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五百七十一章 总算可以送你走了
    刘国能见秦书淮说的如此客气,心里感激更甚。

    他沉吟了一会,终于借着一股热血说出了心中的想法。

    “启禀侯爷,若说赏赐,罪将、罪将倒真有一个奢望,不知侯爷能否成全?”

    “刘将军怎生如此婆婆妈妈了?呵呵,能不能成全,你总得先说与本侯听听吧。”秦书淮笑呵呵地说道。

    刘国能咬了咬牙,重重地在地上磕了一个头,然后说道,“侯爷,罪将想跟着您,一块平天下!罪将自知愚钝平庸,不敢奢求带兵,只愿做侯爷马前一卒便心满意足!求侯爷成全!”

    对刘国能来说,说出这句话是需要极大的勇气,甚至很厚的脸皮的。因为他是降将,在明朝的舆论氛围中,降将是令人不齿的。而众所周知,秦书淮麾下那可都是精兵强将,他如今说出要跟秦书淮混的想法,注定是要被人取笑异想天开的。

    果然,孟虎和赖三儿先笑了起来。

    刘国能感觉自己的脸上滚滚发烫,但是他依然不后悔自己刚才说的话。这个想法虽然不太可能实现,但是如果不说,他就会后悔一辈子。

    秦书淮瞥了孟虎和赖三儿一眼,两人看到这个眼神,赶紧闭嘴不语。

    随后,他又对刘国能说道,“你不要金、不要银,就只为当个马前卒,这是为何?”

    刘国能立即说道,“罪将虽粗鄙愚钝,但也知道如今乱世,唯有侯爷这样的人物才能踏平天下!国能自问还有三分热血,不想糊里糊涂就这么终老一生,故而愿誓死追随侯爷!便是做个马前卒,国能亦心甘情愿,死而无憾!”

    若是其他降将这么说,秦书淮必然只会一笑置之。不过刘国能这么说,他是信的。

    因为历史上的刘国能,在投降朝廷以后,就是忠心耿耿并且屡建战功的。虽是降将,但是他在后来比很多明军将领有骨气多了,即便被李自成所擒,也做到了宁死不降。

    这样的人才,怎么能不给他机会?

    秦书淮淡淡一笑,说道,“刘国能,你要做本侯的马前卒,本侯是没什么兴趣的。”

    刘国能脸色一僵,心中失落无比。不过,这个结果也在他预料之中。自己不过一个降将,还是个流寇,侯爷看不上是应该的。

    却在他兀自心叹的时候,又听秦书淮说道,“不过,你要是想帮本侯带兵,本侯倒是有点兴趣。”

    刘国能的脑袋顿时嗡地一下炸开了,全身的鸡皮疙瘩也骤然而起。

    侯爷刚刚说什么?我、我没有听错?

    却听秦书淮又道,“刘国能,本侯给你八千降兵,你能帮本侯带一支精兵出来么?”

    刘国能大惊!

    何可纲、孟虎、赖三儿等人同样大惊!

    要完全按照秦书淮的想法,本来想把这三万多的降兵全部都给刘国能的,因为他相信刘国能不会再反。不过后来想想,要是让刘国能统兵三万,那么他在陕西一下子成了举足轻重的将领,对于一个刚刚投降的流寇来说,这未免有些太过了。这样不但让日后激励他的空间烧了,而且还容易让他遭到同僚的防范与排挤。另外,突然硬生生地提拔出一个手握重兵的大将,跟三边总督卢象升也太不好交代,所以才只让他先带八千兵。

    刘国能缓缓抬起头,见秦书淮脸上一副认真的表情,这才确定他没有在开玩笑。

    他感觉自己的血液在不停的翻滚之中。

    当年他也是一腔热血,想投军报国,建功立业。却不想军中黑暗无比,从将军到把总都是吸血的蚂蟥,不但克扣军饷,还动不动就虐打他们这些小兵,实在忍受不了他才杀了一个把总,带着弟兄们造反。

    而如今,秦书淮给了他一次再来的机会。他打死也不会想到,他这个降将,还能获得如此大的信任!

    他呆若木鸡,却泪如泉涌,堂堂汉子竟像孩童一般。

    过了会,他才重重磕了一头,用嘶哑的声音说道,“国能,谢侯爷的再造之恩!”

    如此一来,秦书淮对流寇降兵的分配也有了决定。那就是八千流寇归刘国能统领,剩下的全部发给洪承畴,让他自己去整训,相信洪承畴会很高兴地接收这份大礼的。

    待刘国能退下后,外头有人来报,说有个叫没心的人求见。

    秦书淮便先让众人退下,然后让人请燕悔之进来。

    两人见面,燕悔之先恭喜秦书淮夺下了渭南城,而秦书淮则感谢他的帮忙,客套一番之后,进入正题。

    燕悔之说道,“秦兄,在下前来是与秦兄道别的。”

    “回哪?”

    “回兰州,我爹爹已到兰州。”

    “燕兄准备如何向令尊解释呢?”

    燕悔之苦笑,“无非是请五行旗的几位旗主,与其他反对东进的教中弟兄,一起请愿而已。”

    “若令尊不同意呢?”

    燕悔之道,“爹爹只练功而不管教务多时,教中事务皆由七使徒和左右护法打理。如今使徒之中,二使徒、五使徒、六使徒、七使徒已被我们擒下,左护法也已去了大权,兵权已尽在五行旗各位旗主,以及右护法等人的手中,便是爹爹不同意,也已无可奈何了。”

    秦书淮隐约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不过这是魔教家事,他也不便说太多,于是拱手说道,“那便祝燕兄一帆风顺。”

    燕悔之还了一礼,又道,“秦兄,在下此次前来,还有个不情之请。”

    秦书淮轻笑一声,“燕兄说的是吴烈兄弟吧?呵呵,就等着你来接人呢,要不然我这可清净不了,一天少说也得挨几个时辰骂。”

    燕悔之高兴地笑了笑,说道,“吴旗主得罪之处,我替他向秦兄陪不是了。”

    “燕兄言重了,秦某只是说笑而已。”

    说着,秦书淮让人把吴烈带了出来。

    吴烈一看少主竟单枪匹马来到处在秦书淮大营,顿时愣住了。

    秦书淮上前,亲自替吴烈解开了绳子,说道,“吴旗主,骂了我这么久,总算可以送你走了。哎,希望你回去别再骂我了,你骂的那叫一个难听啊!”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