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五百八十三章 在京人质
    崇祯噌地一下站了起来,一时间竟不知道如何言语,只是喃喃道,“秦兄……”

    秦书淮的意思很明白了,我知道你在猜忌我,那我现在把我的家眷接过来,就住在紫禁城外,给你当人质,你可以放心了吗?

    很多边关将领的家眷也住在京城,名义上说是皇上赏宅邸,但实际上就是扣他们的家眷做人质,只要他们造反或者做了什么大逆不道之事,就会立即被满门抄斩。

    而明眼人都知道,崇祯在圣旨中赏给秦书淮的侯府,跟那些将军的府邸一样,事实上都是人质府。

    以秦书淮的权势,他大可以接受崇祯的封赏后,让家眷仍住在江河帮总舵,崇祯根本拿他没办法。所以崇祯在圣旨里提出赏他一座侯府,却丝毫不敢催秦书淮接家眷住进去。不光他不敢催,连孙承宗也不敢替他催这个事。要知道这件事的用意实在太明确了,除非秦书淮自己同意,否则谁都别想让他把家眷接过来。

    崇祯的原意只是试探一下,但是让他没想到的是,秦书淮竟然真的会把家眷送过来!

    他很清楚,对秦书淮来说,陈晴儿和戚氏等人有多重要!

    而且,更让他意外的是,明明江河帮内高手如云,护卫侯府根本没问题,秦书淮居然还提议让他派好手去侯府“护卫”,并且“越多越好”。

    他的良苦用心,崇祯又岂能不知?

    崇祯此时心里百感交集,心道:朕,或许是真的又多疑了!此时秦兄,也许在心里笑话朕吧?

    他一时想不出该如何接话,让气氛有些尴尬。

    这时,却听秦书淮又呵呵一笑,“皇上,臣可没白跟你要这宅子。臣在三边可花了上百万两银子,又替皇上发饷又替皇上犒赏大军,说起来臣还亏呢,以后你可得给臣报销。”

    一席话,不漏痕迹地将尴尬的气氛化解了。

    崇祯借坡下驴,呵呵地笑道,“秦兄,你想哭穷可哭错地方了,朕可比你还穷呢!哈哈,不过你这账可以记着,等哪天朕发达了,肯定给你报销。”

    “哈哈,那我可得多记点,怎么着也得算点利息不是?”

    “小气,这么点钱还跟朕算利息!”

    “亲兄弟明算账嘛!”

    “哈哈,秦兄啊秦兄,朕说不过你!喝酒,喝酒!”

    崇祯酒量不佳,很快就醉了。秦书淮没辙,看来今天是谈不了正事了,只好先行告退。崇祯迷迷糊糊地拉着秦书淮,说什么不让走,说让他去寝宫一块睡,听得值班太监脸都吓白了,还好秦书淮没醉,没有真跟着崇祯去他的后宫。

    秦书淮出去后,天已经黑了。可怜的孙承宗还在外边候着呢,一看秦书淮出来,忙上前问什么情况。秦书淮实话实说,说皇上醉了,这会儿要安寝了。孙承宗以为自己耳背听错了,忙问,皇上在御书房喝醉了?这是个什么话?难不成皇上还在御书房喝酒?

    秦书淮想说,喝酒算个屁,皇上还跟我一起吃火锅呢!

    不过终究是没在崇祯的老师孙承宗面前打小报告,而是哼哼哈哈地敷衍了下。

    当晚,他住在了柳是书院。晚上,他让孙承宗代笔写了封家书,大意是让陈晴儿、奶奶、陈书、陈礼四人收信之后立即收拾东西,第二天一早出发来京城。同时又给李大力也写了一封信,让他在护送夫人来京的同时,多拉一些军需物资过来,尤其是火油、霹雳雷、绿巩油等。连续几仗打下来,这些物资现在已经基本见底了。

    孙承宗帮秦书淮写完这两封信,不由说道,“侯爷对皇上赤胆忠心,老夫佩服。”

    他自然知道秦书淮这是要把自己的家眷作为人质,放在京城。

    秦书淮苦笑一声,说道,“孙阁老谬赞了,我等身为臣子,为皇上尽忠是应该的。”

    在心里却是一声叹息:没想到现在自己竟然要用这种方式来跟崇祯表忠心了。呵呵,什么兄弟情谊,在君权面前都只是附属品而已。

    崇祯啊崇祯,在你眼里,雍容华贵的紫禁城是权力之巅,人人觊觎。但在我看来,那不过是一个四方牢笼而已。你的皇帝日子,不但比不上一个巡抚来的逍遥自在,甚至也比不上一个富家翁快活。

    我,真没有兴趣夺你的帝位,你明白么?

    在信上盖好自己的大印,又把信交给了一名好手,连夜送往江河帮总舵。

    第二天天还没亮,孙承宗就来敲秦书淮的房门。秦书淮以为出了什么事,结果开门一问,原来是孙承宗约秦书淮一起去早朝。

    明朝初期有很严格的早朝制度,但是出了几个不爱上朝的皇帝以后就慢慢减少了,到了崇祯朝,也并不会每日都举行早朝。不过,最近鞑子入境,早朝自然就会开得频繁了。

    秦书淮这才想起来,自己现在好歹是当朝一品,内阁大员,堂堂太子太保,居然一次早朝都没去过!

    嗯,这个得去!好不容易来趟明朝,再怎么说也得见识见识早朝长什么样不是?

    刚要答应,忽然发现一件事,那就是自己没带官服啊!

    于是问道,“孙阁老,我没带官服,你这可有合适的官服?”

    孙承宗道,“侯爷这话说的,官服岂是寻常衣物,我们书院岂可擅自私藏?另外,每位朝官的官职、履历不同,朝服也不尽相同。比如侯爷你是皇上赏蟒袍的,自然要穿蟒袍上朝。”

    没辙,秦书淮只好放弃了去早朝的想法,又回到屋里补了个回笼觉。

    直到日上三竿,孙承宗的书童来叫秦书淮,说孙老师让他立即去吟风书屋。

    秦书淮心想一定是崇祯过来了,于是立即洗漱了下,随后跑去吟风书屋。

    屋子里,崇祯和孙承宗果然已经在了。

    待秦书淮行礼请安后,崇祯笑吟吟地说道,“秦兄,昨晚睡得如何?”

    “挺好。”

    “朕也睡得不错。”

    “皇上今天气色很好,想必是睡得不错。”

    崇祯指了指桌上的地图,说道,“秦兄,咱们今天可得谈点正事了!如今黄台吉率七万精锐围困遵化城近一月之久,城内粮草弹药告急,袁督师盼你已经盼得望穿秋水了!”

    秦书淮点了点头,说道,“袁督师能守如此之久,确属不易。那咱们赶紧商量下怎么救吧。孙阁老,还是要麻烦你介绍下当前的局势。”

    孙承宗捋了捋胡子,说道,“好,那老夫就先来说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