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五百七十七章 祖制?
    秦书淮压住心中的渴望,极尽全力以平淡的语气说道,“指教不敢当,本侯认为,目前只有两个办法。”

    “请侯爷明示,咱家洗耳恭听。”

    “其一,曹督公继续坐镇东厂。到时本侯会在江湖上全力搜寻能缓解督公伤势的办法,莫说是少林、武当这样的大派,就是魔教的神医甲乙丙,只要他们有法子能解曹督公之伤,本侯也定然把他们请来。请不来,本侯大不了做回坏人,就去抢来。”

    曹化淳苦笑道,“多谢侯爷厚意,只是咱家这身子骨,咱家自个儿知道,怕是华佗再世也没得治了,就不劳侯爷费心了。侯爷还是说说第二个法子吧。”

    秦书淮人情已经做到,既然曹化淳推辞,他也就不勉强。

    调整了下心绪,他不急不慢地说道,“这第二个法子,却是石破天惊之法,不知道曹督公敢不敢听?”

    曹化淳道,“侯爷且说,咱家身子骨虽然弱,倒也不至于被一句话两句话给吓坏了。”

    秦书淮点点头,“那好,本侯想说的第二个办法就是”,他顿了顿,看着曹化淳那双混追却锐利的双眼,说道,“把东厂交给我!”

    曹化淳的某枚手指的指尖微微一动,长长的指甲划过梨花木的座椅扶手,划出了一道浅痕。

    他一面惊讶,一面又觉得奇怪。

    他惊讶的是秦书淮竟然会提出如此离奇的想法,更奇怪的是,秦书淮竟会看上他的东厂。

    照道理,秦书淮不可能不知道东厂督公一职自本朝开朝以来一直由宦官居之,他一个堂堂正正的男人,而且还是内阁的重臣,如何担任东厂督公之职?

    而更蹊跷的是,他秦书淮已经权势滔天,说他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亦不为过,若是想要更大的权力,此时趁机去向皇上讨要辽东督师,或者三边总督等职,皇上也不得不给,何以偏偏瞧上了自己的东厂?

    一个东厂督公,对他的吸引力就这么大?

    这事儿不光曹化淳想不通,甚至连秦书淮自己都想不通。

    说实话,以他现在的势力,当不当东厂督公,对他能不能保住大明,重开盛世的影响真的不大。可问题是系统规定他必须成为东厂督公啊,他有什么办法?

    当然,如果当上东厂督公,未来在清洗东林党时会容易不少,所以这也是他现在游说曹化淳的重要的论据。

    曹化淳自认老谋深算,却怎么也算不出秦书淮此举的目的。

    他是要控制东厂好方便造反么?这不大可能。因为以他的势力,如果要造反根本不缺东厂这万把人的助力。而且东厂中人个个都忠于皇上,就算他想拉东厂一起造反也不可能,这点以他的心计怎会不知?

    更何况他要是想造反,在此时就应该隐藏自己的野心才对,又何必为了东厂这一颗不必要的筹码来暴露自己的野心?

    秦书淮绝不会这么蠢的,他绝不会!

    苦思半天不得解,曹化淳轻咳了一下,说道,“秦侯爷的意思,咱家似乎不太明白。”

    秦书淮又道,“曹督公,跟你说句交心的话,关于东厂,本侯除了信你,就只能信自己了。王承恩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王德化见风使舵风吹墙倒,都不足以胜任东厂督公之职,甚至有可能坏了清剿东林的大计!清剿东林党只能一蹴而就,当中容不得半点闪失,否则各地督抚势必拥兵自立,到时候华夏分崩离析,战火将无休无止,我等就都是历史的罪人!”

    一席话,说得曹化淳找不到任何反驳的理由。确实,如果清剿东林的任何一个环节有所闪失,比如计划提前泄密,那么各地督抚还能不立即造反?

    “所以,若是曹督公不执掌东厂,那么只能由本侯来执掌!换作其他任何人,本侯都不相信!清剿东林事关大明兴衰存亡,事关二万万黎民百姓的身家性命,若是被一个蠢材坏了大局,那本侯的苦心就全部付之东流了!那些将士也将白白牺牲!”

    秦书淮说的斩钉截铁,丝毫不留商量的余地。

    曹化淳对秦书淮的话无可辩驳,但是他又无法说服自己把东厂督公之位让给秦书淮。

    沉吟了下,他说道,“侯爷说的确是在理,但是自本朝开朝以来,东厂督公之位向来是由宫内太监出任,若是一下子换侯爷接手,怕是有违祖制,不但百官不会同意,而且咱家看,皇上也不会同意的。”

    秦书淮莫名一笑,随后一字一句地说道,“祖制?当年太宗起兵废了建文帝,开了本朝藩王夺位的先河,算不算违背祖制?太祖曾钦定裁撤锦衣卫,但是太宗又恢复了锦衣卫,并且开设了东厂,算不算违背祖制?但是,谁敢说太宗不是个圣主明君?谁敢说永乐一朝不是安居乐业的盛世?”

    顿了顿,他又推心置腹地说道,“曹督公,正所谓不废不立!时代变了,你看看现在大明朝已经成了什么模样?如果永远遵循祖制,抱残守缺,便是我等志士再有本事,也决计无力回天了!说句实在话,秦某若要一世富贵,唾手可得!东厂未来何人执掌,大明未来谁主沉浮,与秦某毫无干系!但是秦某若想实现心中宏愿,实现当日对皇上的诺言,秦某就非执掌东厂不可!”

    秦书淮这话说得含蓄,又说得露骨。他说自己想要一世富贵唾手可得,是一种含蓄的说法,但曹化淳听得出,秦书淮想说的是他如果要造反易如反掌,任何人都阻挡不了他,执掌不执掌东厂都无关紧要。但是他如果想要帮崇祯搞掉东林党,稳住天下,就必须要借助东厂。

    曹化淳依然找不到反驳秦书淮的理由,因为只要对局势有清醒认识的人,都知道这是实话。

    他想了一会儿,说道,“侯爷,这个道理要想让一个人明白容易,但是要让所有人明白,怕是难于登天哪。”

    秦书淮道,“不,我不需要所有人都明白!本侯只要你明白,皇上明白就好了!”

    “侯爷的意思?”

    “曹督公若在,本侯自当与督公精诚合作。曹督公若退,请务必使督公大印交于本侯手中!”

    曹化淳心中一叹:这秦侯爷的意思,是让咱家跟皇上那举荐他为下一任的东厂督公哪!也对,只有咱家自己举荐的,东厂的伙计才会服他。

    从理性上讲,曹化淳完全相信秦书淮执掌东厂不是为了造反。他秦书淮要造反,有一万种方法,何必要那么麻烦去执掌东厂?又何必做那么多事去得罪东林党,让东林党继续祸害朝廷不是更好?

    但是从感性上讲,曹化淳又难以说服自己,让一个并非宦官出身的人去执掌东厂。这件事,实在突破了他想象的极限。

    他做事向来果断,却在这件事上,一时无法下判断。

    那么,就只能慢慢想了。

    于是他说道,“侯爷,咱家有些累了,这身子骨,实在不能久坐,还能侯爷海涵。”

    秦书淮明白曹化淳的意思,于是起身说道,“那么本侯就不打扰了。曹督公早些歇息吧,保重身体要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