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五百八十二章 侯府在哪?
    秦书淮挥了挥手,驱散了跟前的水汽。

    随后对崇祯说道,“皇上,东厂事关清洗东林逆党的大计,臣依旧认为,若曹督公告老还乡,东厂必须掌控在一可靠之人手里,方可万无一失。否则,臣只能带兵一城一省地去夺各地东林督抚的权,这是断不可行的。”

    崇祯笑了笑,“秦兄所言极是,所以朕这不是给你了么?论可靠之人,普天之下还有比秦兄更可靠的吗?秦兄可是我大明的国柱,向来算无遗策、战无不胜,由你来出任这厂公之位,是再合适不过了。”

    “皇上,若皇上有更加可靠之人,可以让他接手东厂。”

    “没有了,朕看来看去,就只剩下秦兄了。王承恩行事激进,王德化风吹墙倒,其他大小太监更不堪重用,秦书淮不是早就知道这些了么?”

    崇祯把秦书淮当日和曹化淳所说的话,原封不动地复述了一遍。

    秦书淮耐着性子说道,“东厂向来由宦官执掌,皇上有没有想过若由臣执掌,百官会如何反弹?”

    “呵呵!”崇祯大笑,“这事还需要朕操心吗?秦兄你工于心计,雄韬伟略,想必早已想好应对之策了吧?你想执掌东厂,谁能拦得住你?”

    崇祯说的每一个字都透着阴阳怪气,让秦书淮听后一声长叹。

    “秦兄何以叹气,朕说的不对么?”崇祯追问。

    秦书淮知道,崇祯根本不想好好聊这事。

    他放下筷子,换了个话题说道,“皇上,此事先放一边待议吧。若皇上有所顾虑,就当臣从未提过。”

    崇祯看着秦书淮,似笑非笑地说道,“秦兄认为朕有没有顾虑?”

    “自是有的。”

    “那此事朕就当你没提过?”

    秦书淮蔚然长叹,随后苦笑一声,说道,“臣遵旨。”

    崇祯看着秦书淮,心里亦是翻江倒海。

    当初曹化淳把秦书淮想出任厂公一事告诉他的时候,他的第一反应是秦书淮在试探。一个厂公之位,对于秦书淮确实无关紧要,但是这个位子偏偏是个特殊的位子,如果由一个健全人坐了,必定会遭到群起反弹。若是自己连这个位子都可以给他,那么秦书淮以后很可能会进一步狮子大开口,提出更多非分而无理的要求。

    然而自己不得不给。

    鞑子的十余万精锐就陈兵在300里外,袁崇焕的大军被困遵化,天底下就只有他秦书淮一人可挽救眼下危局。在这种情况下,别说他拐弯抹角地托曹化淳来提,就算他直接跑到自己跟前说要执掌东厂,自己能不给吗?

    所以他索性不等秦书淮提出来就给他!但是他给的憋屈,故而有此阴阳怪气的一番话。

    但是现在,他又怀疑自己之前的判断了。因为他在秦书淮眼里没有看到野心,只看到无奈和心酸。而且秦书淮也并没有以居高临下的姿态来逼自己同意要知道如果他想威逼,完全是可以做到的。

    他很矛盾,不知道该如何对待秦书淮。

    拿他当兄弟、当权臣,还是当他野心家?

    他宁愿秦书淮赤果果地逼自己,这样他起码知道,站在自己跟前这个和自己称兄道弟的人,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然而秦书淮的退步,反而让他无所适从。正如他猛然间说让秦书淮执掌东厂时,秦书淮也一样手足无措。

    这时,秦书淮举起酒杯说道,“皇上,干了这一杯,臣再跟你说件事。”

    崇祯也举起酒杯,“好,干!”

    两人各自饮了杯中酒。

    秦书淮说道,“皇上,还记得当日我们初见时的场景吗?”

    崇祯眼神一滞,似乎又看到了那个阳光明媚的午后,自己刚刚除掉了阉党,准备大展拳脚,听闻孙老师发现了一个有见地的年轻人,求才若渴的自己兴冲冲地跑去柳是书院见他。没想到两人一见如故,只第一次见面,便一起许下了“中兴大明”的宏愿。

    那是多好的一个午后啊!似乎,很久都没有遇到过如此明媚的阳光了。

    “皇上,臣当日对你说,要为大明、为皇上鞠躬尽瘁,臣没有忘记。”秦书淮放下酒杯,说道,“如今,三边大势已定,魔教暂且无忧,大明的威胁唯有皇太极和东林党而已。东林党可暂且不管,但皇太极的兵锋近在咫尺,此时正是我们实现当日宏愿的关键时刻。我们君臣二人历经千辛万苦才一起走到今天,现在谁都不可掉队啊!”

    崇祯的表情微微一僵,说道,“秦兄这话何意?”

    秦书淮苦笑一声,又道,“没什么意思。”

    闷了一口酒,他深吸一口气,又说道,“皇上,臣以为蓟镇一战事关重大,故需一人全盘谋划,臣以为孙阁老可堪此任。另外,论与袁崇焕的配合,当以何可纲为最佳,因此此次臣带来的六万大军,可全权交由何可纲指挥。”

    崇祯心中大惊,他怎么也没想到秦书淮竟然会主动交出兵权。

    他是真心实意地想让朕放心,还是在试探朕?何可纲能带的动这六万武林联军吗?他能击败皇太极吗?

    一时间千百个念头在崇祯脑海闪过,让他的大脑一阵发胀。

    他沉吟了一下,随后得出了结论:这六万大军,除了秦书淮谁都别想指挥得动。而且皇太极的十几万大军,也唯有秦书淮才能击退。

    秦兄啊秦兄,你这是以退为进!

    想到这里,他淡淡一笑,说道,“秦兄,你向来自信,此时又怎生畏首畏尾起来了?你是我大明第一大将,也是朕最信任之人,此战事关社稷安危,你想偷懒,朕是说什么都不允的!此事万万不要再提了。”

    秦书淮早料到崇祯会这么说了,他刚才这么说只是想告诉崇祯,我知道你在猜忌我。

    随后,他又说道,“既然如此,那臣就谨遵皇命,继续领兵出征。对了,皇上在圣旨里说赏臣一座侯府,不知侯府在哪?”

    崇祯似乎预感到了什么,眼中闪过一道亮光,连忙说道,“在长安街上,却是一处闹中取静的宅邸,朕还亲自去看过,宅子可不输王府。”

    秦书淮点了点头,意味深长地说道,“皇上这次可真下了血本呢!如此,臣也终于有可以有一座自己的宅邸了。呵呵,臣明日就让家眷全部搬过来住到侯府去。对了,臣行事素来鲁莽,因此树敌太多,臣斗胆恳请皇上派些得力的好手,帮忙护卫臣一家老小的安全。嗯,越多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