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五百七十八章 倒霉的张德生
    第二天一早,即崇祯三年七月初六上午卯时三颗,秦书淮率领六万武林联军开拔,挥师北上。

    陕西巡抚洪承畴携下属各级文官、将领前来送行,同时渭南城内不少百姓得知消息之后,也自发地前来送行。

    因为知道秦侯爷的队伍是北上打鞑子的,所以城里最有名望的老者,被推举出来敬将士们壮行酒。

    这种酒是不得不喝的,秦书淮连干了数碗,拥挤的人群才让开一条道,用山呼海啸的呐喊声送将士们出城。

    老百姓怕鞑子,坊间传言鞑子是吃人的魔王,所以希望官军能击败鞑子,大家伙儿好平安,为此他们愿意捐钱捐粮哪怕现在的赋税已经很高了,但自家的王师总比鞑子好。

    这是最朴素的道理,老百姓认这个。自古以来,中国老百姓的忍受能力极高,只要不到活不下去的地步,心始终是向着朝廷的。

    大军从渭南启程,预计的路线是路过太原、石家庄随后直达北京。在北京,秦书淮将与崇祯和孙承宗会面,除了汇报陕西剿匪战果外,更重要的是获取更多关于蓟镇局势的消息。

    此次出征,除了武林联军外,还有何可纲率领的三千骑兵。何可纲本就是关宁军将领,此次来陕西剿匪是临时借调过来的,所以现在他正好和秦书淮一道回去。他来时带了三千关宁精骑,不过后来打到只剩下一千不到了。洪承畴为了表示感谢,精选了两千多骑兵补充给了何可纲。

    从渭南到京师,足足有近两千里地。按照日行一百六十里的急行军速度,至少要走12天。不过士兵不是机器,是不可能连续十几天都急行军的,所以预计到达京师的时间,至少要半个月左右。

    长途行军是极为无聊的,尤其是在烈日当头的七月,人走在路上就像在蒸笼里,没多久就得汗流浃背,只要走上两刻钟,整个人就像从水里刚捞出来一样。尽管大军避开了在最热的午时和未时行军,但路上还是有不少士兵中暑。好在武林联军中有的是气功好手,帮着推拿几下就没事了,六万多人竟然没有发生一例中暑致伤、致死事件。

    八天之后,大军抵达太原。

    驻扎在太原的三边总督卢象升,带着太原城守楚馥等人,亲自出城相迎。卢象升早已得知自己能突然升任三边总督,就是因为秦书淮的大力举荐,所以他一直视秦书淮为自己的伯乐尽管秦书淮比他儿子大不了多少,但是现在普天之下谁还会拿秦侯爷当个毛头小子看?

    大军在太原修整了一夜,补充了些物资。期间卢象升详细地跟秦书淮介绍了山西的剿匪形势。

    目前,张献忠部在贺虎臣、杜文焕等人的联合围剿下,兵力只剩下了大约三万不到,而其他各路杂牌流寇则总计也不到三万了。可以说,山西的匪患也得到了很大程度的遏制。卢象升表示,只要能找到张献忠的老巢,官军势必可一举击溃之,彻底平定陕西匪患。

    如果陕西、山西的匪患都被平定了,那么三边之中其他各路的流寇将不足为虑,三边就真的可以稳定下来了。

    秦书淮想起了太原城内的张德生,这家伙现在应该混到为张献忠偷运粮食的商队里头了,于是问卢象升有没有这么一个人来找过他?

    卢象升惊道,“侯爷,那大昌商号的张家真是你埋下的伏笔?哎呀,这可真是……”

    秦书淮道,“怎么了?”

    “本督来到三边之后,首查的就是张献忠部的钱粮、兵器来源。后经查实,晋中、晋南以及晋西北有十一家商户在暗中偷运粮食、布匹甚至兵器给张献忠,本督为断张逆后勤之资,因而派人逮捕了这些商家,其中张家就在里头。前几日张家人还来喊冤,说他们是侯爷派去混在资匪商队里的,本督问他有何证据,他却拿不出来,只说奉的是侯爷的口令,所以……所以本督就以为他是在狡辩,把他打了一顿。现在张家太爷、老大、老儿以及几个商号掌柜,都在牢里呢。”

    秦书淮想了想,貌似自己当初还真没给张德生什么手令,而这个张德生也算的上是一腔热血了,就凭自己几句话就舍出命去敢帮自己做事。

    真是晋商的风骨啊!万两银子一句话,他们视承诺比命都重要,就算没有任何书面的契约,只要答应了,就一定会做到。

    想到这里,秦书淮说道,“卢大人,大昌号的张家确是本侯派去混在资匪商队里,因为本侯考虑不周,未给他们任何手令,故而他们是拿不出什么证据来的。此事,还请卢大人明察。”

    卢象升当即说道,“既然侯爷已亲自为他们作证了,那本督自无需再查,今夜本督就将他们放了,所查封的财产全部退还,还请侯爷放心。”

    秦书淮心想,卢大老爷你一句退还财产就好了么?要是在后世这可是要国家赔偿的。也就在这个时代,老百姓被官府折腾半死,官府最后查明冤案放了他们,他们还得感谢青天大老爷,两“赔偿”两个字都不敢提。

    不成,你们可以这么玩,我可不能这么玩。这么玩下去,这帮有心报国的晋商的心都要寒了,所以还是得走一趟。

    秦书淮有意要在明末扶持资本主义的萌芽,好让未来的大明也开着强横的舰队去世界各地冒险掘金,所以他自然要对商人采取温和的政策。

    于是说道,“卢大人,此事因本侯而起,还是本侯亲自去向张家赔个罪吧,要不然本侯于心难安。”

    卢象升有些诧异,他不明白身为侯爷、大学士的秦书淮,为何要对一帮商人如何客气?这也难怪。虽然卢象升是明末难得的大才,但是他脑子里重农抑商、官大于民的思想还是根深蒂固。

    秦书淮不指望卢象升能马上明白自己的想法,只是站起来说道,“还烦请卢大人派一人为本侯带路。”

    卢象升一看秦书淮都要亲自去了,自己难道还能不去?于是马上说道,“说起来此事本督也失察之过,这样,本督与秦大人同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