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五百八十四章 蓟镇局势
    “当前,朝廷在蓟镇总计有二十万大军,其中有袁督师的四万关宁军,大同军、昌平军、宣府军各一万,以及蓟镇原有的十三万的当地卫军注:就是俗称的屯田军。”孙承宗指着地图又说道,“在遵化城内,原先总计有七万兵力,分别是三万关宁军和四万的卫军,不过打到现在,据最新塘报显示,目前还剩下五万左右的兵力。而建奴方面,原先有七万精锐围城,这一个月打下来,估计还剩下五万精锐。”

    秦书淮微微颔首,心想袁崇焕守城的本事确实不错,在官军素质不如鞑子兵的情况下,硬是打成了一比一的战损比,而且遵化也没丢。

    想了想,又问道,“建奴的其他部队,还出现在哪?”

    孙承宗指着三屯营说道,“建奴有三万精锐布置在三屯营附近,不过并没有进攻。另有两万大军则刚刚攻下三屯营南边的迁安,并且有继续攻打迁安以南的永平城。对了,永平城和迁安离山海关也不过200多里地而已。”

    秦书淮马上说道,“山海关现在由谁镇守?”

    “辽东总兵吴襄。”孙承宗说道。

    秦书淮脱口而出道,“吴三桂他爹?!”

    说实话,吴襄镇守山海关,秦书淮是很不放心的。历史上的吴襄,在崇祯四年的大凌河战役中,奉祖大寿的命令去增援,结果半道跑了,因此下狱。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崇祯又复用了他,直到李自成兵临紫禁城下,吴襄任京营提督,结果大败,被李自成活捉。这样的人,即便抛开他的儿子吴三桂不谈,也不是什么可靠之人。

    不过他现在也没法说。难道要他跟崇祯说,自己掐指一算,算出吴襄不是个好东西么?

    “侯爷认识他?这吴三桂是何人?”孙承宗问道。

    “这个……”秦书淮干笑一声,然后含糊其辞地说道,“略有听说,孙阁老你且继续说。”

    孙承宗也就不再追问,继续说道,“除了这些,建奴大概还有一两万主力和几万厮卒分散在已经占领的汉儿庄等地。相对的,我军除了在遵化有五万,在蓟州和三屯营也分别有六七万。蓟镇的局势,大概就是这样。”

    这时,崇祯插话道,“秦兄,简单点说,就是建奴围了遵化城,然后又东进迁安、永平,你看他们会不会去打山海关,然后回头和朵颜部一起进攻锦宁?现在宁锦可没多多少兵啊!”

    宁锦防线是一条狭长的地带,从地理位置上说,夹在朵颜部和后金之间。如果山海关被破,后金从山海关和沈阳发兵,两面夹击,而朵颜部自西往东进攻,就形成了三面夹击,宁锦防线却是很危险。

    秦书淮想了想,说道,“应该不会。建奴眼下钱粮奇缺,进入中原只为劫掠,不为地盘。而如果要拿下山海关、锦州、宁远等地,他们的代价势必也不会小。要知道建奴这次已经是集全国之力了,这十几万兵如果损失过半,他们在蒙古诸部面前的威慑力也将失去大半,到时候这些蒙古人不但不听他的,反而还会去抢他的草地和牧场,这可就得不偿失了。”

    孙承宗问道,“侯爷如何确定此次来犯之建奴已经是他们全国之力了?老夫怎么听说,他们在沈阳还有十万精兵?话说回来,近年来建奴不但占据了辽东大部,还征服了蒙古诸部以及朝鲜,难不成他们拢共就这些兵马?”

    崇祯也表示惊讶,听完孙承宗的话后又跟着说道,“秦兄,建奴真的就这点人马?”

    也难怪他们。明朝又没有卫星之类的高科技,消息的闭塞是肯定的。虽然明朝也派了细作长期混在沈阳城,但是细作总不能去清点后金的人口吧?就算有几个细作混到了后金军中去,他最多也只能知道自己所在的大营大概有多少兵,总不可能知道后金全国有多少兵吧?再者,在建奴的地盘,汉人是不能随意走动的,细作或许可以通过一些表象推测出自己所在的地区大概有多少兵,但是其他地方有没有兵,有多少,你让他怎么推算去?

    这么一来,崇祯和孙承宗不知道后金究竟有多少大军就不足为奇了。加上各地武将总是喜欢虚报敌军数量,所以才导致他们认为后金国内现在至少还有十万大军。

    秦书淮却是斩钉截铁地说道,“建奴在老巢最多还有两三万兵,这是极限了。皇上和阁老信我便是,我在很久前就在沈阳城放了内应,错不了。”

    崇祯说道,“既然秦兄这么说了,那想必八成就是这样了。那这么说来,他们进攻迁安等地是何意呢?难不成是想绕过蓟镇,沿丰润、玉田、香河一线来京师?”

    不等秦书淮开口,孙承宗就说道,“皇上放心,没拿下遵化和蓟州之前,他们是不敢来京师的。因为他们也知道,秦侯爷的大军已经到京师了,不留好退路,他们又怎么敢贸然一搏?”

    秦书淮接话道,“孙阁老说的没错。黄台吉要想来京畿富庶之地劫掠,势必要留好退路。要是不拿下遵化、蓟州,他们就没办法从几个已破的关隘退回去,到时候咱们磨也能磨死他们了。”

    崇祯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所以他们进攻迁安、永平等地,就单纯只是为了劫掠?”

    秦书淮无比确信地说道,“没错,臣以为就是如此。建奴国内的粮草本就不济,此番劳师远征定然粮草奇缺,所以需以战养战。然而大安口、马兰峪附近的村庄、县城,经过己巳之战后早已人口凋敝、无甚存粮了,所以他们才着急到处去筹粮。从这点看,若是我们能将他们拖在蓟镇,过不了多久黄台吉自己就得退兵!”

    崇祯不由道,“秦兄果然做足了功课!这么说来,秦兄现在是胸有成竹了吧?呵呵,朕就说嘛,有秦兄出马,那小小的黄台吉又算得了什么!”

    秦书淮淡淡一笑,“皇上,这只是臣的猜想,具体如何还需到了蓟镇之后才知。上次皇太极仅带三四万大军我们且打得狼狈不堪,这次他带了足足十几万大军,我们就更需小心谨慎了。”

    “秦兄说的是。不过,咱们大明如今也不是一年前的大明了!咱们有秦兄的六万强兵,而且还有袁督师手中四万关宁军,这次咱不怕他!”崇祯踌躇满志地说道,“秦兄,正如你说,此刻正是我们实现大明中兴的关键时刻,只要能击败黄台吉,我大明再无外患,从此万象革新,大明定能重回盛世!”

    秦书淮微微一笑,“皇上放心,臣定当全力以赴。”

    这时,书童在门外稚声稚气地喊道,“孙老师,该吃饭啦!”

    孙承宗呵呵笑道,“皇上,秦侯爷,咱们就在书院吃顿便饭吧?吃完再聊。”

    于是三人在书院吃了个便饭,然后又回到吟风书屋,商量解遵化之围的办法。

    不知不觉天就黑了。

    忽然书童来报,说外头有个叫“孟威”的求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