秦太保,往那去是东厢,你就不请朕去正堂坐坐?”

    秦书淮一拍脑袋,尴尬地一笑,“臣倒是忘了,这宅子皇上比臣还熟呢!”

    崇祯道,“走,朕给你带路。”

    “多谢皇上。”

    一行人很快来到了正堂。

    却见戚氏带着陈晴儿已经在正堂等着了。

    两人见了崇祯,一起行了万福礼。

    “老身陈戚氏拜见陛下。”

    “妾身秦陈氏拜见陛下。”

    崇祯一看忙上去搀扶戚氏,说道,“戚老夫人快快平身。”顿了顿,又说道,“朕听秦太保说了,老夫人是原沈阳总兵陈略的遗孀,陈将军当年为守沈阳浴血奋战,壮烈殉国,最后却被王化贞等人诬陷,朕都已经知道了。老夫人放心,朝廷迟早要给陈将军一个忠烈之名的。”

    戚氏一听,顿时老泪纵横,这些年她独自一人拉扯四个孙子孙女长大,苟活于世,盼的可不就是这句话吗?

    她握着崇祯的手,颤颤巍巍地说道,“老身……老身替亡夫,叩谢皇上!老身叩谢皇上!”

    说着又要下跪。

    崇祯一把扶住,说道,“老夫人快快请起,说起来是朝廷亏欠了陈家,这是应有之意,老夫人无需多礼。”说着又对身边的太监说道,“王德全,明日叫御医过来给老夫人瞧瞧,朕摸着老夫人的手,有些凉。”

    太监忙道,“臣遵旨。”

    戚氏更是感怀不已,她做梦都没想到,在家主含冤殉国这么多年后,陈家还能再次受到皇上如此的殊宠!这真是佛祖显灵,祖宗保佑啊!家主,终于可以瞑目了!

    一旁的陈晴儿搀着戚氏,但是眼睛却一直往秦书淮身上瞟。

    夫君又黑了。

    夫君又瘦了。

    不过夫君的气色很好。

    秦书淮偷偷地冲陈晴儿眨了眨眼,惹得陈晴儿捂嘴一笑。

    “晴儿,先带奶奶回屋休息吧。”他说道。

    陈晴儿知道夫君要陪贵客,于是点了点头,说道,“是。”

    秦书淮又对乔老四说道,“乔管家,赶紧去置办一桌酒菜,越快越好。”

    乔老四忙道,“好嘞,老爷。”

    却听孙承宗补充道,“让醉仙楼的老张做就成,做完了你再拿来。醉仙楼离这近着呢。”

    乔老四呵呵一笑,“哎,好嘞。”

    乔老四很快办来了一桌丰盛的酒菜,崇祯、秦书淮、孙承宗在三人一边畅聊一边喝酒,谈笑风生。

    这也算是崇祯给秦书淮的壮行酒了。

    如果此次出兵能击溃建奴,那么建奴至少五年之内不敢南下,大明就有充足的时间来整顿军备,清洗东林。崇祯相信,只要再给他五年时间,大明一定能重拾河山,百废再兴!

    而能不能给他这五年时间,就看秦书淮这一仗怎么打了!

    一直喝到深夜,崇祯才回宫。

    回宫之前,他对秦书淮说道,“秦兄,朕就在紫禁城等你!你胜,朕等你,等你回来共造盛世!你败,朕亦等你,等你回来背水一战,我们兄弟二人肝胆相照,死守国门!”

    秦书淮不禁想起了历史上崇祯为实现“天子守国门”的诺言而上吊时的场景,不由说道,“臣愿与大明共存亡,愿与黄兄共生死!”

    送完崇祯和孙承宗,秦书淮回到房间,见陈晴儿浅笑聘婷、面若桃花、红唇皓齿地看着自己,显然是精心打扮了一番。

    过门前她显得有些瘦,不过过门后她吃的好穿的好,身体渐渐丰润起来,皮肤也白嫩如水,比起那会儿更显妩媚动人,算是不折不扣的大美人了。

    女人的美貌,果然是要娇养的。

    “夫君,皇上和那老头走了吗?”陈晴儿开心地走过来,替秦书淮脱去外套,说道,“我给你备好温水了,先去泡个澡吧。这些日子你一定累了吧,泡澡可解乏呢。”

    秦书淮不由摸了把陈晴儿的屁股,“坏笑”道,“你不陪夫君一起泡吗?”

    陈晴儿俏脸一红,轻轻地拍了下秦书淮胸口,“夫君怎的这么没正经。”

    秦书淮一把抱起陈晴儿,说道,“这就算不正经吗?夫君还有更不正经的呢!”

    “哎呀!”陈晴儿一边惊呼,一边咯咯娇笑,柔软的身子伏在秦书淮肩上,闻到了那股熟悉的味道。

    这是夫君的气息!

    她足足盼了将近100天。

    小别胜新婚,两人足足折腾到子夜时分,秦书淮才恋恋不舍地去冲了个澡,然后沉沉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