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五百八十一章 离经叛道
    崇祯呵呵一笑,“这是科尔沁草原上的羊肉!锦衣卫查了一批与蒙古做买卖的商人,朕听说他们拿铁器换羊,就让锦衣卫牵了几头过来!哈哈,没想到我大明还有如此聪明绝顶之人,还知道贿赂边将与蒙古人做买卖,真是人才辈出啊!”

    崇祯说着,也撩起袖子涮了几片羊肉,吃得满面红光。

    “吃!这牛肉是从察哈台来的,哈哈,也是那些聪明人替朕搞来的。”崇祯继续招呼。

    秦书淮看着笑吟吟的崇祯,替他感到一阵莫名的心酸。

    他在笑,心里却想哭吧?边关的将领在己巳之变后,几乎全部都调整了一遍,而且每一个将领都是他自己朱笔亲批同意的,没想到还是有人为了私利,置大明存亡于不顾,继续跟蒙古甚至皇太极做买卖,为他们源源不断地输送粮食和铁器。

    秦书淮虽这么想,却没有说破,而是跟着崇祯笑道,“哈哈,那咱们可当真得感谢这些聪明人了。来,皇上,咱们喝起来!走你!”

    崇祯立即拿起酒杯,和秦书淮碰了一下,随后一饮而尽。

    “秦兄,你得自罚一杯。哦不,三杯!”崇祯抹了抹油汪汪的嘴唇说道,“南安沟一战,东厂的人跑来给朕说,说你小子受了重伤,估计活不成了!害的朕一天吃不下饭,晚上还梦到你来找朕,说要带朕去江南玩,说什么江南的青楼那才叫好,朕差点就信了你的鬼话!早上醒来还以为你真死了,朕都准备给你风光大葬了,结果下午锦衣卫的人就跑来告诉朕,说你又醒过来了!”

    崇祯越说眼眶越红,这个感性而多疑的皇帝,已经不是第一次在秦书淮跟前红眼眶了。

    秦书淮插话道,“皇上,阎王爷不收臣,臣又有什么办法?这也要罚臣啊?”

    崇祯一拍桌子,“怒”道,“你还好意思说?临出征前朕怎么跟你说的?让你明白自己是主将,职责是运筹帷幄,不是亲上前线,你呢?你这算不算抗旨,朕罚你三杯在不在理?”

    秦书淮忙道,“算!算!臣认罚!认罚!”

    说着连饮三杯。

    崇祯满意地笑了笑,“这才像话!不过,看在你小子平安回来的份上,朕陪你一杯!”

    说着,崇祯也干了自己面前的一杯。

    崇祯不胜酒力,脸很快就红了。

    “痛快!”他拍着酒桌,惬意地笑道,“自从天津回来后,朕可很久没这么痛快了!哈哈,今朝有酒今朝醉,朕到现在才知道是何等痛快啊!”

    崇祯笑得很肆意,很像个春风得意、金榜题名的书生。

    只是一句“今朝有酒今朝醉”,出卖了他此时的心境。

    他是迷茫的。大明江山危在旦夕,但是身为皇帝的他,无能为力。他自己钦点的将领,私通外敌擅开边境以铁、米资敌。他自己提拔起来的百官,皆是东林,结党营私。

    甚至,他的江山,如今已经不再掌控在他自己的手里,而是掌控在他最好的兄弟手里。因而身为皇帝,他还得极尽能事地笼络这位兄弟,只能寄希望于他对自己是真心实意的。

    身为皇帝,做到如今这个地步,他觉得很失败。

    秦书淮平定了三边,他又高兴又担心,甚至还带着一丝嫉妒。

    他就这么努力而煎熬地活着!

    秦书淮打了个酒嗝,对崇祯说道,“皇上,你在御书房喝酒吃菜,做这般离经叛道之事,哈哈,就不怕东林党那帮老东西来骂你?”

    崇祯不屑地摆了摆手,说道,“朕连周延儒那个老王八都打了,还怕他们来骂朕?什么离经叛道,什么有违祖制,都是个屁!成祖够离经叛道了吧?可谁敢说永乐一朝不是盛世?”

    秦书淮眉头微微一皱,这话好像是自己跟曹化淳说的,曹化淳这老小子这么快就把话原封不动地传给崇祯了?

    也对,他可是东厂督公,干嘛不把自己的话传给崇祯?而且,不是自己跟他说的,不要搞一团和气的么?

    看来崇祯已经知道自己想做厂公的事情了,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想?一定会觉得自己逼人太甚了吧?所以,他今天才会做出如此离经叛道的事情。否则以他的性格,怎么可能会在御书房喝酒吃火锅?

    尼玛,这曹化淳就不能晚点说?多少也让我打个铺垫啊!现在这么一搞,就好像我带着大军来跟崇祯逼宫一样。早知道这样,还是应该先来说服崇祯的。

    现在该怎么说呢?

    秦书淮很矛盾。虽然他必须完成系统任务,成为东厂督公,但是他同时也不想让崇祯误认为自己是在逼他。说白了,这么久以来,他早已把崇祯当作自己真正的兄弟了,他很享受和崇祯喝喝酒吹吹牛逼,甚至一起打架逛青楼的日子。在穿越前,他认真对待每一个朋友,在穿越后,他依然如此。

    他满脑子都在想如何不让崇祯误会,同时又能让崇祯同意自己出任厂公。

    却在这时,崇祯说道,“秦兄,曹化淳说要告老还乡啦!你怎么看哪?”

    秦书淮想了下措辞,说道,“臣与曹督公就此事做过深谈,臣以为……”

    “朕以为,”崇祯打断了秦书淮,说道,“秦兄可接东厂!”

    秦书淮一怔。

    崇祯微微一笑。

    屋子里忽然陷入了一片死寂。

    气氛诡异,令人窒息。

    秦书淮怎么也没想到,崇祯会说的如此干脆!

    这根本不合祖制的事情,消息传开必然引发轩然大波的事情,竟被他说的如此轻描淡写。

    如同定下了一桩不超过一两银子的买卖。

    崇祯又拿起象牙的筷子,给秦书淮夹了一块肉,然后笑嘻嘻地说道,“秦兄要吃火锅,朕请!秦兄要接东厂,朕给!谁让秦兄是朕的好兄弟呢?”

    这不知所谓的话,让气氛越发的诡异。

    秦书淮表情僵硬,竟无言以对。

    如果坐在对面的是强敌,任凭他说什么话,用什么样的气势,秦书淮都能坐而不乱。然而坐在他跟前的,偏偏是崇祯。

    这可能是他这辈子最不知所措的时刻。

    甚至,有些慌乱。

    不是因为恐惧,而是因为在乎。

    锅里,沸腾的汤底在剧烈的翻滚着,发出咕嘟嘟的声音,散发着如同迷雾一般的热气,将秦书淮和崇祯隔开两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