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五百七十四章 夜宴
    偌大的宴会厅里,官军将领、武林群雄和厂卫头子济济一堂,连重伤的孙成、曹化淳、魏朝等也都来了。唯一缺席的是陈长廷,他之前中了魔教六使徒一掌,虽然秦书淮帮他祛了寒毒,但是他的五脏六腑都受了巨大的打击,如今仍日日呕血,卧床不起,秦书淮也束手无策,只能看他自己的命了。不得不说,东厂在这场大战中,损失了至少一半以上的精英,连曹化淳都已经武功尽废了。

    从兰州打到宝鸡,从宝鸡打到商洛,又从商洛打到渭南,无论是官军、厂卫还是武林联军,都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武林联军中有些门派的弟子,甚至无一幸存。

    因此,这场即是欢送宴又是庆功宴的宴席,充满了悲呛的意味,气氛有些沉闷。

    但尽管如此,大伙儿的酒还是没少喝。武林中人是如此,官军中人也是如此,不管是高兴还是难过,酒永远都是宣泄情绪的最佳载体。好在洪承畴来的时候带来了三车酒,而在李自成将军府的地窖里又发现了一地窖的好酒,所以酒不缺!

    酒过三巡,外头陕西籍的官兵在酒精的作用下,唱起了陕西当地雄浑的民谣。声音雄浑,曲调悲凉,有点像当地的秦腔,但又不完全是,让人听后不禁心生悲呛之气。这是他们在为死去的弟兄挽歌。

    歌声渐渐传散开去,越来越多的兵加入了悲吟的行列。山西的兵也唱起了自家特产的山歌,曲调同样悲切,时高时低时快时慢,如泣如诉。

    屋内的将领和武林人士,不少人都听得眼眶微湿,而秦书淮也在心底不由升起一股悲怆之气。

    穿越前他在书中,每每看到浩大的战争记载时,脑中呈现的只有一声令下千军万马奔腾,兵锋一指万千雄兵齐发的热血澎湃,却从未想过战争是如此的残酷,如此悲凉。

    这一战到底死了多少人?他到现在都没有确切的数据。只知道十一万武林大军只剩下了六万,而官军死了多少?魔教死了多少?李自成死了多少?无辜的百姓又死了多少?他不知道,他不是那么想知道。

    如果有的选,他宁愿在一个盛世,做一个读书人,悠闲地畅享时光。如果有的选,这些兵想必也想出生在盛世,开几亩地,娶一妻子,生几个孩子,平淡而平安地过完一生。

    盛世啊盛世,何时可期?

    这时,有几个将领默默地端着酒出了门去,他们要去敬自己手下的弟兄。秦书淮见状,于是提议大家一人拿一坛酒,挨个大营地去敬那里的弟兄。

    这个提议立即得到了所有人的赞同,连有伤在身本不能喝酒的曹化淳也豪气干云地站了起来,跟着大伙儿一起出了去!

    众将走到一处营地,举起坛子,喊一声“敬弟兄们”!

    随后仰脖子,无言地灌酒!

    没有任何慷慨激昂的讲话,只有咕咚咕咚地灌酒声!今朝有酒今朝醉,谁都不知道明年的今天,还有多少人还能聚在一起喝酒。

    畅饮至子夜时分。

    送走众将之后,秦书淮回到书房,借着究竟,奋笔疾书。

    重开海关,纳四海客商,将大明的物产、文化输遍全世界!放眼看世界,让华夏不再是井底之蛙,不错过世界的每一次变革。

    整顿吏治,改革官治,让有才之士不再怀才不遇,让官场更加透明,让底层民众拥有更大的说话权力。

    引入、仿制、创新更多西方科技,建设强大的海军和陆军,迎接伟大的大航海时代的到来,让华夏永远屹立于强国之林……

    随着歪歪扭扭的字越写越多,他的酒意也渐渐消散。

    他骤然停笔。

    自嘲地一笑:天下未定,现在说这些又有什么用?便是天下定了,我不过是21世纪的一个屌丝,并非政治家,真的能治理好这个国家么?这些来自21世纪的想法,有多少能在这个世界实现?我所想的,是不是一个乌托邦?

    他看着窗外的一丝残月,扶额苦笑。

    就在这时,屋外传来了亲卫的声音。

    “侯爷,睡了否?”

    秦书淮皱了皱眉,这么晚了如果没有急事,亲卫是不敢来打扰自己的。

    收了心绪,他说道,“进来吧。”

    亲卫进来后,说道,“侯爷,陈长廷要不行了,他想见你最后一面。”

    秦书淮随即站了起来,说道,“走!”

    他匆匆走到陈长廷的房间,却见李大梁、魏朝、曹化淳等人已经都在了。陈长廷脸色苍白,面无人色,气若游丝。

    秦书淮上去,坐在床边对陈长廷说道,“长廷兄,我来了。”

    陈长廷见了秦书淮,嘴角微微一咧,算是一个笑容了。

    “秦侯爷……终于,咳咳,终于等到你了!”

    秦书淮握住陈长廷的手腕,见他脉搏微弱至极,就知道已经无法抢救了。

    “长廷兄,有什么话就说吧,我听着。”

    “侯爷,江河帮交给你……长廷……不后悔。”

    这是陈长廷的第一句话。

    秦书淮无言以对,只能点了点头。

    “长廷,在天上……咳咳,在天上,看侯爷如何……开创、盛世!”

    秦书淮再点头。

    陈长廷张大嘴,不断地吸气、吐气,终于攒够了力气,说第三句话。

    “侯爷!长廷……敬你!皇上……是圣君,你……”

    他紧紧地攥着秦书淮的手,却怎么也说不出最后几个字了。

    忽然,他的手一松。

    整个人完全不动了,安静地如同沉睡过去。

    只是,他的眼睛仍是睁着的。

    秦书淮知道他要说什么,所以依然点了点头。

    然后伸手,将他的双眼轻轻地合上。

    屋内之人,无不悄然长叹。

    李大梁向来阴冷,却在此时也眼眶泛红。

    曹化淳看上去面无表情,然而涂了厚厚宫粉的脸庞,亦是不自觉地微微抽搐了几下。

    一条东厂的好鹰犬就这么去了。他或许冷血无情,杀过的人不计其数,用过的酷刑令人发指。但是他是条好鹰犬,他就主人无比忠诚,甚至他心里,也有一个国泰民安,盛世再启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