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五百六十二章 擒四大使徒
    两人顺利地进了将军府的西厢的一间上房,这是燕悔之的住处。在他的房间门口,有两名亲信把守,不过他们见了秦书淮,明知他不是本教中人也视若无睹。

    进了屋子,燕悔之拿出一个瓷罐,打开后里头是一罐茶叶,叶色湛绿,清香四溢,显然是上等的乌龙。

    燕悔之说道,“秦兄,四位使徒就在东厢一角、地牢附近守着,他们想以贵帮两位兄弟为饵,诱你们前去救援的。你且把十香软筋散放入茶叶之中,我再以犒劳之名给他们送去,到时只要他们饮下此茶,我们便可擒之。”

    秦书淮道,“如此甚好。不过,这十香软筋散服下之后,需稍等片刻方才起效。这样,你见他们服下后,在心中默数180个数再动手。而且,他们服下之后也未必就完全丧失武功了,而是会剩下六七成的功力,要想擒下他们还需多派些高手。若有需要,到时候秦某亦可前来帮忙。”

    燕悔之想了想,说道,“那好,到时候秦兄且在不远处等着,当我开门之后,你便冲进来帮忙。不过切记,万勿伤了四位使者。”

    秦书淮说道,“燕兄敬请放心,秦某绝不会伤四位使者分毫。”

    说罢,秦书淮先让燕悔之站得远一些,然后他拿出怀中装有十香软筋散的瓷瓶,整整倒了三瓶进去。

    燕悔之拿着茶叶出了门,来到东厢。他的两个亲信也跟着去了,路上又有两名魔教高手加入,与他一同前去。这四人是负责贴身保护魔教少主的,武功自然不弱。

    而秦书淮在跟到东厢以后,悄然上了一棵树,目送燕悔之进了一间屋子。

    燕悔之进了屋子之后,对屋中一名下人说道,“去,打些热水来。”

    下人不敢有丝毫怠慢,赶紧出门去打热水。魔教的高手可是李自成守住渭南城的底气之一,他早已下令所有人都必须对魔教的人恭恭敬敬,切不可有一点怠慢。

    热水打来了,燕悔之拿出茶叶,亲手将它们放入五个茶盏之中,然后命人用热水冲泡之。

    随后,他又对一名亲信说道,“去,把四位使徒叫来。”

    那名亲信应了一声,随即闪身而出。

    没过多久,秦书淮看到魔教二使徒、五使徒、六使徒、七使徒匆匆而来。

    四位使徒进门之后,见燕悔之端坐堂上,立即下跪行礼。他们对教主忠心耿耿,自然对教主的儿子燕悔之亦是如此。

    行礼之后,二使徒立即问道,“少主,深夜召唤我等不知何事?”

    燕悔之说道,“四位使徒夜守地牢,十分辛苦,所以我特意邀四位前来饮茶,歇息歇息。”

    四位使徒均心想,眼下秦书淮极有可能带高手前来救人,正是埋伏他的好时候,又谈什么歇息了?

    不过,少主之命他们不敢违。况且,少主也是一番好意,作为属下怎可拒之?

    于是四人就坐了下来,都把面前茶几上的乌龙茶一口饮下。

    随后,二使徒道,“多谢少主关心。不过,外头明军攻城在即,属下料想他今晚很可能前来救人,此时正是关键时候,属下等人还是再去守着为好。”

    燕悔之不紧不慢地道,“四位使徒,那秦书淮当真有这么大胆子,敢夜闯渭南城么?”

    说这话的时候,他同时在心里默默数数。很显然,他是在拖时间。

    四位使徒不知是计,见燕悔之问起,自然与他作答。

    就这样,燕悔之有一句没一句地问了几个问题,又命人给四个使徒添了水,让他们又饮下了一杯。

    很快,他心里就默数到了180。

    “这天是真热呢。”

    燕悔之说完,起身打开了门。

    秦书淮看到门开了,便蒙上了面巾这是燕悔之特意嘱咐的,显然他不想别人知道他让秦书淮来帮忙了,至少不想太过明显地让人知道。

    秦书淮腿上猛地发力,像一道流星般冲了进去。

    屋里的情况他不太清楚,要是燕悔之是在阴他,他这么贸然冲进去很可能会先中一掌,到时候想跑也跑不掉。但是他已经顾不得这些了,为了能带更多的兵马北上去打皇太极,他只好赌一把。

    不过,世界上没有什么投资是毫无风险的。要想赢取魔教这个大筹码,他必须这么做。而且,他相信自己的判断。

    秦书淮如同一道闪电般冲进屋内,又用出迷踪闪影瞬间爆闪至二使徒跟前,随后伸出一指点向他的大穴。

    二使徒见之大惊失色,随即想运功相抗,却只觉浑身一阵酸软,不禁心中又大为震惊。

    就在这惊讶的瞬间,秦书淮已经点到了他的穴道,让他再也无法动弹。

    而与此同时,燕悔之也骤然出手,伸指点向身边的五使徒。五使徒因为中了十香软筋散,而且打死也不会想到少主会对他下手,所以毫无防备,因而没有做任何抵抗,就被燕悔之点倒了。

    门外,燕悔之的四位贴身护卫也在第一时间冲了进来。

    六使徒忙道,“少主,你这是作甚?”

    虽是震惊,却依然不肯放手反击!不得不说,四位使徒对教主父子的忠心日月可鉴!

    这么一来,六使徒、七使徒被放倒也就毫无悬念了。

    不过,这四人只是被点了穴道,并没有受任何伤。

    四人的眼睛都瞪得奇大,密布着血丝,眼神中充满了疑惑、不甘和委屈。

    燕悔之见之心有不忍,冲四位使徒行了一个大礼,说道,“四位使徒伯伯,悔之知道你们对本教忠心耿耿,然为本教的数百年基业,却不得不得罪了!接下来暂且委屈你们一时,待大势一定,悔之必当面向你们请罪!”

    四位使徒似乎明白了什么,一个个地嘴唇微动,然而被点了哑穴,想说却说不出来,只得愤而叹气!

    燕悔之的四个亲信很快将四位使徒带了下去,前往早已找好的一个秘密地点收押。

    燕悔之双目微红,看得出他本性纯良,虽未加害四位使徒,却仍是极为自责。

    “燕兄,莫要自责了,你做的是对的。”秦书淮宽慰道。

    燕悔之冲秦书淮拱了拱手,说道,“多谢秦兄帮忙。”

    秦书淮道,“帮人便是帮己,燕兄无需言谢。对了,现在是不是可以救我的人了?”